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一分鐘錄音側記・之五    

在真實與虛擬間看見自己

朱惠芬

朱惠芬.png

圖片來源 / 朱惠芬

六早班是一個溫暖和樂的小團隊,有寶琴、美玲前後兩任理事長當我們的領頭羊。德高望重的洪校長是我們的鎮班之寶,亞玲撰寫香之物語,引領我們穿越古今,體會香的文化。碧玉拎著行李箱每週用心的走過她的三天兩夜,寶鈴一手好廚藝總是樂於和我們分享,還有愛哼著小調,把會館上下地板拖得光亮的煜哲…這一群老老少少的影像,隨著歲月深深的烙印在我們的腦海裡。

 

今年會館因為疫情的影響全面停課。秋玲說這四個多月的閉關,沒有地方跑而以為自己可以沈澱下來,才發現離真正的自己還太遠。惠芬覺得視訊上課讓她發現自己反應力、組織力、創造力的不足,必須努力迎頭趕上。寶鈴說疫情使大家處處防備,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充滿著戒備、疑慮。她迫於生計仍艱辛的在疫情下討生活,從充滿不確定性到篤定,在這期間,讓她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她虔誠的感謝天地,更感謝身邊的每一個人。

 

煜哲說關關難過關關過,以為自己好像過了關,但是一有了改變或發生,仍是生氣、不舒服、難過、沮喪。假的過關應該只是形成一種慣性的對應方式,而無法真正的讓心通過。鈴宜被病毒關在家,每天跟家人為雞毛小事抓狂,練功聞香都沒有什麼用。把矛頭轉向自己,原來是大腦的問題,因為當下那個情境對應了大腦一種想法,如果能改變這個想法,感受就會不同。

 

亞玲重返新聞業挑戰新生活,她分享她練功遇到卡住的狀況,她沒有用腦解決,一個內縮或低下,轉彎、螺旋就自然再生,讓她感受到無極真的是人生的道理,不要想,等待外力,內力就會生生不息,這樣人生才不會卡住。孟君覺得視訊上課讓她有跟大家好像很近,其實很遠。也發現在這種狀況下,很容易懈怠,還看到自己的適應力不能快速變通,總在事後才想到比較好的解決辦法。

 

校長一向是我們的精神指標,他覺得視訊課時,大家的生活反而密切連繫,可以說是另外的收獲,甚至行有餘力他還能登高九五峰,風雨中翻越草嶺,真是老當益壯呢!寶琴卻在舒適的環境中退化,不但體重增加,頭腦不靈光,身體狀況也開始出問題,幸好及時覺察而開始認真調整,才逐漸恢復正常,她忍不住讚嘆,原來「身體自覺」才是練功的不二法門!

 

陳碧玉說今年因為疫情,宅居在田裏,也許是單純樸實的日子,內心變得寧靜,檢視自己的能力似乎也強了些。一次次自我覺察,呼吸就在身體的螺旋中,空間在身體不斷的壓縮開闔裏自然呈現,這一年感覺過得比去年踏實。雖然仍在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的體神經和自律神經的操作中,縱然還有好長的一段路,但她相信由腦神經主導,回到見山還是山的那一天,一定會到來,只要她還在。玉珠說為了提升自己的境界,每天一早騎著單車,沿路哼唱著心經,到公園練功,在家裡也有專屬的練功區間,伴著音樂感覺自己的感覺。只是目前的境界還差一大截。

 

平順回顧自己過去的一分鐘錄音,那時希望自己能將心量放大。如今回頭檢視,發現自己仍然常被周遭環境所發生的人事物影響,心境起伏不定,這時他會轉念以更高的維度去看事情,經過這樣的調整,有些事情就不會一直壓在心裏面了。秀娥面對疫情偶而也會內心忐忑,但只要坐到香爐前,不管煎香、篆香,心都會慢慢安頓下來。她更慶幸在行將就木之年,感受到面對病毒,人說沒就沒了,得失又算什麼,不想,該怎樣就怎樣吧!

 

建珍說老師的洗腦功,真是威力強大,三不五時都會從耳朵傳來,讓大腦產生跟以往不同的質變。雅靜不再覺得逐字稿是很大的負擔,什麼鼎爐啊!波動啊!這些名詞,什麼時候進來或什麼時候出去,感覺上都比較平淡。碧蘭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在悄然流逝中,來不及跟過去道別,帶著些許的創傷,揮別陰霾,每天都是重生的開始,讓全身的細胞重新活躍起來。

 

聽了游碧玉和美玲師姐的一分鐘,讓我感覺到她們面對死亡可以那麼的自在。游碧玉說:「生命是脆弱的,生命是來修煉的,我們真正擁有的是當下,此時此地,不管人事物怎麼對待我,我希望我都能夠受,而且以螺旋的方式將他旋入我的身體,與我融合為一,讓我溫暖的心去接受他,將受轉變成愛。我要超越自己原來的樣子,我要努力再向前、向上跨越一步。當死神來臨時,我希望我能勇敢的放下一切,搭上第一班列車。」

 

美玲感覺身體狀況大不如前,也深深感慨:「練了大半輩子,原來自己還是這副德性,什麼也沒改變,什麼也沒什麼長進。這反倒讓我覺得,好吧!人生就這樣了,也不用再怎麼努力了,就遇到什麼就做什麼,走到哪算到哪,只求要是有一天,我突然半夜倒下死掉了,還可以含笑九泉,無愧於任何人任何事。」從事事求好,到把自己拉低,這個轉變,讓人印象深刻。

 

疫情期間,大家都深切體會到環境衝擊帶來的不安,但長期練功累積的實力,大家很快就安定下來了。所以,恢復實體課後,大家很快就回到正軌,一到星期六,一樣是各自從各自的地方來,來到充滿能量的練功房,練著各自的無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