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知其白,守其黑,我在哪裡・之九    

道場還是戰場?

沈紅玫

截圖 2021-11-08 下午4.17.48.png

攝影 / 編輯部

應該是十幾年前吧,老師感慨有則廣告說,「心是人生最大的戰場」,看到我們傻愣愣的,老師接著說:「心是人生最大的道場!」當時我點點頭,覺得老師的“廣告詞”比較高明。

 

殊不知,這廣告詞的後面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身為語言老師,在學生失去努力方向,茫然不知所以的時候,最容易的作法,就是把目標拉近,方法變簡單,用些小小手段和誘餌,一步步引領他前進,讓他看到自己的進步,相信有目標有作法就會有成果。但張老師說:「我沒有什麼要教你們的,只能帶著你們做事。」難不成,“道”的無邊無際連本體都不見,連誘餌都沒有?那我們要學什麼?但,若非絕對的虔誠和空靈,怎麼可能這樣自在赤裸地展現自性的存在?那心法又是什麼?

 

「你練的是自己的想法,當然變成自己的樣子!」

這話是什麼意思?半夜被打醒:「大腦放空啦」,哦!

 

聽到老師在《道德經》28章談反樸時,詳細分享了登階而趨的修練進程,心裡喜不自勝。

 

首先是觀。把自己拉出來在外面,感覺你的感覺,靜觀身體上,心理上,想法上的自己,勇敢地把自己放在道德經的圭臬上,用經典的光譜讓自己隨時檢驗自己好到什麼程度,修到什麼程度。

 

局部的為己(雄、白、榮)跟整體的為人(雌、黑、辱)之間,我們先要學會順從接受,莫再螳臂擋車,固執於自己的固執。當我們看清楚自己的微小跟整體之間的關係時,我們才慢慢知道,有些東西是不用爭辯的,我們會覺悟這是虛耗,因而開始有了一點悟性。然而,開悟並不代表我們已經成為我們所開悟的狀態,而是“超越自己這個微小的微觀時”叫作開悟,不是成為開悟的內容。我們還需要在這開悟的內容中,不斷日復一日,在想法上、作法上,等於開悟的質地。

 

這好有一比:由於環境、職業加上個性的關係,在生命中已經養成一種固著的堅持。我在過去一個月書寫心得的練習過程中,起先倒真是看見自己不斷在“巧砌”與“本然”之間掙扎,這不是“我”,那也不是“我”。到了第二十幾天,終於發現只有願意放掉,願意接受,路才走得下去。無論這中間的感覺是什麼,或我認為自己改進了多少,我還是我,不如勇敢地讓道的規律法則帶著我前進吧。大制不割的包容讓我不再半夜被自己的矯揉做作驚醒,輕鬆無比。

 

知、悟、證、行。老師說,開悟之後就已經不再侷限在皮質區的知識來源或經驗法則所留下的認知,已經超越了知識的看見。一個開悟者會超越知識、經驗跟執著,不會掉入自己執念的泥淖了。他用他開悟的那個東西,把自己拉到那個位置,那個境界,這叫修練、修行、成長、精進,時間久了叫證悟。因為有效,我們大腦的皮質會抓住這個有效的隱喻。就因為有效,它才會被輸入認知裡,真正的認知變成了行動。時間久了,行為就變成了慣性,行為在我們開悟的東西裡,就會慢慢幫你鎖定在這樣的本能裡面,而不是表面的行為或道理。這時候,你裡裡外外已不再侷限在那個知識、生死論證、輪迴觀或什麼倫理觀裡,你已超越,你就得道,可以微笑了。你已經把你悟到的,自性化變成了你的行為,這是一種境界。

 

好棒,剝落原是這等自在,處虛守黑,用自己的缺點自我砥礪,等待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