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一  圖靈集 】   

境界

​阿充

Autumn Road

圖片來源/Wix

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境界用於區分各種領域、區域、環境。本意指地理空間界限,引申至人物所處的抽象領域層次如:哲學思想的高度、宗教信仰的修行修煉進度、內心所處環境(心境)。」境界是一種空間的概念,不涉及優劣好壞,只有高低大小,這裡所謂的高低是一種描述空間界限的形容詞。境界如我者實在沒有那個境界來談「境界」,但是藉由「如是我聞」式的整理、發現、甚至創造,正好是檢視自己境界的大好機會,也一定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日後必有回響,無論是與自己或眾生。

 

境界既然是空間界限,就不存在學習模仿他人的動機,只有自我創造長大的概念。既然是長大,原有的都還在,不用否定,不需破壞,更不用羨慕別人的境界,因為都與你無關,你只需要自己長大。什麼是空間的長大?就是走到這裡也可以,走到那裡也可以;就是這樣做也可以,那樣做也可以。不用改,原有的都還在,只是將來可能用不著了,這樣是不是輕鬆多了?但是原先過不去的地方,現在有新的路可以通了;原先翻不過去的高山,現在有隧道貫通了;還是會這樣想,只是這樣想也不會怎麼樣了;不是非得這樣幹,但是這樣幹也無妨。空間大了,可能性多了,路的選擇就不再是出於無奈,而是出於自然之性。我們會怎麼想怎麼做其實主要是取決於神經元的連結,換句話說,空間長大就是神經元連結的長大,每一個神經元可以有上萬個連結的可能性,可能形成指數型的成長,由此可知,人可以有多大的可塑性和成長性。這就是一個自我創造的過程,創造原先不存在的連結,化不可能為可能,境界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堆疊出來的。

 

道德經說到:「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談的就是境界,在「道」的境界裡,已經包含了「德、仁、義、禮」,不需要再拿出來講了,就會自然流露出來。反之,會講「禮」的人,一定到不了「義」的境界;會講「義」的人,一定到不了「仁」的境界;會講「仁」的人,一定到不了「德」的境界;會講「德」的人,一定到不了「道」的境界。為了「禮」,你所以選擇不生氣,但是有一種人他本來就不會生氣,因為他找不到生氣的理由,這就是境界的差別。人會怎麼做,都是境界的問題,勉強不來的。境界低的,就只能這麼做;境界高的,怎麼做都OK,怎麼做都自在。所以不需要去否定自己,推翻自己,什麼樣的自己都有他背後的自然,唯一要認知的是,我們永遠要提升自己的境界,讓自己充滿無限的可能性,讓自己可以是任何樣子,也就是沒有樣子。

試問,賺了兩億的人和賠了兩億的人誰的境界比較高?或是說,誰在這個過程中提升了比較多的境界?就看誰在這個過程中增加了更多的可能性,誰創造了更多的神經元連結。通常會是那個賠了兩億的人,只要他活了下來,他就不再害怕失去兩億了。不需要羨慕有錢人,也不需要為貧窮的人悲哀,「自在」才是衡量境界的標準,可能性越多就越自在,什麼都可以就是最強大的力量。人可以高到什麼程度?從空間的界限來看,最高的境界是宇宙,人既然是宇宙中的一份子,又被稱為小宇宙,理論上最高的境界也是宇宙。如何做到?透過神經元的連結,讓人成為大自然的導體,與大自然同步,感知宇宙的一切,那人就和宇宙的境界一樣高了。

 

道德經談的都是境界,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可以很輕鬆地面對經典,因為不需要學,我們知道就好,知道有那樣的境界存在。我們和道德經的唯一關係,就是藉道德經來檢視自己,我們到哪裡了?還有沒有一些成長的可能?當然有,因為神經元的連結還有無限的可能性。練功在幹什麼?就是在練神經元的連結,就是在練創造原先不存在的空間,也就是在練境界。藉由身體的平台,我們可以隨時進行神經元連結的創造性工程,同時也是在創造心的空間、意識的空間。比起心、識,身體的介面更方便,從身體下手,成績單卻可以寫在永恆不滅的阿賴耶識,這就是練功的奧妙之處。要有效的練功,一定要跳脫筋骨、肌肉的層次,放眼在神經元的連結,或是套用圖靈集的語言,擴充圖靈機的程式,增加圖靈機的功能,變成一台什麼都可以處理的機器。境界不是抽象的哲學名詞,境界就在我們身上,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境界,也都可能擁有宇宙大的境界,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