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專題/視訊課的自由與孤獨・之九   

樂享視訊課大觀園

蔡淑貞

123.png

攝影 / 編輯部

去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開始流行使用Zoom 等軟體開會,或連結各路人馬呈現各自的畫面,一起合唱或一起演奏音樂,感覺網路上一下子百花齊放。疫情使得大家儘量不出門、無法群聚,但運用新興軟體卻能把不分遠近、無論國內外的人們連結在一起完成同一件事,真是非常的奇妙!對於電子媒介向來生疏的我,沒想到隔年也得學會使用Zoom來上課,或用line會議室做視訊學習了。

 

今年五月中旬,臺灣的疫情突然嚴重爆發,把一向過得悠哉、習慣零確診的國人嚇壞了。眼看確診人數逐日攀高,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很快就決定把疫情升高為三級警戒,生活頓時受到了重重限制,人心唯危,我上的課也紛紛暫停關閉了。

 

東醫氣機導引在5/15確診數高達180人的當天宣布停課,停課才兩週,各班從五月底、六月初開始以線上教學復課。這種需要老師指導肢體動作的課怎麼線上上課呢?我心裡打個問號,但因好久沒上課了,心裡是既期待又感到好奇。

 

視訊課開始了,好高興原本每週見面的老師、同學終於在線上久別重逢了!我相信那天大家心裡都同感興奮,我們還開一下鏡頭彼此招手。在視訊課裡,我們看得到老師,老師卻不見得看得到我們,因為大部份的同學都甚為害羞,對於要打開門戶這件事有點遲疑,只有極少數的同學打開鏡頭讓老師和大家瞧見,而同學們也得以一窺他家中的樣貌。對於暴露於鏡頭前,你還是要有所準備,比如服裝儀容,比如家裡的一角要能看、要整潔,比如鏡頭照出的角度等,我想。

 

在老師公布各班視訊課課表,宣布可以去上上別班老師的課時,我們這些不怎麼認識其他老師的學員真有如取得逛大觀園門票一般,非常地雀躍!我們終於有機會看看其他的老師了!開課的老師敞開他客廳或房間的一角(或在會館)向識與不識的學員展示並分享他的教學;他終於被看見了,而老師們卻不見得看得到躲在鏡頭後面神秘的我們。


老師們能開課一定學有所成也相當的資深,而我們得以見識老師的教學風格並自由選上,這是多麼空前的福利和機會啊!後來正式選課單出來了,我才知道前面所開的任意門原來是個「陰謀」,哈哈哈哈!而我已經掉了下去。

 

為了和幾個老師說聲謝謝,我必須要選課以取得該班的連結,我第一句話就是謝謝老師;我還透過老師與其他老師聯繫上,也都跟他們說了聲謝謝。

 

現在,我更忙碌了!一週不只上一個班,還有所上班級的錄影可回放重看,而且每週還要準時收看張老師的視訊講座。

 

從前年的暑期與氣機結緣之後,我就常到總館聽張老師每月一晚的講座。張老師的硬底子功夫沒話講之外,他對事情的看法也都頗有見地;有時他也會胡亂說話,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最後,我想藉拙文的末尾對張老師及其所帶領的團隊致上最高的敬意。在艱困的疫情下,張老師不計代價帶領東醫的優秀團隊,終能順應時勢、突破困境,因而開出新局,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得對理想有相當的堅持及對氣機導引的深深熱愛才能無悔。感謝張老師有氣魄及遠見,繼續帶領東醫的上上下下!感謝東醫工作團隊努力地齊心保有這塊園地!我們在疫情下還能這麼上課,真是十分地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