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引香道   

聞香修改情緒設定

文稿彙整/識香課整理小組

圖片 1.png

攝影 / 編輯部

我們的情緒略可分兩個部分:一個是身體情緒,一個是大腦情緒。這是因為訊息從視丘進來而產生情緒的兩條路線,一條是經視丘直接到邊緣系統的杏仁核,直接到下視丘,影響自律神經系統及內分泌系統作用,這是直覺反應的身體情緒。另一條路線是從視丘進來到大腦皮質聯合區,還在大腦記憶,沒有到身體記憶。我們聽到某些話雖反感,但不會即時爆發,是因為大腦額葉理性區還可以制約情緒。但有些東西你一看到就討厭,有的人你一見就生氣,表示大腦的情緒已經下載到下視丘,記憶在身體裡面,身體的能量已經大過理性的能量。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被蛇咬過的人,以後看到一條繩子,就直接起害怕的反應,不會用理性去判斷是繩子還是蛇。因為被蛇咬過,你在意這件事,大腦設定了一個執著的認知,已經到下視丘的作用,變成本能反應。我們的態度是這樣慢慢被建構的,不是修養,也無關道德。了解這個原則,你就明白為什麼看到一件事人家不生氣,自己卻暴跳如雷。

 

假如讓發生的事件透過下視丘,連結到身體的作用中,也就是進入潛意識,可能形成人格的偏向,這是很麻煩的。所以我們要滌除玄覽,釋放自己的執念,慢慢剝落、釋放,讓大腦忘記,身體重新建構一種覺知,一種新的連結,輸入更高維度的境界去取代低維度的衝突。慢慢大腦中粗俗鄙陋、唯利是圖的小格局,就會被大格局的內容排擠掉。

 

大部人都是讓生活中自然的演變來設定自己,現在的你,就是你過去種種設定的總合。修行就是找回主控權,推翻被凡俗六根帶大的自己。你可以透過更高更大的力量,重新建構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在這個過程中,嗅覺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因為它最直接,不像視覺與聽覺要經過視丘,透過嗅覺去定義、去修改是最快的,我們聞香練習嗅覺的主要意義也正在於此。

 

任何外在的物質,最大的價值不存在於物質本身,而是物質在自己身體裡面的發酵過程中,讓我們有怎樣的改變?能夠成為怎樣的人?這才是物質最後真正的價值。就像學氣機導引,不是你學了什麼動作,而是什麼動作進入你身體而產生發酵,你因理解而改變了,這才是動作終究的價值。

 

沉香也是如此,它像一種精神酵素,可以讓大腦產生更具體的轉變。我們學香道,看著一塊沉香如何在大自然中受傷結香,最終經過焚燒,釋放香氣,化為灰燼,回到大自然中。一切不那麼具象,卻充滿無限性,這是一種道家思想,在其中,又不在其中,既存在,又不存在。把沉香放到《道德經》裡,你就知道,它完全等於道。「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榮,守其辱」,外表滄桑剝落、那麼不起眼,卻有太多歷練、精神在裡面,燃燒時香氣瀰漫,寂然展現真正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