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期電子報--為這個時代留下火苗

June 20, 2009

 

 

身體修行就是煉丹術

氣機導引八大原理的螺旋、延伸、開闔、絞轉是練有形的身體;靜心、旋轉、壓縮、共振是練無形的氣。靜心是上丹田意識的功夫。旋轉就是周天運轉、也就是氣跟經脈的循環;人體有陰有陽,經脈是以左右、上下、前後的對稱分陰分陽,經脈的陰陽對稱循環就是旋轉。

人的元氣秉受先天而來,當我們面對嚴峻的生命考驗時,就需要提領元氣。所以元氣充足的人抗壓性較強。壽命的長短取決於擁有多少先天元氣,這叫做「氣數」。現代醫學讓許多生存力較差人繼續存活,雖然使人類的平均壽命延長,卻無法補充人的元氣。中國人發明可以延長壽命、補足元氣的氣功和丹道學,其中的秘訣就是靜心、旋轉、壓縮、共振。只有在靜心的狀態下,將來自後天氣的胸中大氣跟脾胃攝入的五穀精微之氣,在下腹腔形成跟黑洞原理一樣的內爆式壓縮,最後變成體積極小、密度極高的內聚性能量,那就是結丹。

煉鋼的原理也是如此,經過反覆膨脹、壓縮,才能淬煉無堅不摧的金剛。所以《金剛經》講的就是「氣」;《心經》講「入定」;《楞嚴經》講「意識」。我之所以能看到這個,因為我持續修煉,雖然我的功力仍有不足,但洞見的方向基本上是一樣的。

從蘇格拉底、亞理士多德開啟西方世界理性思維的科技文明,因為沒有真正有力量的修行人足以形成反差,人類遂選擇走向科技文明。修行人是超越哲學的,就像尼采是哲學家,但不是修行人;佛陀是修行人,也是哲學家。哲學家可以抽離生活作純粹理性的思考活動,修行人卻必須透過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在生活中經歷、感受。哲學家必須具備相當的天賦,但每一個人都可以透過修行領悟真理,而身體就是最佳的修煉工具。只要走上修行之路,人就不會物化;越多反物化的人,世界太平就有希望了。

經典是修行的產物,只要開始修行,就可以逐漸明白所有的經典義理。氣機導引的身體修行系統跟佛陀、老子有很多相通之處,因此用身體經驗來讀佛陀、老子經典,會比直接探求文字義理得到更深的體會。身體的修行就是一種煉丹術,一般體力消耗的運動稍稍過度就會虧損元氣,煉丹術則是透過不斷的內氣壓縮,形成結丹。先天元氣一般是用一分,少一分,煉丹術的元氣回補機制,讓先天元氣只有三分的人,用一分、回補一分,永遠保持三分的水準;這就是後天補先天,用後天修為彌補先天不足的遺傳缺陷。


修練的六階段、四大綱

練動作的時候很難安靜,等到入定時,生命現象越來越少,能量在身體裡面運轉,就可以結丹。所以氣機導引要練的是內息系統,透過螺旋、延伸、開闔、絞轉開發前三田、後三關、中三橋,再加上靜心、旋轉、壓縮、共振練氣結丹。因此千萬不要只想著動作要怎樣、呼吸要怎樣,動作、呼吸只是結丹的原料。一般運動無法促成結丹,只能增加身體的強度與功能性;不能回補元氣,只會透支元氣,更無法延長壽命、增長智慧。

氣機導引就是要學會這一套回補元氣的內循環,結丹之後,配合靜坐修煉,才會顯現其功能。我再三提醒大家要先培養靜坐的慣性,以後真正有大用的是靜坐,而不是功法動作。練功的基礎成熟,就不需要練功,只要守住元氣就好。現在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將來靜坐要滅掉的現象,一步一步登階而趨,按部就班、循序漸進。

古人把煉丹術分成六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動作,配合飲食、起居、情緒管理、親近大自然,找到大自然的原始能量、給細胞安全感,這都是為了調整身體內部的能量,古人叫做「調藥」。「調藥」以後身體開始產生津液的回補了,這叫做「產藥」,然後把津液採進來,歸到肚臍,還回丹田、湧泉,再把它運行出去,這叫做「採藥」;「採藥」以後不要動,封住、熬練,像燉雞湯一樣悶燉著,讓它濃縮,結成丹藥;熬到最後要止火、止息,讓它產生丹球,產生元氣。所以這套從外丹學說慢慢轉進為內丹學的過程,分成調、產、採、封、練、止六個階段,再細分成四個大綱,就是「百日築基」「十月養胎」、「三年乳哺」、「九年面壁」。四大階段的具體作法,就是「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

最後的功夫是止息、止火,「火」就是意識,「息」就是「自心」。風路、火路、水路三路(又稱三元)皆停,就是寂滅大定。精凝聚為血屬水濕,氣凝聚為炁屬風路,心氣凝聚為神屬火路。所以練血就要動,動而血強;練氣就要控制呼吸、讓肺臟的工作不要太猛烈;練神就要管理心氣,停止念頭。最後元精、元氣、元神,三元都停止,就可見道家最高境界的「三元合一」,亦即精氣神合而為一的反虛之路。所謂「止於一」、「定於一」。這就是「逆」的功夫。道家強調逆的概念,逆行周天、逆奪天地造化。因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分陰分陽以後生生不息。練功要把萬物歸為三、歸為二、再返回一,就是道體。古人就是把這套修行轉換為哲學,如果沒有實際修煉的功夫,只能用頭腦理解,這種理解就不會產生力量。


從為學走向為道之路

這些道理老子都講到了,將來我講老子的時候會講得更多。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是學習系統,就像細胞不斷分裂,人生有各種追求,要滿足各種慾望等等。修道就要不斷地損,所以「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兩者一陰一陽,都對。為學是邊走邊撿、為道就要邊走邊丟。我們每天都在不知不覺中丟棄自己的生命,進而丟下父母、長輩、子女、朋友……,最後連自己也丟掉。然而卻丟棄不了那啃蝕心靈、燃燒生命的原始衝動。其實只要停止一切,大自然就會產生一股力量幫你平衡。

你們現在作動作已經不是「為學」,而要走上「為道」之路。萬物皆備以後,就要一個一個丟掉,回到本體。靜坐最後要止火,這樣才會長智慧、有成就。智慧就是找最輕鬆的方式活著,找最簡單的方式處理事情。智慧就是不被制約的想法;衝破一切制約,到達自由的境界。

自由的境界就是沒有是非,什麼都對。所以道行高的人不會評斷是非,若還在世俗中,就會有所評斷。我也還在世俗中,因為我還有想法和作法,我認為我對人家不對,我才要做,否則我把你們直接帶到對的人那裡就行了。這就是山頭。等我把十八套功法教給你們,我就看什麼都對了,所以你們更要下工夫。


學導引就是學「敢做」

時報吳林林女士曾說過:「台灣沒有大師!」這是一句真話。台灣的大師都是裝模作樣,大師是一種具體的能量,是自在的,可以這樣、可以那樣;也可以變得很沒水準。他不需要道德,你用任何一種標準都丈量不到他。

當你處在某一種層次,就會有那個層次的是非標準。像我常批評這個、那個,我批評他們不代表他們沒有意義;假如沒有他們的存在,就不需要我的存在,因為有異議,才要把我認為對的想法做出來。這個層次是用肉體實踐道體的學習階段,也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三生萬物,道體追求的階段性目標;在這個階段會面臨生離死別等各種苦難,伴隨著身心靈的各種慾望,等到這個階段完成了,你自己會往上昇華。

我們學導引就是每天都在學習「敢做」,把一個想法確實做出來。敢做,就可以不斷丟掉包袱。將來你們還要學很多!我常常都在想怎樣讓你們成為佛陀!我自己雖然不是佛陀,但我知道怎樣讓你們成為佛陀,我們這裡將來是生產佛陀的工廠!


為這個時代留下火苗

這個社會很多人都以為我在做什麼他們一目了然,他們用世俗價值的眼光來看我,所以我的教學不想讓很多人知道,我要做的不是推廣。台灣的思想現在這麼亂,你可以推廣給幾個人?我們不急於在這個時代收成,這個時代長不出接棒人!只要有火苗就好了!你們也未必可以成為火苗,但不用擔心這套學說會滅亡,這套學說的思想立論和方法會在課程當中誕生,這是在實驗室寫出來的結果,我們有一套基本假設,將古人的精神資料放在實驗室裡讓你們不斷實踐,實踐的時間越久、能量越強。你們只不過是一代思想的實驗工具,在這當中可能有一、兩個會成為真正的產物。只要立論完整,我們留下的資料足供後人探索,我的工作就完成了。

我很清楚我在這個時空扮演什麼角色。我也不是有多少能力、有多少資產的人,我赤手空拳一個人,能完成這樣使命,我已經很滿足。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