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知其白,守其黑,我在哪裡・之八    

就待在薛丁格的貓箱裡吧!


賴鈺晶

圖片來源 /賴鈺晶

信與不信信皆在

老師說氣機導引在練「道氣」。氣是什麼?「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是練那個又是粒子,又是波動的「信」。大哉練!我們這麼卡的身體、這麼亂的心、這麼粗的覺力,如何能進入10-34的量子世界?此刻的我,所覺非覺,所知非知,都不是,離道真的很遙遠,難怪老子開門見山就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所以我選擇「信信」,相信有信,有一個真實不虛的存在。這個道氣之信,也不是離開氣機導引就不存在,而是生命之所從來的存在。所以我信信。如果有一天練功態能夠練到知道信入,那也是難以思議的境地,不也是迷人萬分!這種不需要囤積索求的生活,真的是少私寡欲、節能減碳。然而,不論是信信或是不信信,信都在,因為它的法則就是自然之道。透過無極內息導引的身體語言提高覺力,從鉅入微,因若水,而幾於道。我信信。

 

無極看信,信顯無極

雖然信信,但不是傻信。老師說信就是波包(波函數)。根據量子物理學的奠基者之一薛丁格在1926年提出的「薛丁格方程式」認為,以原子為核心的電子軌域是一種電子在該空間範圍內出現的機率(就是波函數),而不是電子在空間中的運動軌跡,其具象以電子雲模型呈現。也就是說,構成鉅觀物質界的微物質電子本質上是一個不斷流變的機率性存在,故老子說的「常無,欲以觀其妙……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其小無內,往內練功,原來是練一個無內的機率性。電子雲在不斷的變化中產生波動,在每一回的動作中因能量推動無數的波疊加,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疊加疊加疊加,從無內而形外,回到了動作與生活。從動作上看無極,其實無極是無作亦無動作,因萬物(或說動作)是無數的波函數疊加而成,由於機率不同(一直變化),而成恆河沙數般無邊無量的唯一獨特。從這裡看,理解了老師說記住動作就不是無極。若在再看回去(從萬物或動作看回去源頭),也理解了佛的般若空義,確實是因緣有自性空。突然想起一句德國諺語:Einmal ist keinmal.(只發生過一次的事就跟沒發生過一樣),在鉅觀的世界裡人生沒有返還,只有不斷的向前。老師講的無極,就是在練這樣的一個觀照吧!若能練得大腦的畢竟空、心氣的至柔靜、身體的通透鬆才能有更多的波函數來疊加出每一次的無極吧。要損之又損。

 

又活又死是道貓

就算不懂量子力學,沒見過老子,我們也活在法則的作用裡;就算知道了,我們也看不到。所以老師大大地提醒我們老子又說:「知其白,守其黑」。的確,知而能守是功夫,更是智慧。然而白是什麼?黑是什麼?用量子力學的語彙來類比,白黑就是疊加態(superposition),在量子維度的世界裡,物質既是波動又是粒子,但是看到粒子時就看不到波動,看到波動時就看不到粒子,當觀察者想要看到量子的一種狀態時,量子就呈現觀察者要看的狀態,就是量子的塌縮(collapse),我們只會看到我們想看的。回到鉅觀世界,我們的日常生活,假設有一隻貓,被關在慢慢釋放毒氣的箱子裡,在沒有打開箱子一探究竟之前,那隻貓有機率活著,也有機率死了。所以在沒有看之前那是一隻「又是活的/又是死的」二種疊加態同時存在的貓,在真實世界,卻不可能存在一隻又活又死的貓,這是很有名的薛丁格的貓(Schrödinger's cat)詭論。回到老子的知守白黑,回到日常生活,面對所有事情的發生,我們能夠窮盡多少的疊加態?能察所有的疊加態才庶乎能夠了然可能的塌縮,而不只是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所以知其白(所有的疊加態),守其黑(去看到圓滿一切的疊加態)。當我還沒有功夫能夠窮察一切態時,我練習選擇躲在薛丁格的貓箱裡,當一隻又死又活的貓,經歷活了又死,死了又活的思想概念貓。

 

充滿問號的貓箱

老子實在太難了!無極實在太難了!問我無極練得如何?2021年5月30日那天晚上,我忍不住困惑的以Line問老師無極的問題(如下圖,不准笑!):

圖片 1.png

殊不知老師才歷經完高速公路又死又活的「實驗」,以「我做給你看」回覆我,呈現了我要看到的塌縮。我思故你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