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二 香之物語    

千年繁華 綺羅飄香

​ 王亞玲

夢華錄.jpg

古籍《東京夢華錄》 ,翻拍自古籍文獻資訊網。

我也很想,像哆啦A夢(小叮噹)般有個任意門口袋,可以隨意打開穿越時空,這個時空門便是香,透過嗅覺掉進時光隧道,閱讀宋孟元老撰寫,伊永文箋注的《東京夢華錄》,以及在故宮博物院欣賞宋人的書畫,便可從中感受宋代人的香。《東京夢華錄》箋注是一部研究宋代日常生活,城市風情的重要文獻,用現代人的眼光,它是生活的各項指標,商鋪酒樓林立、南北時令美食、夜市夜生活、藝文戲劇表演,整個汴京就是個享樂之城,繁花似錦,活色生香。

東京夢華錄_劉家.jpg

《東京夢華錄》書裡香藥舖林立,恰好與《清明上河圖》形同對照集,汴京街肆的劉家上色沉檀揀香,正好帶出香舖的重要性。(《清明上河圖》收藏於北京故宮,翻拍至局部)

孟元老在北宋晚期居住汴京(現河南開封市,北宋首都東京汴梁),直至金人入侵才避居南下,他在汴京二十四年,他曾經在書序中寫道:「舉目則青樓畫閣,繡戶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寶馬爭馳於御路,金翠耀眼,羅綺飄香」 在卷五〈民俗〉裡也以「所謂花陣酒池,香山藥海」形容當時汴京的繁華景致。其實《東京夢華錄》很重要的主題是跟著時令節氣過生活,吃什麼食物,擺什麼花,用什麼香,皆是宋代的尋常。而在北宋畫家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裡又正好成為其對照集,畫卷徐徐展開汴京的繁盛市井風情畫,讓人感受千年的繁華。

 

以香來說,兩宋時期香藥的引進主要與醫療為主,中國的海路運輸發達,與東南亞、南海諸國貿易往來頻繁,進出口的交易中,香藥是最大宗。當時旅居中國的穆斯林將香料的功效與用法等相關知識一併傳入,這些香料變成藥材和藥方,融入宋代醫學體系。另外交阯國(越南北部)占城(越南南部),向中國輸入沉香、檀香、犀角、玳瑁、乳香、龍腦、胡椒、豆蔻等。阿拉伯也進貢香藥與醫學著作,讓宋人進一步了解外國的醫學。

 

因此宋朝在皇城即設有「香藥庫」,《東京夢華錄》卷一內部司〈內香藥庫〉,真宗皇帝賜御詩:「每歲沉檀來遠裔,累朝珠玉實皇居,今辰內府初開處,充牣尤宜史筆書。」東庫內有王燒金藥一爐,至今猶在。足見外部使節每歲朝貢奉香。書裡街上(御街、朱雀門西街、東角樓街⋯⋯.)香藥店林立,書裡的李家香舖,就如同〈清明上河圖〉畫裡街肆上的「劉家上色沉檀揀香」,即可對照汴京香藥舖的情景。因為香藥在宋代應用很廣,祭神禮佛的焚香、薰香、香囊、香球、花蠟等。北宋海外貿易主要進口香藥、象牙、犀角和珠寶。一九七四年,在福建泉州古港出土的宋船上,沉香、乳香、龍涎香、檀香等多達四千斤。《宋史.食貨志》裡有提到:「宋之經費,茶鹽礬之外,唯香之為利博,故以官為市焉。」所以政府收歸專賣,因為利潤之大。

海南.jpg

在宋代海南沉香是上品,味清淑高雅。翻拍自《大地瑰寶沉香》海南沉香包頭熟香藝品。

卷二〈香藥〉裡葉窴《坦齋筆衡》〈品香〉有提到宋詩人范成大(著有《桂海虞衡志》裡面的〈志香〉也有沉香的評鑒)生平酷愛水沉香,有精鑒:「黎峒所產大磈,大率如繭粟,如附子,如芝菌,如茅竹葉者,皆為佳品。雖刳薄如紙,入水亦沉。…環島四郡,以萬安軍所采為絕品,或謂萬安在島之正東,鍾朝陽之氣,尤醞藉豐郁,四面悉香翻,爇燼餘而氣不焦,所產處價與銀等。」大抵海南香氣皆清淑,海南瓊脂高雅的香氣足見當時宋人以海南沉香為上品,黎峒即海南島五指山黎人的部落。宋洪芻的《香譜》也稱沉香絕品,以黎峒之南為最。但在〈香藥〉裡也提到,「在海外則登流眉片沉與之相伯仲,登流眉有絕品,乃千年枯木所結。…焚一片則盈屋,香霧三日不散。」登流眉即泰國南部馬來半島西部。因此在宋朝,最好的沉香應是海南沉香和西馬沉香。但西馬沉香被稱為假惠安,也是越南蜜香樹種,味道清揚涼甜。

 

在宋朝,沉香不僅是香藥的珍貴材料,也是宋人飲食的素材。卷二〈州橋夜市〉裡的生淹水木瓜、藥木瓜裡,《無名氏居家必用事類全集》〈諸品湯.乾木瓜湯〉:木瓜(去皮淨,四兩),白檀(一兩),沉香(半兩),茴香(炒,一兩),白豆蒄(半兩),縮砂仁(一兩),粉草(炙,二兩半),乾生薑(二兩),右為極細末。每用半錢。加鹽。沸湯點服。這木瓜湯的療效是除濕止渴快氣。在現代人來看,好高級的木瓜湯啊!同卷還有沙糖菉豆甘草冰雪涼水,裡面箋注《武林舊事.涼水》,裡面有十七種涼水,包括有沉香水,可見宋人在街上就可以隨手買名香製作的溫飲,消火解渴。

 

另外卷三〈大內西右掖門外街巷〉的洗面藥,許國楨《御藥院方.洗面藥》的配方,御前洗面藥和皇后洗面藥裡都記載裡沉香半兩和一兩,是皇家洗面藥重要的素材。同樣卷三的〈諸色雜賣〉的香餅子,在《御藥院方.沉香餅子》提到,許多藥材和沉香打成細末,打白麵糊和丸,如小豆大,捏做餅子,以溫生薑湯食服下,可治食飲停積,胸膈痞滿,腹肋疼痛,嘔吐不止等症狀。

清明.jpg

《東京夢華錄》書裡香藥舖林立,恰好與《清明上河圖》形同對照集,汴京街肆的劉家上色沉檀揀香,正好帶出香舖的重要性。(《清明上河圖》收藏於北京故宮,翻拍至局部)

《東京夢華錄》卷五〈民俗〉西湖老人《繁勝錄.諸行市》記載了京城的四百四十行,其中還有個「打香印」的工作,宋朝的服務業比現代還盛行,街上的貨郎,可以像流動攤販般叫賣、跑腿、買貨,還可以幫人家打香印。「打香印」就是將香打成粉末,用模壓印篆香,使之成為篆體線形,用來計時。篆香唐代時由印度傳入,原本為佛教頌經禮佛用以計時的香。後再兩宋時代成為筵席必備。另外還有供香爐灰也是服務業之一。

 

卷六〈元旦朝會〉裡的交州、真臘等鄰近國家交流記錄,《諸番志》:古交州指的是交阯,就是越南北部,接占城(越南南部),土產沉香、蓬萊香、金、銀、鐵、珠寶 ,歲有進貢。真臘接占城之南(柬埔寨)土產暫速細香、粗熟香、生絲、棉布等。足見來往之東南亞國家,皆有沉香進貢。此外宋徽宗是歷史上最尊崇道教的皇帝,初起十年道佛並重,焚香在宗教的運用相當多,在書裡的節慶皆有燒香祭祀。宋徽宗特別欣賞太湖石的瘦、透、漏之美,他還會在石下孔穴中焚一爐香,孔穴揚起縷縷清煙,如入太虛之境。宋人對於精神層次的追求,品味的情調,比現代人想像得還要多與溫存,實無法企及。

 

從《東京夢華錄》箋注一書,我們看到香在宋代不再只是皇親貴冑的宮廷享受,尋常百姓在日常生活裡用香普遍,同時將其擺在食衣住行裡,已然是生活情趣,所以香文化到了宋朝可說到了鼎盛時期,宋人愛香玩香食香也傳香。香無所不在。宋人在《東京夢華錄》裡看到沉香文化百姓俗的運用,接著還有雅的妙趣,可以從文人雅集、香譜、詩與香器可以觀妙,陸續會再分享。

在現代生活裡找香的書寫,終於來到了宋朝。之所以那麼晚才寫,是因為每次看到有關宋朝生活訊息都非常地不爽(袂宋)。因為市場上關於宋朝生活的書,多到數不完,為什麼在這個時代,大家都在談宋朝,因為那是許多人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有錢有閒有品味,大俗和大雅兼備,理想與現實並重。品香與點茶、掛畫、插花都是宋人的四般閒事,這些屬於宋人日常生活的小確幸,都非宋人所創,卻由宋人賦予高雅的品趣,流傳後世。我不爽的是,這品香的美好體驗,在千年前繁華飄香,在今世卻變成不可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