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專題/視訊課的自由與孤獨・之八   

漸漸的都懂了


張可士

截圖 2021-10-08 下午11.52_edited.jpg

攝影 / 編輯部

小小年過七十才有機遇踏入東醫氣機導引的領域,當時身材僵硬之極如朽木(難雕),由接受功法時的「激動」、跟教練練功時的「隨動」、到回家後的「不動」,日子忽忽也過了兩個多年頭,到現在才漸漸的懂了。

    

朽木雖不可雕,但可聞其香,朽木是歲月的痕跡,是喜、怒、哀、樂、貪、瞋、痴的鑿痕,純真樸實,自然而天成,這猶如人身歷練的音符(達摩大師曾曰:佛在心中,如香在樹中;煩惱若盡,佛從心出;朽腐若盡,香從樹出;即知樹外無香,心外無佛…)。可見身體沒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小小這等身材(五短身材、啤酒肚),在練功時的又鬆又拉又旋轉情境下,如何擔待得起??有如一條「橡皮筋」,拉則難鬆,不拉則鬆,如何又鬆又拉? 還好,有燒香有保庇,有練功有行氣(台語),居然,慢慢地在教練耐心引導下,利用配合螺旋原理,時鬆時拉,拉拉鬆鬆,鬆鬆拉拉,有如鬆緊帶,慢慢的也漸鬆了,我漸漸的懂了。

    

尤其在疫情期間,「教練團」窮則變、變則通的創新視訊兼實體教學(騰籠而不換鳥),深入淺出、各自精采,使小小對功法有更進一層次的認識,借此一隅,聊表敬意與謝忱。

    

在視訊前的實體練功,因為小小個性腼腆,不善在靠近教練的前段處習練,所以教練的動作細節,難以明視,故僅與教練隨形比劃不解其意,視訊則可看得清清楚楚,頗有收穫;另則練習視訊的場所環境(在家)較為自在、從容、易放鬆。

    

以前急過馬路,回頭看左、右來車,急轉頭時,總頓覺眼前會突然一片昏暗,冥冥茫茫,練了功後,學會使用腰、胸、頸依次的轉動,視線增廣而頸的轉動幅度縮小,這種昏暗現象就不再有了。以前曾聽老者說,單身途經荒涼陰地時,若聽有人呼你名時,切莫轉頭回看,否則命會休掉,這雖屬迷信,但如果頭頸部180度急速大轉,難免會引起血壓急速上升而昏厥,致昏迷而身危,或許也有可能!我想如果有練踝、膝、跨、腰、胸、頸的旋轉,應該就能逃離此種厄運,我漸漸的懂了。

    

練功之初,身體的變化,自己沒明顯感覺,但從同儕的眼光與驚訝中可以感應出來,尤其疫情期間大家久久才能見一次面,我們這種年紀不是張三病了,就是李四傷了,不然就是多個輪椅加外傭,只有小小從一而終,一成不變,親朋老友都會驚訝的問說:「你是吃了甚麼死骨頭!(台語,仙丹妙藥的諷刺語)百病不侵、刀槍不入?」此時,我也漸漸的懂了。內人因長期三高而在藥物控制中,自從練功後病情明顯改善很多,我又漸漸的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