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期電子報-- 大地瑰寶──沉香/卷一‧新書選讀

September 15, 2012

■ 大地瑰寶──沉香/卷一‧新書選讀

■ 陳碧玉──氣機導引和蕭敬騰的超級粉絲

■ 當你察覺自己卡住時 

■新手淺嚐“慢”滋味

 

 

【大地瑰寶──沉香/卷一‧新書選讀】


文人愛香,興於魏晉
◎張良維

 

 

到了魏晉南北朝,由於南北貿易更加頻繁,再因為受到道教、佛教的影響,沉香與各種香藥受到更為廣泛的使用,不僅上層社會盛行薰香、佩香,用香的風氣也逐漸擴展到文人士子階層,而各種製香、合香的技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例如《後漢書》的作者范曄在《和香方序》中,不但對各種香藥的特性作出評比,還藉此諷喻時人,並自比於沉香。他說:「麝本多忌,過分必害;沉實易和,盈斤無傷……。」意思是說眾香之中唯有沉香最溫和,如同甘草可以調和諸藥,是藥中之國老;沉香亦可調和諸香,是香中國老,所以是合香不可或缺的香藥,用再多也無害。這種刻意以香藥之特質臧否人物、自託其志的手法,其實是繼承了三閭大夫屈原「紉秋蘭以為佩」的傳統。屈原感慨人性沈淪,志節難守,他說:「何昔日之芳草,而今日之蕭艾也。」從他之後,文人佩香的風氣越來越盛,非僅為了增加儀容服飾之美,亦有藉以修身養性的作用,於是遂使中國香文化開展出以香氣養性的特色。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面向。

不過,香的感染力不分君子小人,因此,歷朝歷代的王室貴族用香,還是留下不少奢靡無度的例子。故而曹操為了表示儉樸,明白表示他不愛燒香;並數度禁止家人不得燒香、佩香。不過,他尚有「分香賣履」的遺言,交代家人在他死後將他所藏香藥分送給幾位夫人,讓她們以香為伴,各自生活,閒時做鞋子打發時間,還可以上街賣鞋子換錢度日。這表示他還是收藏了為數可觀的香藥。至於侈靡的例子,最有名的當屬以豪奢罵名至今的石崇,他家連廁所都用沉香等各種混合香藥來薰香,使賓客誤以為闖入他家內室。而隋煬帝除夕夜燒沉香火山的故事更是驚人:「殿前設火山數十,皆沉香木根,每一山焚沉香數車。暗則甲煎沃之,香聞數十里。」如此大手筆,也是曠古絕今的,而他之所以能這樣揮霍,正是因為那個時期「海南諸香畢至矣」。(本文摘選自最新出版的《大地瑰寶沉香‧文化中國──卷一》洽詢與購書電話:02-2311-1166)


陳碧玉──氣機導引和蕭敬騰的超級粉絲

◎採訪報導/王亞玲

 

 

 

張老師暑休,外號「傷寒瑪莉」的我,又重感冒了半個月,僅能周六早上的課去會館動一下。那兩周多虧碧玉幫我刮痧、按摩,感冒的症狀才覺舒緩許多。好多年了,碧玉每周六早上不間斷地從雲林虎尾到台北上張老師的課,下課後又隨著張老師到台中澄清醫院的會館再繼續上課。而住在台北的我呢?周六早上常睡過頭,匆忙叫計程車趕到會館,碧玉已老神在在地在教室門邊打坐或鬆身。我心想,若是沒有那份毅力和堅持,絕對無法辦到的。

因為周六早上的對練,常常我跟她是一起的,不知道是長年練瑜伽伸展的習慣,還是性格裡對事情太用力,多年來她的身體總是很僵硬。碧玉講話甜甜黏黏地,她知道她很僵硬、要放鬆。但練了那麼久的導引,她知道要放鬆、要放鬆,但總是沒法真正放鬆。就在一個月前,她婆婆才髖關節開刀,同一周她老公不慎跌斷腳裸骨,也要開刀。同時間要服侍兩位不能走路的病人,還要上班上課,身心俱疲。她講著講著不自覺眼泛淚光,說也奇怪,在極度的壓力下,那時我們一起對練,我突然覺得她比以前鬆多了。

她笑笑地說,也許這段時間外在的身心壓力負荷極重,有一天練功,突然心裡放鬆了,結果竟然身體也變鬆了。「原來身體的放鬆必須從心裡先放鬆啊!儘管張老師說過多少次了,但我一直無法體會,祇是一直從動作上尋求放鬆,有時更用力練習,反而適得其反,沒想到卻在此刻體會到了。」原來苦難磨難都是生命中最好的菩薩,祇有在這時刻,她才漸漸體會心的柔軟與放鬆,而心牽動著整個身體的作為。

她不好意思的說,當年因為生小孩坐月子時大感冒,以及長期在冷氣房的銀行工作,長年深受頭痛腰痛所苦,於是跑去練瑜伽看看是否能改善,在練瑜伽期間因為接觸經絡和中醫,所以剛接觸氣機導引時,心態並不是很好,祇是想看看氣機導引跟瑜伽有什麼不同,但還是以瑜伽為主,後來沒想到導引帶給她的反而更多,改善了她頭痛和腰痛的毛病。但長年練瑜伽的身體肌理和習慣,反而變成練導引最大的阻力。她現在每晚不間斷地靜坐和練習,希望把氣機導引的四種覺性─覺察、專注、靜心、禪定,更能由心體會落實於身體。

碧玉自稱一直以來是相當好命的,三個女兒非常貼心,一個在巴黎是攝影藝術家,二個在台北工作和就學。每周末清晨從雲林趕到台中高鐵坐車北上,都是老公親自開車接送。現在老公和婆婆手術後靜養,為了她周六還是可以上台北練功,兩個女兒周六早上在台中高鐵站與她交接,她上台北,女兒回雲林照顧阿嬤和父親。這段時間她唯一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參加蕭敬騰在高雄的表演。

對生命相當有熱情的她,自從跟著女兒認識星光大道比賽的歌手蕭敬騰,就變成她的頭號粉絲。祇要講到偶像,碧玉難掩嬌羞的說,蕭敬騰出第一張專輯時在台中辦簽唱會,她專程去台中捧場,心想師奶不及少女,故意站在舞台遠遠一方,結果卻被電視台記者抓去訪問對偶像的感想,這一訪問就好像回不了頭了,名正言順地變成熱情死忠的超級粉絲。這些年隨著偶像也跑過東南亞好幾個地方,年底更想去英國倫敦參加他的演唱會。

我常常笑她,我跟她說張老師功法關鍵要領時,都沒有比說「蕭敬騰」三個字跑得快。她說,沒有啦!張老師也是她尊敬的偶像,但練氣機導引和聽蕭敬騰演唱會都是她生活抒壓的最好方式,張老師的課更能讓她在身心靈上精進。但就是這樣的活力,讓她對氣機導引和蕭敬騰不間斷的練習與著迷。連張老師後來都叫學員要學碧玉,這樣可以永保年輕的心。

原來碧玉永保青春和美好心情的處方是氣機導引和蕭敬騰。所以我們還是要祝福她的家人早日康復,讓她如願去倫敦追偶像,順便探望巴黎藝術家的女兒。

當你察覺自己卡住時

◎闕建珍

 

老師在避靜的最後一堂課提醒同學:「根基沒練好,沒關係,就當自己是新生,重新打底。」

當下重新檢視自己:從未認真專注在自己身上,如何能體會老師所說的:身體的鬆、柔、透?心中暗下決心,讓自己重新展開新的學習旅程吧!

謝謝簡玉玲師姐在老師避靜的這一個月,重新幫同學復習過去學過的功法,按部就班帶領我們。遇到不熟悉的地方,一一拆解動作,鉅細靡遺地說明,為我解答了許多動作上的困惑。然而功法知道了,剩下就是自己的苦練。

在這段時間,我發現自己身體多處的盲點,單單脊椎的延展都祇作一半,更別談延展到極致。但神奇的是,當你察覺自己卡住時,專注在這上頭,繼續延展,可感覺到有股通暢感在體內迴盪,此時需要更強烈的專注力,一閃神,體內通暢感就消失,一切又要重新來過。

這過程誠如老師所說,不能只是靜靜地用想的,而是要充分運用身體的螺旋、延伸、開闔、絞轉、壓縮、共振、靜心,才能真正體會功法的奧妙。

即使現在只能有小小的體會,但感應到的那片刻,真是太美妙了!(本文作者為週三早班學員)

新手淺嚐“慢”滋味
◎林巨千

 

降龍十八掌、七星劍法、吸星大法……嘿嘿嘿!這才叫做功夫阿!還記得小時候超愛看打鬥的漫畫、卡通片。隨著年齡的增加,開始看港劇,尤其是金庸小說。小說跟電視劇的劇情,讓天真無邪的我有了無限的想像空間──飛簷走壁、蜻蜓點水的輕功、孔武有力的鐵砂掌,還可以用手指將硬幣對折……。我認為我也可以做得到。於是小學開始就自我鍛鍊,伏地挺身、仰臥起坐、青蛙跳等,舉凡能讓自己變得更有力的方法都盡其所能的去嘗試。可能因為這樣,每當看到拳擊、搏擊、相撲等格鬥比賽,身體不自覺地會跟著選手的動作而有所反應。多次因為太入迷,差點把手中的碗(飯還沒吃完)射了出去,還好只有飯噴得滿地都是。

直到國中吧,才知道過去自己所追求的力與速度,原來是像夸父追日一樣的遙不可及。愚蠢的想法雖然從腦海消失,但是……當我在公園看到有人練西瓜拳(一個大西瓜切成一半,一半給你,一半給我)那種花拳繡腿,心裡都會發出一聲竊笑,非常不屑的想:“哼!什麼太極拳,根本無濟於事!萬一跟他人起了衝突,要是動起拳腳,那種速度跟招式,恐怕只有挨打的份,憑我就可以把你們打得滿地找牙。”那時候對太極拳的看法只有一個字,叫做“遜”。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太極拳不再用藐視的態度(也不推崇啦...)取而代之的想法是:到底太極拳是什麼東西?不過,這樣的想法並沒有讓我積極地想去了解它、接觸它。就這樣渾渾噩噩的到了不惑之年。這之間經歷了體重突破0.1噸,進一步登上查號台(104),火警專線(110),查時間電台(117)……好家在的是,還沒到打急救專線(119)。那個時候離認識我老婆時的體重相差了四十七公斤,也難怪老婆公司的同事跟她說:“你老公是詐欺犯!”(哈哈哈哈)。體重的巨大突變,想當然就成了身體的負擔。這負擔也讓我警覺到自己的健康狀況不斷下滑。後來藉由游泳與節食,一段時間之後,終於讓自己的體重回到了0.1噸的邊界點,也啟動了我跟氣機導引的連結。

"阿千!這書你拿去看。"姑姑的這一句話讓我闖入了以前不以為意的太極世界。張老師的著作中,令我頓時傻住的一句話:"聽身體的聲音"。對厚!~長這麼大了,我從不知道我的身體希望我幫他做什麼,都是我要他做這個做那個,還把它養得那麼大隻,也沒問過它喜歡不喜歡這麼大的造型?那時候我真的呆住了。接著在書中的幾句話,對我來說,更是當頭棒喝。我對靈界宇宙有相當大的興趣,為了近一步了解、也結交了通靈的朋友,一心一意的想窺個究竟。所以當我看到書上寫的:你了解你的身體嗎?身體本身就是一個小宇宙, 連離自己最近的身體都無法瞭解了,還想去研究大宇宙,根本是捨本逐末(跟原文應該不同啦!大意應該是一樣的...吧!?)。心裡突然的空掉了,一種莫名的觸動,讓我決定開始研究書中的功法。誰知道這麼一練,才發現原來"慢"才是真功夫阿!張老師課堂上常說的"鬆"、"去感覺"、"去覺知",我認為應該要讓身心都慢下來才能做到。就好比當你想好好欣賞某處的風景,卻搭乘一架噴射機呼嘯而過,我想應該連個影都看不到;改搭高鐵的話,可能可以捕捉到瞬間的影像。開車呢,因為速度更慢了,看到的畫面會越來越清晰。但卻不會是該處風景的全貌。只有當你駐足在原地,靜下心來,那時候呈現出來的畫面才是最接近的原始風貌。

練功之後,在身體上、心靈上,或多或少都有了新的感觸與感動。小弟筆拙,無法將所有的感受用字句表達出來,只對"慢"提出了粗淺的看法。雖然僅此一套功,人人感受大不同,應該就是每個人在"慢"的層次都不同吧!現在路過中正紀念堂,看到那些緩緩運動肢體的人,心裡不再是輕蔑,而是敬佩二字。雖然目前對太極似懂非懂,我相信只要身心都能達到"慢"的境界,太極自然地就會圍繞在我的生活之中。(本文作者為週三早班學員)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