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期電子報--談東醫的情緒管理

January 21, 2016

談東醫的情緒管理

◎鄭雅靜

 

 

公元383年冬,中國爆發決定南北統一的淝水之戰。雄踞北方的前秦苻堅親率水陸八十萬大軍,以「投鞭斷流」之勢南侵東晉,晉朝派丞相謝安領八萬人馬迎戰。當前方戰勝文書傳遞至官邸時,謝安正與客人下棋,公文閱畢,隨手將文書置於案上,面無喜色而行棋如故,客人忍不住詢問戰況,謝安只簡單回答:「小兒輩遂已破賊。」


局終人散,謝安離席送客,折返屋內,經過門檻,心大喜過望,甚至沒有感覺到腳下穿著木屐底的屐齒已經折斷。[1]
 

 

生命的進行式


世人多以「矯情鎮物」檢視謝安的身心表態,撫今思昔,情緒實為人面對外界刺激的自然反應,七情六慾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質,也是生命的動能現象。人為身心靈三方結構之整體,生命的現象分屬幾項元素,包括生理攜帶遺傳訊息的DNA,從而調控生物差異表現的基本遺傳單位,如智商、長相與壽命等。其次為根性,每人與生俱來的內分泌遺傳,和後天養成的習慣所共同凝聚而成的個性,直接反應自我的生命態度,包括個人對名、利、權、情、慾、食、睡等普世價值的選擇,形成生命的格局。

人不僅為生命存續而奔波勞碌,也為滿足心的感覺及精神的期待,如有人愛惜名聲,在意旁人的評價或意見;有人熱中出仕,在意權位,寵辱若驚。生命中難免留連情、慾,往往受制於抽刀斷水的處境。也有人生性不勤,貪戀美食甘寢,樂不思蜀。通常,選擇以名聲為生命樂趣的人,容易患得患失,滋生喜、恨之情;習慣以權力、利益等指標性意義而填具生命損益表的人,面對利害攸關,若不得權則怒;或利益糾結,則憂思難解。而終其一生選擇情、慾之人,容易衍生悲苦的心相。

人體生命中樞的肝、心、脾、肺、腎等五臟,與六腑互為身之表裡,結合氣、血、津液等運作,共同結構身心的表徵。五臟不僅具備生理性功能及相關內分泌,並有與之對應的情感心志,如喜怒憂思悲恐驚等情緒。而任何過度的情緒作用,都將導致臟腑的傷害,如悲哀傷肺,憂思傷脾,驚恐傷腎等。中醫認為人體的心臟主血脈,職司意識活動的樞紐,當人的喜、恨之情高張時,血管隨之作用,過度的情緒刺激容易使心血管受到傷害。而肝臟主疏泄,負責調節人的情志作用,也幫助脾胃的運作,假使身體負荷過多的憤怒而無法宣洩時,容易讓情緒鬱結於肝,並影響脾胃的運作。

情緒本為生命的動能之一,若在身心靈調和的狀態下,不致使人產生疾病,唯有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或長期身心靈的不協調,超越了人體生理活動所能承受的範圍,才會使人體的氣機紊亂,五臟六腑的陰陽失調,氣、血失衡,導致疾病的發生。
 

 
情緒壓力的生理現象


人體的內在平衡主要由內分泌系統和自律神經系統所控管。人體以眼耳鼻舌身等感覺器官面對事件的訊息,由神經傳導至大腦,腦神經不僅控制了肌肉,也連結至心臟與各部腺體,任何起心動念皆會挑動自律神經系統的反應,引起體內各部組織及內分泌相關腺體的連鎖效應。

人體的自律神經分屬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系統,當身體偵測、判斷外界訊息為危機狀態時,大腦下視丘,自動釋放大量神經傳導物質,迅速啟動交感神經系統以為應對,腎上腺皮質素分泌壓力賀爾蒙,緊急動員全身的器官,使身心處於備戰狀態。人體的血液將大量流向骨骼肌、心臟血管與小腦運動神經,生理現象則顯現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血壓升高、肌肉緊繃等。除此,人體也會關閉或抑制與危機處理不相干的系統功能,如消化系統或生殖系統等,以便集中全身的能量進行危機處理。

反之,當人體偵測周遭環境暫無危險因子,身、心放鬆時,身體將自動卸除防衛機制,交由副交感神經系統主導,生理現象則出現腦波頻率逐漸下降至α波或θ波,能量消耗穩定,人體呈現呼吸平緩、心跳穩定、血壓下降、肌肉放鬆等現象。

有別於自律神經系統的快速反應機制,內分泌系統的反應較為緩慢而持久,影響人體更為廣泛。心臟的功能受到自體機制、神經系統和激素所共同調節,心跳由竇性心律協調心臟收縮的電脈衝,帶動工作心肌細胞以產生規律性的收縮,並將血液輸送往全身各部組織。正常狀態下,心臟形成的血壓波動有其獨特的振動頻率,心臟的跳動被自律神經系統的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所作用而形成週期變化,並受到呼吸、血壓、賀爾蒙濃度等影響。而包覆於心臟之外的心包薄膜,不僅具備潤滑心肌以保護心臟,並藉由神經蛋白質的感覺傳導,將內分泌的狀態傳遞至腦,與大腦因應眼耳鼻舌所接收的外界訊息,產生互相影響的訊息傳導作用。


情緒的能量生命


人得天獨厚,稟氣懷靈,身心靈各有所屬作用的空間,並相互影響。有形的身體為客觀性的存在,屬一度空間,肉體生命的消長受制於四度空間之時間所作用,如肉體隨時間而顯現人之生、老、病、死等變化。二度空間容納無形之心,內分泌變化所作,不受時間所宰制,連結陰陽太極的五度時空。而人之思想、精神屬靈,為三度空間,具有超越至六度無相無極空間的潛能。

五度空間充滿變化無方的陰、陽能量,屬意識和覺知的非物質性存在,為四度空間所轉錄,與二度空間之心有所交集。[2]無形的情緒生滅類似陰、陽能量的賡續以終,吾人或可將情緒的能量狀態視為五度空間的生命能量,如怒恨怨惱煩等能量生命,各自作用於二度空間之心,並衍生對立、依靠、轉化、消長等能量的變化過程,影響了心的表態。所謂「心能地獄,心能天堂」,二度空間之心具備了超越不同空間的能量,人一起心動念,牽一髮而動全身,即使尚未付諸行動,身心靈的能量已然啟動,無論精神或心理的反應都將投射於身體,由此引動自律神經系統的作用,內分泌的變化,導致喜怒憂思悲恐驚等情緒生命的生滅,循環不已。


情緒管理


現代人由於普世價值的名利權情慾食睡等選項,在滿足利益性的對價關係,如為工作而付出體能、心力、時間等而換取相對的物質報酬;或滿足人為的邏輯關係,如婚姻、團體或社會等締結的體制,以符合個人的心靈的成就感或歸屬感等,各種情緒席捲而來。身體的情緒造成肩頸的酸痛與僵硬,心理的委屈促成腸胃的痙攣,精神的鬱悶陷入肩胛的兩側,情感的包袱籠罩於背脊等,身心靈均承受了難以宣洩的各種情緒壓力。

當身心靈三方各自獨立作業,大腦的想法無法結合身體的行動,力不從心,或心的感受迥異於大腦的想法,口是心非,身心靈各自表態,缺乏整合性的結果,將導致生理的內在恆定性偏移,形成疾病的潛在病灶。究其實,生命歷程的抉擇並無優劣或對錯之別,所謂的命盤決定了個人的人格特質、際遇與機會,與生俱來的生命藍圖主宰了身心靈的作為,各種因緣都是智慧鍛鍊的過程。吾人所面對的問題,在於如何整合身心靈三方的能量空間,使情緒不致偏頗,統合身心靈的整體表態,營造心處天堂,或心下地獄的身心靈狀態。

 

 

統合身心靈的整體表態


道家以三丹田系統化人體運作的機制,修煉精氣神的能量作用,統合身心靈的整體表態,人需要隨時反躬自省,察覺身心靈的感知,並使其產生連結,將日常生活中點滴心頭的情緒化於無形,而非強行壓抑,以建立個人的情緒管理。

氣為人體運作的最基本單位,整合身體的動能以氣的修煉為核心。由於身體的骨骼、肌肉、結締組織等形成各種腔體,假使關節處內外側肌肉長期僵硬或不協調,日積月累,就會造成腔體空間的變化,使周遭的脈理位置和氣場隨之產生變化;若任憑發展而不予處理,最終,將導致內臟氣脈運行受阻而引發疾病,甚至引發心理的問題。練精化氣以建構下丹田,淬鍊肉體的機能,強化體神經系統,消弭肉體的情緒制約,如酸、痛、體力不濟等,建構身體的穩定表達力,並使連結至心。

當身體內部氣機隨著肢體空間的開拓而活絡時,身體的慣性逐漸養成,運動神經能夠自主地執行動作,意念將能專注於覺受感覺神經所回傳的訊息,連帶腔體與脈絡之間的無形氣機,進入心能量運作的狀態。整合心的動能以調理內分泌系統為主,但有賴自律神經系統的表態得宜,適時協調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系統,使內分泌的作用更加穩定。縱使情緒的能量升起,也能透過閱讀心波,走路與靜坐等方式,使心安靜而入靜,營造心能量處於充滿愛和慈悲的天堂環境,自然不受制於陰陽變化所生的情緒能量,使心的表態力準確地傳達至身。

心的磁場和大腦具有同步的關聯性,當身、心處於和諧的狀態,心、腦的同步作用也相對增強。由於眼耳鼻舌等感官係為人體與外界訊息的溝通窗口,透過神經系統而連結至腦,與大腦既有的認知或記憶產生作用,進而影響身、心的環境。以能量的觀點,大腦佔人體比重2%,卻有16%基礎代謝率,影響人體的動能甚深。整合大腦的動能必先整合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的作用,因人眼之所見,耳朵聽聞,滋味淺嘗等,均會影響人體的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作用。因此修煉中丹田的心能量,必須杜絕六根的訊息干擾,整合六根的情境作用,例如眼睛不受人為的主觀意識所干擾,而能看清萬物的本來面貌。使六根回歸本性作用,從而整合腦神經作用下的價值觀,體神經作用的身體活動,及深受內分泌變化所影響的心,統合身心靈三方的整體表態。

人一生難免遭遇事件,因而對客觀事件賦予個人的主觀定義。當人無法處理面對的事件,致使事件進駐於心,形成所謂的心事,在長期壓力下,人體的腎上腺皮質素將囿於身體的現實需求,重新設定運作的平衡點,導致下視丘─松果體─腎上腺體軸線失調,造成細胞溝通混亂,內分泌起變化,滋生情緒動盪的能量,對健康造成影響。

人為物質之屬,身心靈的表態無法脫離肉體而生,情緒管理仍須以整合身體的動能入手,方能漸次過渡至心與精神。因此,東醫的情緒管理以肢體鍛鍊的運動為要,當 身體的覺知從粗糙到細膩,心的感知由有形漸至無形,鍛鍊人體神經系統相關之腦神經、自律神經及體神經系統的訊息傳導作用,提升身心靈的覺知能力,洞察生命 的新境界。



[1] 《晉書》,卷七十九,謝安傳。

[2] 柯紳美,「改變命運的秘訣」。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第97期電報。2015年8月19日。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