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電子報--十年磨一劍,百年傳火苗

November 15, 2009

編按:


在各方期盼之下,《東醫氣機導引養生秘笈——氣機導引內臟篇》,終於結束全部編務,在溫暖的三月天付梓出版了。這套書是從張良維老師十年教學現場的200多萬字錄音筆記當中編纂而成,也是張老師將中國肢體資料彙整為「氣機導引十八套功法」當中的第一部,包括《攀足長筋肝臟功法》、《左右開弓心臟功法》、《引體旋天脾胃功法》、《旋轉乾坤肺臟功法》、《托掌旋腰腎臟功法》及《手滾天輪煉丹功法》一共六本書。

從最早開始推廣太極導引,到編創「氣機導引十八式功法」、再提出「東醫」的主張,張老師所致力的,皆是如何將中國身體修煉傳統累積的智慧,整合為新時代的身體教育資料庫,並建立一套系統完整的教學脈絡。因此,十年教學累積的教學現場紀錄,同時也如實反應了練功的身體改變歷程,以及依身體條件而設教的階段與進度。然而這也僅僅是一個長遠目標下的一個階段性任務,未來的路還很長,能用自己的身體改變歷程參與這項百年工程,則是我們對生命的選擇。

這套書刻意避開商業出版的邀約,選擇費用較高的自費出版,是把書當作教學傳承的媒介,亦即,買書的人不能只是讀書,必須是身體力行的實踐者;對實修力學的練功者而言,書中許多練功指引,包含歷代各門各派的不傳之秘,踏破鐵鞋無覓處,有緣有心人,得之自有福。

新書發表會將於3月20日星期六下午2:00-5:00假台北市民生社區活動中心4樓集會堂舉行。預約購書及相關資訊,請電洽02-2311-1166。
 

十年磨一劍,百年傳火苗

◎張良維



2001年,我將構思多年的中國肢體資料庫具體編定為《氣機導引十八套功法》並展開教學後,我又開始籌畫另一個目標——建構一套包含運動、飲食、起居、情緒管理、接近大自然五項專業健康管理的醫學系統,名之為「東醫」。因為我思考到,特別是今天這個環境因子越趨複雜的時代,一套完整的身心靈整復工程,除了運動之外,還需要有更完整的配套元素。

從最早以「太極導引」向社會推介中國傳統肢體文化,再到提出「氣機導引」與「東醫」的主張,十年之間我跨越三次重要的成長蛻變,這是推廣工作的重大挑戰,連許多學員都覺得疑惑;只是我的得失不在推廣,也不在眼前的成敗,我的心裡有一張遙遠的藍圖。

我從小就對武學充滿興趣,為一切肢體活動所著迷。在習武練拳、煉丹靜坐的過程中,又遭逢各種外物的干擾與試煉;隨著不同階段的進境,經歷不同層次的身心剝落,也得到難以言說的充實之感和內在的平靜。壯年之後,涉世漸深,我又闖入丹道的練功秘境,從《易經》、《老》、《莊》開始涉獵有關身心性命之學的歷代經典,包括《黃帝內經》、《參同契》、《抱朴子》、《黃庭經》、《周天論》,乃至如《雲笈七籤》等《道藏》較晚期的著作。我發現丹道之學深奧博雜,許多辭旨隱諱之處,若無明師指點,往往不得其門而入;而古代的修煉環境迥異於今日,例如過去練功者多為豪門巨室,今日知識普及,人人都有機會練功,但一般學人很難不事生產而離群索居、專事修煉。因此,如何淬取古代身心性命之學的要旨,為現代人重新開啟修學練功的康莊大道,便成為我朝思暮想的志業。因此,除了一邊藉自我修煉,用功讀「身體這本大書」,並與經典對參,我同時也必須隨時將體證所得還原、分析其階段性的歷程;加上我從中學就開始教拳,累積不少教學經驗,所以我逐漸領悟到,肢體教學必須以肢體開發為手段,舉凡拳架、招式、動作,都是肢體條件成熟後水到渠成之功。例如太極拳祖師爺張三丰講「若有不得機得勢者,必於腰腿求之。」「腰腿」其實指的就是腰腿之間的「胯」。因此,與其不斷在拳架套路之間要求學習者做到鬆胯的動作,不如專門針對鬆腰開胯的訓練,設計一套「肢體符號」,同時又可兼顧養生保健之需。像胯這樣需要專門訓練的身體部位還有很多,一旦身體成為「一舉動周身俱能輕靈」的「太極體」,隨手拈來都是功夫,人人都可以隨機反應、自創拳架套路,不必拘泥於固定的招式。就像書法家以數十年功夫磨成一支好筆,點畫勾勒之間自有靈動活潑的神韻,武術家經過嚴格訓練與長時間等待而熟成的身體成就,就是一種身體藝術。只是書法家必須藉筆墨為工具,武術家的舉手投足、言笑動靜就是筆墨;而這種藝術又跟舞蹈美學不同。武術美學的目的不為表演,而是生活;因為它必須內化為一種生命的神髓,成為武術家的風骨和人品。

此外,身體的開發訓練必須是全方位的,包括眼、耳、鼻、舌、身、意、觸,缺一不可。但歷來古德傳授之法中,對「觸覺」的訓練鮮少提及,而觸覺又是人身最難修煉的一門功課;許多苦修經年的求道之士常毀於此,因此佛教經典《楞嚴經》就從佛陀最親近的弟子阿難遭摩登伽女幻術「攝入婬席,婬躬撫摩,將毀戒體」說起。觸覺的鍛鍊必須以大腦識神的虛靜、空靈為依據,這當然不是一步可及的功夫,必須從奠基時期就埋下種子,以長期醞養,等待瓜熟蒂落。故長期的學程設計,因時、因勢、因才施教的教學引導,都必須成竹在胸。

再者,過去練功習武、修道煉丹之士,必然也兼具療傷治病的能力。所以我自幼拜師習藝以來,就跟不同的師父同時學習刮痧、拔罐、整骨、開竅等各種治療手法,以及藥草的採集與炮製。總結我過去的學習與治療經驗,傳統手療法不離肌、骨、脈、竅四個介面。肌是肌肉,骨是關節、骨骼,脈是經脈、穴位,竅則包含眼、耳、鼻、舌,及肚臍、水道、谷道、乳峰等部位。身體不平衡要從肌肉調整;骨骼錯位、脊椎不正,要從關節、骨骼調整;氣血阻滯要疏通經脈;內臟病變與內分泌失調,則要通其竅,才能引動氣機。

古代導引術作為肢體治療的主要工具,除了引體、導氣的肢體運動,還包括各種手療法的按蹻術。而要精通按蹻,必須先精通導引術;所以透過肢體動作對肌、骨、脈、竅有全然的理解,應用於治療時,才能循其根,通其變,應於手,得於心。因此,氣機導引的功法就涵蓋了這四個面向,把治療學的技術訓練隱藏在功法鍛鍊之中;所以練功一定要鬆其肌肉、正其骨。通其經脈,開其竅。先讓自己得到整體的健康,傳授功法、為人治療時,就可以一目了然、舉一反三。

經過上述種種思考,在教學體系與教學方法的重整之後,規格化、標準化的教學,似乎不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了。除此之外,我更在身體教學之外,逐年開辦分子生物學、解剖學、人體工學、中醫、易經、老莊、禪修等課程,並指定為學員必修,期能為新時代的氣功人才養成,規劃更完整的修學藍圖。多年心願加上長期的準備,我也剛好得其機緣,在各方協助、成全之下,有一群秉性醇厚的學員願意長期參與學習,用自己的身體實踐,參與我的身體教育傳承計畫。因此,經過教學十年,學生從數萬人中汰選出兩百多名,我也漸漸停止對外推廣,嚴格篩選新進學員。因為能參與創造時代的永遠是少數人,而且這是一條向內探尋的道路,越往內走世界越寬闊,但道途越見崎嶇,非有大堅固願力者不能至。而在迷惶不安的時代裡,空虛、柔弱的人們紛紛走向身外的世界;只是「其出彌遠,其知彌少」,人們一定會回轉過來,未來的科學研究也將逐步證實中國養身功法的真相,所以我選擇在三百年後的世界等著;而現在,我只要留下一、兩百人的身體實驗紀錄,跟一點點火苗就足夠了。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導引術的鑽研與傳承是我一生志趣之所向。我的學習歷程是從童年起就未曾間斷的拜師學藝與自學讀書而來;我對身體的領悟,也完全得之於閉門苦練和學習中的不斷蛻變。因此,我並無神通,對發功治病、隔空移物等虛玄的氣功領域也不曾觸及,我只明白氣有陰陽虛實,生命萬象各皆以有形、無形兩面呈顯其本質;而無形的力量往往是有形作用的動力來源,所以練功必須對無形的能量存在有所覺察。不過,這層領悟也只是面對自己的「練己」之學,在氣功的應用上,必須更貼近人體真相,為社會大眾提供樸實、具體的養生指南。然而,當今之世,氣功早已淪為虛玄誇大、華而不實的媚俗之學,很多氣功教學者或追隨者即使聲稱自己已然練到出神入化,但不是腰馬無力,就是面如雞皮,全無精飽氣足、神光炯炯的模樣;而歷史上練靜、練動各派源流之爭至今也仍未平息,如汗牛充棟的氣功論著則多半含糊其詞、隱諱其意、密其要旨,沒有具體方法,只有一大堆徒亂人意的現象描述名詞,對於輔助學習幾無助益。我遂不辭淺陋,妄圖以個人之力,在海島之隅,汲取各家各派之長,統合主流與非主流之專論,希望能拋磚引玉,使當代有一能納百川而成江海,涵蓋養身、運動、藝術、文化等各個應用層面的氣功論著。唯志大而才疏,這是我個人的侷限,仍有極大的進步空間等待我繼續前進。只因時勢所至、因緣既成,我遂在半百之年將半生以來對身體的一點領悟,陸續提出來就教於各方賢達,以作日後不斷修正改進的依據。我已將夢想付諸行動,至於成敗功過如何,就不是我所算計的了。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