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知其白,守其黑,我在哪裡・之四    

知白守黑論自己

​鄭雅靜

Sunrise over the Wheat Field

圖片來源 / Wix

誤會當下抄錄就是自己

 

我們一路跟著張老師學工夫,到頭來發現工夫是學做人。讀書抄筆記是學習的慣性,分析剖論,各抒己見,重點還在自己的實踐工夫。馬王堆《老子》帛書出土後,有人拿自己身體做試煉,用「為」的修道形式,進行「無」的意識功能態。對「知其白,守其黑」心得,是老子指點開發人體潛能的三守功法--守雌、守辱、守黑,讓人在「無」的意識態下,返還身體潛能的生命本態。[1]

 

而張老師講述《道德經》,有別於世說新語的評注、集解、釋義,不翻譯白話文句,也沒有名詞解釋,只帶入一種作用力的感受。常常在聽聞當下,感覺似乎心領神會,隨手寫下言談筆記。後來發現,如果沒能做到知行合一,反而誤會當下抄錄就是自己。

 

用最省力的方式活著

 

眼睛的明視覺可以辨識光彩顏色,暗視覺會感受到黑白影像的微光,但對世界的認知會關係到自己的想法、心的感受。「黑白」可以是美惡對錯,「雌雄」成為剛柔,「榮辱」對應到貴賤利害,日常生活中遇到轉不來的彎,硬生生卡住的心空間,都讓人在事件中見識到動作、呼吸和意念的相互影響,看見不一樣的自己。

 

平時練習做動作,經常停留在外形的模仿,腦袋的想法飄忽不定,一閃神時就想著如何如何,動作一片空白,其實無暇顧及當下的自己。練功是種選擇,會讓身體暴露出內心的黑白、想法的具象。如果能在動作中練到感覺、感受,在一次次重新啟動中建構新的身體邏輯,改變大腦對身體的慣性認知。經年累月下來,時間會磨化掉身體的僵硬稜角,看見內心的空泛,工夫成為火候。

 

那麼,能否感受到自己的明,守在其內的輕,用最省力的方式活著?何妨試著隨順在變化過程,而不守在絕對的黑白、雌雄、榮辱,用感受知道陰陽的同時存在。然而,這一切都還在內外虛實、前後左右或上下相對的陰陽中,「復歸於無極」還在遙不可及的彼岸。

 

[1] 干昌新(2008), 破译老子祖本, 第1版,中央編譯出版社,頁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