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期電子報--戶外教學側記

October 15, 2014

■ 戶外教學側記

■ 靜觀集

 

求道之路,路迢迢而非遠
◎蕭怡萍

 

這是我第五次參加三天兩夜的戶外教學,能持續參加的原因不外乎對求道的渴望。而張老師的用心年年攀升,參加的學員們都有深刻的體會。

每一次戶外教學對我來說是個磁碟重組的過程。第一次的茫然看熱鬧如外人遠觀功法演練;第二次在高手學員身上看到練功是一種極致的享受,並在百人靜坐與行禪中體會到深沉寧靜的感動;第三次張老師為了讓學員擺脫拘謹神來一筆的電音「群魔亂舞」,外加直搗人心顛覆捨得定義的震撼教育,我開始對「自在」有了全新的感受;第四次攢拳壓掌中急速的「聲爆」與肢體釋放,把原本已沙啞失聲的喉嚨在激烈的嘶吼下衝破了極限,竟又回復更具能量的聲音,體會到超越身體空間的奧妙;這一次,著實體驗到聲波共振的能量、重複功法及靜坐一次次進入更深沉的狀態,以及心念與能量連結的變化。

張老師第一天演講了一段老子之道,只能說精闢到讓我嘆為觀止。老師談到道家講的是完整,那句「知常曰明」、「知常容」,點出知陰陽虛實為全相之常道者才能真正的包容萬物,不禁讓我想到「慈悲」這兩個字,就是「茲心」(這個心),和「非心」(不是這個心)一同存在的狀態才是慈悲包容的真意,而不是憐憫同情。也因老師講得太精彩,當天夜裡睡覺便夢到老師開了道德經的課程,希望,這是我預見的夢境啊!

 


接下來有關能量等級的演講,恰好我在去年夏天也讀了大衛‧霍金斯所著的《心靈能量》,當時的確偷偷測試了老師的能量,當然是超過700的開悟等級!老師認為,霍金斯將能量以「等級」區分之,正確來說應該是「範圍」;範圍越大,能量越強,可以將負能量轉為正能量,進而連結宇宙能量。而老師對大家擴展能量的期待是不言而喻的,雖然菜鳥如我也期待能量的無限擴展,但終究要務實地從自己的身體著手。但,若連「氣得發抖」都無法克服,表示身體的物質能量無法承受情緒的無形能量,又或者說心波在波動中無法快速恢復平衡,遑論能量的擴展。一切還是得不斷地鍛煉身體覺知,一步步從下丹田的壓縮、身體空間變大,才能共振到中丹田,讓心能量相對擴大,也才有機會共振到上丹田,連接宇宙能之靈妙。

所以回到原點,還是乖乖的從感覺自己的功夫練起。兩天之中三個時段重覆的練習旋轉乾坤功法、聲波共振和靜坐,隨著每一次時間的加長和身心對情境的熟悉度,越發往身心內在深入。這樣動功靜功交錯的練習,即老師提到動功講究的是輕重、快慢、表裡;靜功講究的是虛實、深淺、鬆緊,一切都是能量不斷交替的過程,也是宇宙運作的秘密。我想,就如魚兒在水裡不知海洋的存在,人在空氣中也難以察覺大氣的存在,難怪呼吸經常成了覺知的關鍵,明白了呼吸是和宇宙交換能量的過程,才有機會覺察到我們本然就存在這宇宙運作的秘密之中吧!

另外,能有三次在百人共修的聲波共振中一同經歷能量,是一種無上的福氣。過程從壓縮丹田空間而震動聲帶發出的音波,在腔體內形成漣漪般的共振,一次次內化到如觸及每個細胞。所謂要越來越鬆到放空的過程,我的體會是將身體的物質性,漸漸過渡分解到如微細分子融解於空氣中的感覺,而且融解的分子在音波的震動中進行自發性的排列組合,跳過舞的細胞得以重整而帶來喜悅。

 

重整細胞後的靜坐,體會到動極轉靜的宇宙運作秘密。三小時的靜坐,窗外從金色燦爛的陽光遞換到夜幕低垂,陰陽、動靜、虛實同時立體呈現在眼前、在身體裡,沒有更好的情境來說明這不可說的一切了。

第三天放鬆的爬山行程,竟是如鐵板橋般考驗毅力與耐力的「課外輔導」。而我還多加了一項「諸行無常」的體驗,竟在開心說笑的下一秒,右腳踩空下滑,身體翻滾一圈半、四腳朝天、倒栽蔥地滑下坡,背後響起大家的尖叫聲。頭下腳上失衡下滑的我只看到雜草樹葉不斷划過我的眼前,根本不知自己將滑向何處。驟然,有人抓住了我的右腳踝讓我剎車下來,原來是功夫了得的阿懋救了我!看來以後我得稱他恩公!非常感謝他。爬這趟山的心得就是,一定要和高手一起爬難爬的山,當然,也要有機運剛好滾過高手的面前。

這次的戶外教學對我來說,肯定是身心靈徹底的洗滌與重整。肩膀摔腫了,但能知無常為常。感恩自己的身體而肢體變的異常輕鬆柔軟,讓我理解到無形的心柔軟了,有形的身也輕鬆了。人生態度守虛、與人互動守雌、對萬物生態慈悲,是擴展能量範圍的不二法門,我在這條漫漫長路上走著,儘管路迢迢,但每一步都有驚喜!

三天兩夜,在動靜虛實間照見
◎鄭雅靜
 

 

相忘於江湖
今年的戶外教學在新竹「山溪地高爾夫球場、萊馥渡假村」舉行,這是一間隱藏於山林與幽谷相間的山中城堡。行前,學員照例收到一份行前通知,除了通知攜帶個人的靜坐板、毛毯和平底布鞋外,沒有一如往常的課程表。帶著少許疑惑,百餘人浩浩蕩蕩的由北或南各自出發,期盼三天二夜的因緣相聚。

每回都有新、舊學員攜手參加戶外教學,既可以觀察到久未謀面的舊學員的進步狀況,藉此互相提攜;也可以看到新學員的熱誠,他們參與讀書會的念心,其鉅細靡遺的程度令我汗顏。上午,老師開宗明義的揭示課程主軸是定靜自在,明示覺知的訓練只能自我訓練,方法倒是很簡單,首先就是要關機,行走時維持低頻率的呼吸在胸口,以不喘息為原則,用心與人交談,但不要消耗元氣。每個階段的課程約三小時,動功、發聲、靜功;發聲、動功、靜功;爾後再發聲、動功、靜坐。

過去十多年來,功法的重點是訓練心往下行,褪盡身體的執著,尋找身體的空間,讓身體自覺、漸悟。現階段則是中丹田的訓練,訓練心如何上行,如何連結到天、宇宙的能量。兩者的起點一致,都是從心開始,因此訓練心的閱讀非常重要。藉由動功、靜功和發聲的訓練,我們在其間自由活動,自由碰撞,保持清醒的狀態,學習表達和聆聽的關鍵。所謂「中庸」之道,不是保持中立;而是保持低調,但在塵世的俗事間直接命中核心,這種心能量不僅省力,也不會造成日後的罣礙。

定靜自在雖是自然存在之物,但我們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所苦,受制於塵世禮教,又困惑於人性的貪嗔癡慢疑,既無法感覺自己,亦失去和萬物互動的能力。兩天來,老師點名學員們分批上陣,帶領大家練動功、靜坐。練動功時,老師在學員錯落的動作間觀察、審視學員的狀況,隨機指點,這種機遇非常寶貴,值得珍惜。練靜坐時,由幾位靜功深厚的師兄、姐輪番引領。一個小時的發聲練習後緊接著一個小時的靜坐,學員在酸楚中抗衡,度過最難捱的一分鐘,過程中持續有實相誘惑,倘若能堅持到磬聲響起,就知道自己越過了那個實相,又邁入了另一個境界。

 

課程結束後,老師指點大家,練動功的時候,剛開始的動機都落在外表,但快的時候,要動到內在就很慢。練靜坐的時候,則可以看到虛實的境界,從實相坐到虛相,又從虛相坐到實相,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人要成長,不僅要感覺自己,了解自己的缺點,還要守缺,不要盈滿。當你在功法訓練中越過了瓶頸,到達另一個層次的時候,大腦在深、淺之間起伏,心放鬆,人在動、靜交錯之間擺盪,試圖探索自己的內心,此時,身體若感受到鬆、緊的差別,不論是對立,或是反覆的鬆緊交錯,都必須感受到箇中的差異,因為這一切都是定靜自在,都是定靜自在之物,人能夠在定靜自在中觀察到的存在之物,將會決定人的層次。

窗外暮色已深,簾幕低垂,位於邊陲之地的我聞磬而起,一眼望去,藉群體之力而展現的靜默與安定,形成的能量氛圍難以言喻。

胼手胝足蔽新成

第三天沒有安排任何行程,純粹是穿著布鞋健行於幽靜的山林之地。萊馥渡假村附近山林圍繞,且有石門圳水路流經,自成一處悠閒的渡假空間,只是我們這些台北聳不知道山林的深默大度,需要騰出二隻手才能暢遊天下。過半的學員以為熬過靜坐考驗應該沒什麼可以難倒自己,一行人興沖沖的奔向山林健走,以為即將踏上登山階梯之路。

 


迎接我們的是滾滑、鬆軟且陡斜的山林塵泥,傾倒橫臥的大樹,一眼望去漫漫橫生的新綠,顯有路。半小時後,我心生退卻但後有數十人在望,想到上山之難,何況原路下山之險,只好努力往前走,希望趕快看到可以下山的路標。此後就要感謝各位師兄、姊們的互相支撐,文政師兄冒著被咬人貓遮著的風險,為大夥兒開路,看到繩索才放心沒有走錯路;另一梯的煥堂幫麗雪背LV的包包,手腳並用,攀岩而行。這是始料未及的結業式。

 

三天二夜沒有照表操課,只有動、靜之間的覺知訓練。從身到心,從動功到靜功,從大腦到心波,只有發聲,動、靜功法的階段性輪替練習,到胼手胝足的結業式。老師慷慨提供的二項沈香大獎盡落週四晚班的學員之手,學員既驚嘆大獎與自己擦身而過,又隱隱覺知沈香能量藉抽獎而挪移變化。大地暑熱盡而寒露出,明年又是一番能量輪替的期待之旅。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