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期電子報--凌波微步 - 走徑、走勁、走淨、走靜、走境 (下)

December 8, 2015

凌波微步 - 走徑、走勁、走淨、走靜、走境 (下)

 ◎楊慧敏

 

 

五、凌波微步的身心靈恆定機制

 

(一)凌波微步的身心靈恆定過程


凌波微步看似簡單的單一重複的動作,卻蘊藏達成身心靈恆定繁複精微的調控過程,透過逐步學習,達成三者恆定,也就是宗教上所謂的禪定。首先,身體的禪定就是維持身體的一致性,藉由運動神經控制步步間所有動作細節的重複性,包括走路的節奏、手擺動弧度、腳提起的高度都一致,在速度、時間及量能不變下,感覺神經傳回大腦的化學物質及電位訊息相形穩定,身體及內分泌系統會以最適的氧氣供應率與燃燒度,使得能量的耗費最少,所以慣性的運動過程中,身體愈來愈應付自如,當下不但身體恆定,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微妙平衡,內分泌恆定,即心進入禪定,大腦的念頭才能放空,進入靈的禪定狀態。簡言之,透過走路的途徑(走徑),由身的物質性的恆定(走勁),淨化心中執著(走淨),走出內分泌平和,內心安靜(走靜),最終腦也放空恆定,走出身心靈恆定的境界(走境)。


(二)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


莊子人間世篇:「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揭櫫修鍊身心靈恆定時,超越限制的具體步驟。「無聽之以耳」即是執行動作時,不要任由身體的墮落、脆弱來控制它,要指揮運動神經;「無聽之以心」則是不要讓心裡的錯亂、呼吸心跳的錯亂去影響大腦,阻礙大腦對氣及能量的感應,而應該「聽之以氣」,要清楚聽到氣及能量的變化,由其主導。

如同大學第一章大學之道所言:「…。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達成凌波微步的身心靈恆定狀態,絕非一蹴可及,首先需克服因動作要到位(包括掌按指翹、兩手擺動須達肩、抬腳必須達到肚臍的高度)對身體負荷強度的挑戰,其次因動作引發交感神經亢奮下呼吸急促的緊張躁動感,唯有超越了身的圍籬與心的躁動,才可能真正接近身心靈恆定的真相。



六、透過「觀」,複製訓練維持身心靈恆定的能力

(一)學習設定恆定的身心靈參數



人修鍊目的在學習控制身心靈的神經系統(體神經、自律神經、腦神經),也就是修鍊主導下、中及上丹田的恆定,醫學上認為軀體神經系統屬於可受意識控制,而自律神經系統則為不受意識控制的範疇,因而修煉的重點,除了將醫學上原認知可控制的運動神經及感覺神經更掌握自如外,更應跨越學習調控現代醫學認為人無法隨意控制的自律神經系統。倘若將人視為一部精密機器,身、心、靈是這機器的三個控制參數,人所要面對的每一個行住坐臥當下,都有一個最佳設定參數,形成當下的恆定,則對於這些參數的設定調整過程越熟練,瞬間無縫接軌,每個當下都是禪定。

氣機導引的凌波微步的課程,是以20分鐘定時定率定步走路為訓練基本單位,學習初期為使動作要到位而交感神經亢奮、伴隨的心跳加速,心煩氣躁的景況已不復見,再回首已五、六個寒暑,現今多數學員在共同的氣場、共同的呼吸、節拍、速度的教室環境下,更容易接收到恆定訊息,相同連續做三趟每次20分鐘的「凌波微步」時,第二趟比第一趟來得輕快,第三趟又比第二趟輕快,當萬步如一步,身體設定「恆定」後,腳步自然輕快、心不再躁動,當在五濁惡世中浮沈無所住時,在動態快步中滌除玄覽,找回身心靈的恆定。


(二)清楚「觀」恆定,複製擴及行住坐臥


凌波微步的「觀」,是很清醒的觀察,是要長時間習慣凌波微步的高強度訓練之後,有餘裕的跳開「觀」自己,觀察擺手及抬腿牽動肌肉骨骼,身體與脊椎如何以最中正平衡模式操作,不會過度下指令或過度用力,如何因此控制放慢心跳節奏,觀察這下丹田調整的過程,學習精準調控運動神經及感覺神經;進一步觀察屬於中丹田的氣的傳導,感覺熱時表示身體能量在傳導,細細聆聽這個傳導,控制這種微細的覺知與氣感,氣是一種無形的身體調整狀態,感覺加速的能量何時開始發生,觀察督脈如何上行、任督如何運轉。

在每次的凌波微步執行中清楚的「觀」,感受恆定何時出現?心跳何時開始變慢?呼吸何時開始平穩?去感覺它們細微變化,從「觀」凌波微步的身心靈恆定過程,察知調控運動、感覺神經,再從呼吸控制自律神經系統,控制內分泌的傳鏈,在內分泌平和下,上丹田的腦神經放空安定的過程,也就是說自律神經可受運動神經所作用,透過身體帶動意識,由意識指令自律神經系統,如此就能改變內分泌。觀察人在本能的走路中,身心靈恆定的精微調整過程,擴及至每個行住坐臥的當下,複製訓練身心靈恆定的能力。


七、卑邇禪的哲學-看見能量轉換及向上超越的力量


凌波微步功法取諸中庸第十五章:「君子之道,辟如行遠必自邇,辟如登高必自卑」所言的「卑」之低處,及「邇」為近處的哲學,又名「卑邇禪」,故踏步時一直往前往上走,但卻仍停駐在低處及近處原地定步走,如此將帶出一股後升前降的旋轉能量,形成不斷氣旋向上的動能,行卑邇禪為克服因往上走時,能量向上所導致的呼吸急促,務求低聲下氣,借著踏地將氣導引往湧泉,終至氣往下走,呼吸聲平和,心隨之趨於緩慢,讓身心處法喜狀態,並走入萬步如一步的身心靈恆定。

能量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這些不同形式的能量(包括:聲、光、電、熱、動能、位能等),彼此間可相互轉換,在凌波微步功法裡,透過身體動作的恆定,內分泌轉趨平和,然後設定恆定;內分泌平和,大腦就會放空,從動作轉換到心能量,從心能量轉換到腦能;腦越安靜,腦細胞的能量越強,真實經歷身體能轉換成心能,心能又轉換成智能的循環,身體這個小宇宙能量轉換過程。

凌波微步以禪定的步伐定步走,因頭頂懸的作用,是如同『串』字垂直向上走,由身走到心、再走到靈,走出高度及深度,看見向下紮根,往上昇華,低處下手,高處成就的小宇宙的能量循環。又因人是頂天立地在天地間行走,讓『串』除了小宇宙的身心靈能量的整合提昇外,最終蘊含與大宇宙能量連接貫串之境界。

結語:凌波微步功法是透過人類最本能的走路,專注走在當下,沒有過去、未來,進入萬步如一步的恆定,在「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實踐中,練出身的超越、心的超越跟靈性覺知的超越,更在卑邇禪的哲學中看見能量轉換及向上昇華的力量,透過「觀」及複製這幽微的調整經歷,進入行住坐臥皆安定的境界,謹以「走徑、走勁、走淨、走靜、走境」下一註解。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