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期電子報--身輕體重時,穿上腳鐐,鬆開手銬

September 15, 2011

■ 身輕體重時,穿上腳鐐,鬆開手銬

■ 婦唱,夫─是逃還是隨?看看再說!

■ 只要覺知了,一切好談

 

 

身輕體重時,穿上腳鐐,鬆開手銬
◎文/編輯小組

 

行禪之前先站樁片刻,讓身體處於氣能往下降的狀態,腳會很重。練功要練到身輕體重,所以爬樓梯、爬山都會備覺辛苦,因為你的每一步都走得很深,每一步跨出去,都清楚知道是怎麼下去的。你知重,一般人腳步很淺,不知重。其實腳下的重量都差不多,但是你知重,他不知道。知重是很重要的,你的腳如同穿上腳鐐,手上的手銬卻被打開了。一般人相反,腳鐐沒扣上,卻銬上手銬;所以人都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綁得死死的,然後腳步亂走。練功要銬住腳鐐,手要鬆開。行禪一段時間,你的腳步就會很重。知重,然後知道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你慢慢就有走路的感覺,然後你的智慧就會開了。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會有很多東西得到昇華,然後形成突變。很多事情就會想通了。如果想不通,你的行為模式就永遠不會改變。

有些同學知道自己生性積極、剛猛,想要學習柔弱、內斂,所以一直在作法上設法改變。「作法」是最枝微末節的。人生要懂得順應自然,像灰塵一樣,風吹到哪裡,就順著它去。假如你的手銬鬆開了,你不必處理內在的矛盾,它自己會解決。因為你的天生本性是內分泌形成的,只要你的腳鐐夠重,你不必修改自己的缺點,它自己就會消失。

行禪時慢慢走,腳步越來越重,你就一定會慢下來。每一步都會促使細胞自己去反省,而不是用大腦去想:「我要反省!」不用反省,但是你必須在這裡淬練。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天下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美醜善惡,都是對比出來的。你要學習超越這種對比,知其黑,守其白,在一片黑暗中看見「白」。所以,一直認為自己在做好事的人,一定一直認為自己在做壞事的人,哪個是好、哪個是壞?

在自然中,不管好壞都是自在;不在壞中,也不在好中。壞就是不受侷限,好就是順你的意。順我個人的意是壞,順大家的意就是好。得意為好,失意為壞。我跟大家的意見不同,我就是壞的;所以宇宙中沒有好壞,只有同與不同。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就是這樣。只有在萬綠叢中的一點紅,才能襯出那一片綠的張力。

宇宙的奧妙,只有腳步又穩又重的人才看得透;腳步輕浮的人是看不透的。把腳步練重,生命就會有份量。我們要把生命的份量藏在身上、腳下,不要把份量藏在身份地位與財富當中。

你現在的腳無法重,是因為你的腳太脆弱。要承受重,也得要有一雙夠強壯的腳。所以要練到可以承受重的身體,練到可以承受氣機流動的經脈。要往內看,就可以看到很多生命的智慧。活在自己身體裡面的人,他是這樣對待自己的生命!只是這個世界太狹窄,人類的智慧未開,人類的聰明才智,只會用在不斷翻新花樣的各式新產品。現在年輕人如果不是用最新型的手機,他都不好意思接電話。在捷運車上公然放在大腿上展示給你看的,就是最新的IPAD3。時代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大腦能不萎縮嗎?我堅持的演變是在自身,而不在科技。過去五千年人類追求的是自身的演進,現在則是科技的演進,所以人類的力量反而越來越萎縮了。

翁華容&蕭文雅
婦唱,夫─是逃還是隨?看看再說!

 

 

 

編按:

本期「學員采風」的兩位主角是週六上午班的翁華容、蕭文雅夫婦。電子報編輯約稿時就說好了,請他們賢伉儷互相採訪。他們一聽大樂,有這個機會可以互相吐嘈,實乃天賜良機也。可是文稿交來的時候,咱們的華容大姊附上了一則言簡意賅的「戰帖」,她說:「如前日所言,我只寫真話,如果你敢登出來,我還當你是條漢子哩!!華容」

小編心想:「華容姑娘!你也忒小看老娘也!你豈不知,洒家十二、三歲時,便是革命女俠秋瑾的信徒麼?」於是小編我趕緊修書一封,再次說明本刊編輯方針、採訪綱要云云。不想這人果然俐落,立馬回信說:「某某同學:是文雅跟我說你答應他可以自己寫自己,因為他不會採訪我,我才自己先寫的勒!而且他個人工作忙碌,咱倆很少在床以外地方碰到,請別誤會,我的床和他的床在不同的房間裡!!而且我家老公腦袋我不太熟悉,我和他之間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時間比較多,你就饒了我!當初真的是我帶他去的,他為啥去,我真的不知道,結婚20年,我帶他去的道場不計其數,無論結果如何,他從沒罵過我,but we can shure ,這裡是最後一個啦!所以結論是:沒辦法唷!! 華容」

小編一看,心裡就有了底,最好、最壞的情況都算計好了,便穩穩在家等著接變化球。不想中秋過後秋風驟涼,我的email信箱照樣兒的過盡千帆,就是等不到咱們文雅兄的稿子。發刊在即,重讀華容這篇氣壯山河的〈成為自己的大師〉,不知怎麼,老想起張老師在課堂上幾番的在華容面前指著文雅,用一種高八度、厚五度、誇張十幾度的聲調說:「文雅啊!我實在──太佩服你了!」然後咱們的文雅咧著嘴只是笑,而華容呢!她則笑得更是坦然、燦爛!露出白白的牙齒,一點不輸給牙膏廣告!

據說,咱們華容會在氣機導引家族聲名大噪,要從在宜蘭辦活動遇到大水災的那一次說起。那時,大家都困於水而無處可去時,華容發現有卡拉OK機,她就一馬當先,搶了麥克風連連唱了好首。台上唱得可非常、非常認真,而台下,一個個(包括張老師)笑得東倒西歪、肚子痛、眼淚鼻涕一起流。而文雅先生一看情勢「如此盛壯」,趕緊躲到門外眼不見為「敬」!事後我問華容當時景況,華容正色說道:「我後來還跑去問老闆說:老闆,你開餐廳這麼久,有沒有遇見過像我這樣很不會唱歌,卻很敢唱歌的人啊?老闆說:從來沒有!你是第一個!大概也是最後一個!」

在週六班上,張老師每每被華容有點無厘頭的問題搞得「不知從何說起」;但要是哪天華容請假沒上課,張老師就會覺得課堂上缺了色彩斑斕、鮮活有力的一大塊。有一次他在其他班上說到氣功學習的幾個必要條件時,突然想起了華容,他就說:「像翁華容那種人,將來只要點她一下,她就會『跰跰蹦蹦』,馬上有感覺。」所以囉!在藏龍臥虎的氣機導引家族,什麼樣的英雄豪傑都聚攏過來了!有些人是站在台上的,是目光焦點之所在,像華容就是;而有更多的是靜靜地隱身在大眾之間,曖曖內含光。文雅就是。

小編有一位好朋友,那女子文名遠播,粉絲一堆,愛慕者也一堆。而她家先生雖然也在藝文界,卻是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可是這個小角色卻是個台灣現代版的「種樹的男人」,他用了十幾年時間,在住家附近的公共野地裡,以自行育種、植苗的方式,種了兩千多棵櫻花。有一天,朋友跟我說,人家問她家先生:「在同一個圈子裡,太太名氣這麼大,你難道沒有壓力嗎?」她那篤實忠厚的先生笑笑說:「我的名氣也很大咧!我是某某人的老公!我這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某某人當老婆!」

華容跟文雅當然未必是這個模組,只是這一回,我們還是就運用「不言之象」和反襯手法來介紹我們的文雅先生。張老師不是常說嗎?「知其雄,守其雌」,看到了華容,文雅其人的風采精神,也大約可以揣摩到三、五分吧!至於文雅在截稿後、發刊前終於緊急遞來的自述稿子,三言兩語,就像一幅隨手拈來的鉛筆寫意素描,讓他自己漂漂亮亮的站了出來!

【學員采風‧之一】
 

翁華容:成為自己的大師

◎翁華容/自述

 

 

 

我喜歡張老師的人更甚於他的功夫!

從當年讀到身體自覺這本書,然後剪下書上的免費體驗卷,和老公每個星期六到會館上課,至今6年半!我天份不在功夫,而在氣場能量的知覺,上課時盡情享受與張老師同在的能量,與同學們共同學習時的氣場,猶如基督徒上教會尋求上帝,我和老公每週六上氣機導引課,讓身體意識記住天堂的氛圍,日復一日!

我仰望張老師的未來更甚於他的現在!

物質不滅定理說明物質與能量互換,肉體可以透過崩解轉換成能量還諸大地,也可以透過身體產生的高能量直接轉換成光體,融入虛空之中!我在天文學和量子力學中看到了這個真理,並深信我的張老師的身體自覺一定可以找到這個方法,我是帶著求道的心,在這個廟堂中廝混,等待大師的誕生,同時趕緊加深自己的能量體驗值,在老師成就的每一個坎站(階段),能讀得懂他所有的體驗,萬一那天他變成光融入虛空,沒回來,我不會只是傻眼,反而能知道下一步要如何追隨!!! 
(P.S. I am serious)

我想跟張老師說,更新經典的體驗值是每個大師的本分事,老子自己也說要跟隨時代變異才是道嘛,請用白話文說真理!免得老師自己說得口沫橫飛在那邊乾爽,聽的人卻一頭霧水,毫無回應,我猜老子看到也會搖頭吶喊,說:不是這樣啦,拜託你看清自己的本能本性,自己做大師!!!(P.S. 我是說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要再誣賴老子ㄌ)

我要謝謝阿德同學的同在,因為他,老師才不會上課只念我一個人,我們是蒼茫孤舟中的兩翁,請容我回頭向你致敬!! 

後記:(科技會說話)
華容於8/29(一)去做腦波測試,左腦右腦同步,學習能力優異,心智能力波優於一般人,快樂指數高,身體意識能量正值:無外靈附身。為證明上文為心理狀態正常下所寫,歡迎查證測試報告!! 

【學員采風‧之二】
 


蕭文雅:尋求自己的成就之道

◎蕭文雅/自述

 

 

 

當被告知9/10與華容須個別提供學習心得時,頓時一驚,怎麼會……論資歷,論功力仍然是初淺,何足班門弄斧,唯有對華容與我這對組合讓大夥倍感興致吧!

但中秋夜寫學習心得卻別有一番感觸,在團圓的日子能清楚感受與氣機導引大家庭神聚一起。

華容:丁未羊年生雙子座 B型,對於追求靈性成就,生命的究竟,不遺餘力勇往直前。在華容這種人格特質帶領之下,一起接觸氣機導引與張老師,

華容在氣機導引的學習過程中,肢體所表現出來不如一般人的優雅鬆柔,但卻洞見身體質變充滿能量後,轉進靈性成就的導引未來,那種追求生命之『真』的勇氣,雖然過程不『美』,若能洞見其機,亦是發自內心的『善』。

『生命是一種允許』允許活出自我,用其獨特方式與其靈魂共處,尋求自己成就之道。

接受能力勝過實踐與執行力,就像截稿前被催稿又要延到中秋夜才肯落筆,這種惰性造成我學習停滯不前,由此觀知我在氣機學習中的方式與華容迥然不同生活方式亦是如此,然而像陰陽雖截然不同,聚集後確又能互補而行。

導引身體的覺知是得靠動作一點一滴一遍又一遍種入身體,但於身體尚未質變前,倒是能一點一點慢慢更清楚覺察個性上的特質,藉由身體感官的覺知與心靈的覺察,激發出屬於自己精彩的生命力。

只要覺知了,一切好談
◎文/蕭怡萍

 

學習氣機導引只有2年多,要談功法心得仍甚淺(懶惰的我在家並無多花時間練習),但心法心得卻獲益匪淺。

10多年前,我和所有可憐的現代職場人一樣,人像上緊發條的機器人身心俱疲而不自知。我在高壓、效率奇高的紐約工作生活7年後,身體出現了大問題,身體會在無預警下忽然心悸、胸悶、頭痛欲裂、呼不到空氣、手腳發麻、脊椎發冷、兩眼焦距無法對焦,每當這種瀕臨死亡的威脅侵襲時,覺得自己隨時會倒下而充滿恐懼。幾次的發作後去掛了急診,醫生叫我去看精神科,斷定我是精神官能症。我既吃驚又不解,從沒有想到自己 “身體” 的問題是“腦子”的問題所造成的。在台大的醫生診斷後,說明我患有Panic Attach 恐慌症,需要藥物治療,便吃了一年抗憂鬱症的藥。藥物控制的確緩和了病情,但醫院只會想辦法舒緩你身體的不舒服,他們可不負責解開你生病的謎底。我開始認真看待這“腦子”的問題,也才漸漸了解,其實一切來自“心”的問題,更感謝疾病的仁慈,讓當年30歲的自己有機會向內看,開啓我對身心靈整合的好奇、摸索與學習。 

10多年前身心靈的議題還沒有那麼熱絡,2001年起我在上海工作,苦於沒有管道求知,我只能不斷看書,屬於知識面的自我療癒。但知識終歸還是知識,總找不到那個連結療癒理論和實踐於身體的橋樑,直到在加入氣機導引的學習後,那座橋樑便漸漸浮現了。

其實早在1999年即和張老師練功,但只持續了半年因出國工作就這麼斷了10年,直到2009年才又重新銜接上。早已荒廢了10年的功夫,笨拙的身體自然要重新喚起覺知,但我“欣喜”地發現,兩年多來我從沒有覺得很苦或很累想要放棄,因為更多的感受是“好玩”,一個身體反應心理、靈魂的發現之旅。面對這樣的“載體”,從對它無感,到學會覺知,到深刻體會到身體病痛的來由源自心理的失衡、與自己的靈魂失去連結、接收宇宙能量的管道阻塞。身體的練功在於將身體的濁氣排除,讓自己“通氣”的管道暢通,在打坐時才可能接收到宇宙源源不絕的能量,才能有天地人合一的體會(我“知道”那個理想境界,但功夫差距甚遠矣,不過我一點也不急,也急不來)。

於是,我開始想自己的肩頸僵硬與氣結僅是使用電腦過度而已, 還是好強硬撐不示弱的性格所造成的?自己曾犯的足底筋膜炎只是姿勢不當或骨骼不正的問題,還是我內心漂泊無法安定紮根,足底的壓力沒有交付予足下的土地而造成的疼痛?我喉嚨的氣弱是天生的、還是我學生時代當“模範生”的後遺症(壓抑了我真正的表達)?藉由練功不斷地覺知身體,觀照到身體是心靈運作的痕跡,才知道如何修正病痛的源頭來改善身體的問題。氣機導引是連結身心靈的橋樑,一個由下而上、由練精到練氣到練神的法門,現在我才略懂一二,不然以往看著牆上介紹氣機導引的海報上所謂最終的“練神還虛”,還真是虛無的不得了的不知所云。

張老師是“真人”,擁有“真性情”的人,學習張老師的真絕對是抒壓寶典。每週來上課接收“張真人”開示(開心和示範),生命哲學在身體的虛實動靜中、痠痛汗水中體現,把放鬆轉為釋放,把放下視為交托,每一週,我們共同走在這個歸於中心與自在的道路上,一點都不虛幻。

要問我恐慌症好了嗎?十年來不曾再犯,因為我覺知了造成這個疾病背後的真正原因。是的,只要覺知了,一切好談。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