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期電子報--開六根、知通塞、明變化

October 21, 2015

開六根、知通塞、明變化

◎王亞玲

 

 

我就是天意 ── 初論開六根

電影《一代宗師》,章子怡飾的宮二,一心為父報仇,師叔勸他:「許多事情,不在人事,在天意。」她霸氣執拗地說:「或許我就是天意。」也許我們看到的是宮二非黑即白(名字就是一分為二太極對立)的張狂個性,但功夫修煉到最後,六根全開,松果體打開了,整個大宇宙與你合為一體,天意即是你,你即是天意。雖然宮二的整體表現遠不及此,但這話其實不是亂說的,只是她「未悟言悟」,正是犯了修練之大忌。

為什麼開六根、打開松果體那麼重要?其實當我們一走進氣機導引的大門,我們就在開六根了。只是這個開六根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由有形走向無形。我們如同一群在塵世間打滾的瞎子,老師帶領我們摸象,從腳慢慢摸到頭,這大象的全貌只是有老師知道,而且這大象不是地球上的3D立體層次,是整個大宇宙的座標,它是好幾個次元的。我們慢慢地摸到象的初形,再進而繼續探索。直到有一天,雖然我們是瞎子,但我們一點也不盲,可以全然看見大象在宇宙中的全貌。因為我們身心靈三階段,已經被老師帶領到了中丹田,心的修練。接著正進入靈性層次,上丹田的修練,而「觀陰火」即是通往靈性宇宙的大門。彷彿太空世界裡的蟲洞,將兩個宇宙連結在一起的一條幽徑。小宇宙到大宇宙,然後是無極。


 

六根  本然覺知的存在


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根就是源頭,神經根。他們都有他們的功能,那是識。眼耳鼻舌身意六識。而每個識經過根都有他們的本性,那是識性。但五百萬年來人類的演進,為了生存以及滿足名利權情慾食睡的人性需求下,六根所接觸的外緣不再純粹,逐漸形成六識。這六識受大腦記憶和知識主導,於是人類就在人性、習性、知識、環境、感覺、記憶的層層堆疊下,累積成為主觀執著,最後變成識識。

其實六根原各有其自我本然覺知的存在,在未受識識化干擾前,都能保持最原始、最純粹的客觀。那時我們的松果體是打開的,對世界的判讀是客觀的,生命的真意自性自現。但識識化之後,這些從眼耳鼻舌身意抓來的訊息,不斷地影響著我們的心,作用著我們的內分泌,殘害著我們的身心靈。於是我們的六根蒙塵了,無法用最原始最純粹的客觀看世界,更看不到宇宙生命的真相與自性。所謂純粹,指的正是和諧與自然,人性本源於自然,只是被無明所扭曲了!扭曲即是一種內分泌的狀態。我們多年來一直在扭曲自己卻渾然不知,我們不僅眼瞎,其實心也早已盲目。

所以在識識化之後,我們的六根,其實連基本的有形功能都快退化了,看不見真相,聽不懂話語,聞不到變化,吃不到營養,內分泌受影響,身心都被摧殘,何況是無形的功能。我們的六根分布於身心靈全身,在下丹田和中丹田的修煉中,正作用著我們的身根與意根。有形的身根是透過肉眼的學習,從大腦發出指令運動神經指揮著我們的肢體動作,感覺神經再把肉體的感覺傳回給腦。無形的身根,其實就是身體自我的本然覺知,它跟有形的身根不同,它不透過心意,也不透過大腦指揮,它是根氣,氣帶著你做動作,身體只是配合,心只是感受身的根氣,大腦也只是等待感覺神經傳回訊息,但不作用。像是行動中的禪,腦與心不受干擾。


六根  自性生真意自現


意根在心,但不是心。內心是平靜的,大腦是放空的,是在心無念,腦無思的狀態產生的一種意(真意)。這意是由心能量來供養而存於上丹田腦室。心能量來自內分泌。人的內分泌有六大腺體,腦下垂體、甲狀腺、副甲狀腺、胸腺、胰腺和性腺,也分布在整個上中下丹田裡。內分泌主導著你的變化,同時連結了身體的表態。它是從眼耳鼻舌身的訊息投射過來,干擾了自律神經,引起了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的作用,於是表態了人的執著,而非每個人的自性。但如果讓六根都回歸本然覺知的狀態,沒有任何思想來干擾六根的認知,心又平靜,這意成了覺知。「當眼耳鼻舌身等根性全開,心與腦不受干擾,真意自然而生。」所以六根的自性生,真意自然顯現。

觀陰火,既然是通往靈性宇宙的曲徑,而且眼耳鼻舌全在上丹田,所以對於眼耳鼻根四根的開發,就更重要。靜坐點一炷香,凝念觀陰火,這世界有如三千大千世界。不管你看到的是一個點,變兩個點,最後再成一個點,或是化成混沌模糊如網狀的火球,那就是時間。四次元的時間就是光,人類計算時間是光速,看到的變化是視覺暫留,視覺暫留到那個眼睛反射的地方,時間即停止在那裡。其實單一光、雙重光、多重光也在那裡,只是暫留的視覺沒有消失掉,在那裡你會看到過去、現在、未來,為什麼在同一個點上,所以一個人沒有過去現在未來只有當下。我們必須看到四度空間,超越時間才有辦法進入五度和六度次元的世界,也就是處於意識的狀態。

觀這一炷香的時間,彷彿是觀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其實觀的正是當下。那時間的速度取決於自己的身體有多安靜,因為速度是相對性的。而這相對性存在是五度空間的,身體愈靜,火焰燃燒速度愈快,尤其是香快要燒完時,因身體已經進入了入靜的狀態,所以如夕陽落日,瞬間沈沒,卻歷歷在目。人因為肉體受四度空間作用,所以有過去、現在和未來。所以我們在燃燒的速度中看到時間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即一炷香的時間。當人入定時,身心靈的速度慢到幾乎靜止狀態,那火點燃燒速度會是瞬息之間的事,這過程沒有時間感,只有當下,那一刻即已超越四度而進入五度空間了。


觀陰火  打開松果體


如果看過電影《星際效應》,那五度空間是由上往下看的,因為過去現在未來同在一個點上,它與四次元的時間橫向流動是不同的。戲裡當年被女兒視為書房的鬼魂暗示其實正是後來的自己,所以自己才是天意的主人。所以老師說過去即當下,當下即未來,未來即過去應是如此。而由於五度空間與二度空間的關係,所以心相對性地改變了。這心與六根的關係,似乎是我們觀陰火的重要目的。現在正是開發眼根的最重要過程。

眼睛是靈魂之窗。觀陰火開的眼根,如佛像的開光般,開的是第三隻眼。眼睛一是看影像體,一是看精神體。一看一觀,看是肉眼,物質的,它投射影像,用來學習,透過大腦傳達肢體,身眼是否諧調。觀是精神,無形的,它投射光,所謂出神入化,練神還虛,神必須要練出來。觀陰火的凝神專注,不是肉眼在看,是眼神在觀。觀陰火就是開光,最終開泥丸宫,也就是松果體。松果體是腦後有個如碗豆大的東西,道家的上丹田修煉就是松果體。松果體打開,第三隻眼可以看到無形的存在與變化,也就是每個細胞的洞見能力。它不是用肉眼捕捉,而是整個細胞的感應狀態,所以開第三隻眼有特異功能的說法即是如此。但松果體在七歲(學齡)之前是很靈敏的,學齡之後因逐漸受到六識執著蒙蔽,而漸漸地關閉和退化了。別說特異功能,有時連正常的肉體功能都失衡了。

松果體正是人體的感光器,它是生理時鐘的總司令,它分泌褪黑激素,恆定人體的內分泌與免疫系統。觀陰火,觀的是一炷如夕陽落日的香。陽火如東升的太陽,令人交感神經亢奮,保持戰鬥力,人體才能展開一天的活躍;陰火如夕陽、月光,副交感神經升起,即將進入穩定而安靜的身體修復和休眠,是分泌多巴胺,令人喜悅舒服的。所以為何地球自轉每分每秒都存在,卻在夕陽時讓人印象深刻,正是人副交感神經已啟動,身心安靜便感覺強烈的時間感。

因為眼睛的對焦感光正激化著松果體,它的對焦光線啟動身體生理機制下令給下視丘,去執行所有身體的機制,內分泌恆定心波不起,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抓進來的東西,就是最純粹的本然客觀。而光是遠紅外線在傳導,遠紅外線的熱能在身體上可以讓細胞活躍,讓免疫細胞變強,同時讓所有的酵素在身上作用增快,所以每個細胞都會發揮洞見能力。

耳朵是聲音根,也是分有形和無形兩種。有形的是音意,耳語,聽進來的東西作用在腦細胞,聽得懂話的重點和背後意義,同時聽進智慧對自己產生連結而變成行動。無形的是音頻,耳聲,那聲音直接對著我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進行共振波動,那是一種來自聲音的能量。不是用聽覺的。這聲音沒有意義性的話語,它只是感受性。宇宙裡充滿著各種音頻,在大自然裡形成和諧的天地交響曲,就像交響樂團,即使少了一些樂器,音頻寬的指揮耳朵聽得出來,但也不影響其和諧性。但人受內分泌影響接受不同的音頻,於是音頻變窄,這是聲阻,因為不同的內分泌漸漸關閉某些不需要的音頻,但科技時代又把它創造出來,於是身體更錯亂。

但如果內分泌穩定自在,耳朵進來的聲音,音頻寬廣,接受度大,你就可以聽到更細微的聲音。於是你看東西的角度是客觀的,正向的,有智慧的,而且是立體聲的。所以老師將來要開我們無形的耳根,把音頻拉開,提高專注度,聽到宇宙的和弦,這樣我們才會真正安靜。真正的安靜不是沒有聲音,那是恐懼。而是萬物聲音同在的時候,是和諧的和弦曲。同時可以在有形的話語裡,從音頻和音意裡聽出重點和誠意,這樣的聲音才會產生意義。
 

 


沈香  聞出大自然的哀傷


鼻根也是有兩個,一個在鼻,一個在丹田。前者後天呼吸,靠外面吸進來的空氣。後者是透過丹田臍呼吸進行周天運轉,一個循環就是一個呼吸。那香是怎麼回事?鼻子屬靈,而香也是天地靈氣的傑作。不同產區的沈香散發不同的香氣,沈香原是沒有香味的樹,受傷時結出的香氣是來自宇宙天地蘊養的能量集結在此。鼻根開發的是透過沈香的燃燒,還原一個天地間能量生存記錄的歷程,讓我們聞到的是生命的美麗與哀愁,不僅是味道,而是整個生命。沈香因為融合天地間所有的氣息,所以它的氣味很難比對,這味道無形中開發我們的腦,同時可以嗅出生命的能量。如果大自然的哀傷我們都聞得到,我們也可聞到一個人的悲苦。

舌根,一個吃進外面進來的物質,如五穀精微,供應身體的營養,以利於身體的運作,是外氣。一個是從身體運化產生的津液口水。我們化生津液時是高度營養的,所謂玉液還丹、金液還丹,身體可以結丹回採再形成營養,周而復始的運轉,這是內氣。所以古人閉關靜坐,吃極少,餐風露宿,就是只要一點營養就可以產生能量。

這六根,相互連結,又獨立運作,我們練功,就是一根一根循序訓練。練到六根清淨,即是回到他純粹本然的狀態;當六根全開,松果體也被喚醒了,我們就進入靈性的上丹田。上丹田還要靠下丹田和中丹田的協調與合作,我們的內分泌可以找到開關控制維持恆定。小宇宙和諧了,進而與天地大宇宙結合,此時我就是天意,天意即是我。因為萬物宇宙皆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說六根不開,世界看不清楚。宮二被強烈的我執蒙蔽,卻侈言「我就是天意」,難怪最後會困於病苦寂寥。

日本福島三一一大地震時,日本科學的進步已經可以偵測到地震前一分鐘通知所有地區居民進行避難。今年尼泊爾大地震前一天,尼泊爾波卡拉野生動物園的許多動物就跑到空曠處氣定神閒地休息,連很少現身的孟加拉虎,都難能一見地也走到空曠處懶洋洋地曬太陽。人本源於自然,如果回歸母體,將來有一天,我們一樣不必靠科學儀器偵測,在大難來臨前一分鐘才被告知,而是跟尼泊爾的可愛動物一樣,六根全開立即偵測到宇宙的波動,氣定神閒到在空曠處打坐,不怕地震來襲了。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