top of page

    【 專欄三  圖靈集 】   

卡住

   

​阿充

恢復使用手術刀

圖片來源/ Wix

禪宗有所謂的參話頭,往往只要靠住一個話頭,起疑情,參到底,就可以開悟,可以了脫生死。2024年張老師給大家的話頭是「卡住」,我覺得「參卡住」就像是一把解剖刀,從「卡住」這個角度切下去,剖開生命的真相。如果生命的真相像是個球體,這個球體是由無數的剖面所構成的,當你參透了,無論哪一個話頭切出來的剖面都不離真相。最近張老師提出了「氣機導引學習系統」(道的周天循環)這個大架構,我們就藉著參「卡住」這個話頭,一刀切下去,看清楚道的周天循環這個真相。

 

哪裡卡住了?

 

你的身體卡卡嗎?你的心裡卡卡嗎?你的腦袋卡卡嗎?我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卡住了怎麼辦?卡住了得自己解,往內找,不能往外找,自己的生命問題只有自己能解決。卡住了如何解?先要知道卡在哪裡。身體卡住了,心裡一定不舒服,腦袋也一定會出動解決心裡的不舒服;反之,腦袋打結了,心裡一定不是滋味,身體也就不順暢了。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也說不清了,身、心、靈之間的互動盤根錯節,是同步的,也是一體的。就是因為這麼複雜,所以我們得分階段來練習如何「不卡住」,這也就形成了我們氣機導引的學習系統。

 

以身體為爐,以大腦為鼎

 

一開始,我們在動作過程中,藉由觀察身體動到的部位,來訓練大腦的專注力,同時,藉由大腦的專注力,來發現身體哪個部位「卡住」了,「卡住」了就要放鬆,要疏通。功夫如果有層次之差別,在於觀察部位之粗細,粗如九大關節,細如細胞,這由大而小的過程就叫「練精化氣」;從大空間練到小空間,關節不卡了,肌肉、肌腱、韌帶不卡了,筋膜不卡了,組織間隙不卡了,把身體的大小通道通通打通。 動作不流暢也叫做「卡住」了,當我們發現身體這個小宇宙有著螺旋、延伸、開闔、絞轉這些真相後,身體依序而動,自然的動,動作也不再是罣礙了。接下來我們就可以移爐換鼎,進入下一階段了。

 

以心為爐,以大腦為鼎

 

這裡的心指的是情緒,一種莫名的,不是意識可以控制的,如果可以說清楚的就不叫情緒了。這個過程就是要搞清楚情緒怎麼來的,搞清楚了,解決了,情緒就走了。誰要負責搞清楚?大腦要負責搞清楚。誰要負責解決?大腦要負責解決。所以從頭到尾,情緒都只是大腦想法的投影,或可說是一種副產物。很少人能夠說開心就開心,說生氣就生氣,因為情緒是內分泌的總和,是自律神經控制的,既然是自律神經,就不是我們意識能夠控制的。我們練功可以間接地影響自律神經,以及了解情緒的源頭其實是大腦的價值觀。這個過程訓練的方法就是觀心波,或是說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看到自己的情緒波動,找到情緒波動的源頭,理清楚到底是什麼事讓你「卡住」,看到自己的「無明」,然後明白不值得為這樣的事不爽。這個階段叫做「練炁化神」,藉由觀察心裡的波動來清理你的大腦,慢慢地遠離是非黑白對錯,大腦不再被對立所困,沒有事情可以「卡」你了,心裡就自然平靜了。我們接著要移鼎換爐了。

 

以身體為爐,以心為鼎

 

在上一個階段,我們已經把大腦清理乾淨了,不會形成干擾了,我們就可以請大腦暫時退位休息。眼耳鼻舌身五根都還是在運作,只是我們要改變一下運作的方式,過去看到、聽到、聞到、吃到、碰到的東西,我們都習慣拿到大腦裡去比對一下,再決定怎麼反應,現在不用麻煩了,因為大腦休息了,我們要直接反應,這叫五根的自性,當下這五根自性的總和,會匯聚成一種統合的感覺,我們就是在訓練這種感覺。這個過程就叫做「練神還虛」,進入一個「虛」的境界,開發五感,也就是五根的覺性,又叫做真意。這種覺性是創造力的種子,能夠喚醒大腦做最乾淨、最有效率的運作,我們不是要把大腦練到槁木死灰,而是要讓大腦清明地在生活中運用。道德經上說:「靜為燥君」,覺性是靜的,識性是燥動的,就好像站在平靜的波上,才能觀察到浪的動靜,有了覺性才能好好地運用識性。

 

以上談的其實就是人身、人心、人腦的訓練,千萬不要被「鼎」、「爐」這些道家語言給嚇到了。這些訓練之間不存在什麼次第關係,但是有維度之別,也就是人腦可以解決人心的問題,人心可以解決人身的問題,但是人身無法解決人心和人腦的問題。你厲害的話,直接把人腦搞定也就通通搞定了,但通常沒那麼簡單,得一關一關地訓練。氣機導引的學習系統還有三個更高的維度,一方面受限於篇幅,二方面自己也缺乏深刻的體認,實在不容易說清楚,今天就先不細談了,原則上就是先「虛」了,才能超越「人」的範疇,得到天地的造化。至於如何接通天地的能量?想得到天地的造化,也得先「不卡住」,只是不再是物質性的「不卡住」,而是與天地間連接頻道的「不卡住」。或許我們可以轉換到「頻率」這個領域來觀察說明,很多事情就更清楚了,事實上,現今許多科技的應用就是運用這樣的轉換。

 

「參」是一種往內找的過程,本身就是一種覺性的訓練,因為材料只在自己身上,不是去外面找資料庫。「參」就像是格物致知,把事情參得透徹了,自然看到事情背後的真相,而真相就存在覺性之中,因為覺性就是追根究柢之後找到的源頭。有價值的生命就是從「卡住」到「不卡住」的過程,因為這樣才舒暢,也是生命自然的趨向。當你一路地過關斬將,將「卡住」的識性一一排除,最後就會見到你的本來面目。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