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期電子報--練到三魂七魄 ─ 練出良知的靈光

November 15, 2011

■ 張老師的課程摘要/練到三魂七魄──練出良知的靈光 編輯小組

■ 張老師的課程摘要‧回應與討論/祭拜祖先,活出自己 編輯小組

■ 學員采風/程文政──我的人生是倒著活的 王亞玲

■ 我的學習記錄/這一路走來 林紫薇

■ 學習心得報告/腳底長根,念頭越來越少 高鳳英

■ 張老師的演講行程 編輯小組

 

 

 

 

【張老師的課程摘要】

 

練到三魂七魄 ─ 練出良知的靈光
◎文/編輯小組

 

 

氣機導引要越練越無形化,從關節運動到氣功鍛鍊,有形的身體操作漸漸轉成膻中、丹田、湧泉的操作;再往下走,就會發現丹田、湧泉也是有形的肉體,畢竟還在人位;接下來就要能銜接天地,小宇宙的氣機跟大宇宙的天地氣機交流互動。

現在我們馬上要進入另一階段的學習,那就必須對三魂七魄有清楚的認知才行。

現代人講身心靈,道家的講法就是三魂七魄。七魄是身體,三魂是心靈。魄屬陰,魂屬陽;三魂七魄因為有了氣的銜接而形成活潑潑的生命;人死後魂魄分離,魄歸地、魂歸天,復返於虛無。物質不滅,宇宙之間的任何一個存在都不會消失,只會不斷轉化成不同的能量形式。我舉手敲磬,動能轉成位能,所以形成聲音;這個聲音再跟空氣結合而產生各種波動,所以能量並未消失。金錢財富也是一樣,一下滾到你家、一下滾到我家。看清了這些,就不會被短暫有形的能量狀態牽絆。

人體的每一個孔竅都會影響生理。七竅產生喜怒憂思悲恐驚七情。七孔生七情,七情又牽動著七魄,你怎麼吃、怎麼聽、怎麼看?你的身體就怎麼運作。人死後七竅關閉,化作春泥,所以說魄歸地。

我們現在要練的是三魂。在談三魂之前,我們得先談談大腦的四次重整。

嬰兒時期是大腦的第一次重整。人在娘胎裡會完整經歷38億年的演化過程,同時將38億年的演化遺傳寫入DNA裡。出生後開始快速接收大量的環境訊息,然後逐一關閉肯定不會再用到的DNA遺傳基因。第二次重整是青春期,因為身體快速發育,雌雄激素開始產生功能,於是有了建構未來的衝動、奪取資源的能力,所以要開疆闢土、為家庭事業奮鬥。因此第一次大腦重整是培養天才的時候,第二次大腦重整則是培養人才。

第三次重整是更年期,因為身體功能逐漸退化萎縮,倘若腦袋沒有跟上身體的節拍,還存著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妄想,那就是不知天命!更年期男女都有情緒不穩的問題,因為內分泌錯亂,會干擾大腦。所以第三次大腦重整就是要讓大腦接受身體的訊息,讓紛馳的念頭安靜下來,把種種顛倒夢想逐一放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當然是老年人才有的體悟!人類上歷史上許多了悟人生的智慧語幾乎都出自老年人,因為老年人已無體力拼搏,大自然也會讓你的大腿無法繼續奔跑,若還不肯放下,只有死路一條。認清現實真相,改變觀念,重新建構新的價值體系,大腦會給你另外一套系統,這就是智慧!我們現在練的,就是這種覺知的功夫!

第四次的大腦重整,就是死亡之後三魂的重整,也是自己對自己的最後審判;這時三魂與七魄已然脫離,所以能保持客觀公正,坦然回顧一生。審判終結,就會依據你的三魂,也就是你活著時在慾望、功過與良心的能量強度,決定你往後的去處。


第一魂是慾望、執著 ─ 精

你在生時若被慾望驅遣,窮一生之力追逐世間的財富與成就,並且執著自己的觀念、習性,聽聞再多正法,都不能產生一點點改變;死後三魂就會守在骨灰罈、十字架,不忍離去,也不知道該往何處去?很多人篤信基督神佛,卻忘了自己的祖先,這也是最大的執著。一個人連自己有執著、有壓力都不自覺,那是最可怕的。所以,奉勸大家以後不要做生日,要把生日當祭日,提醒自己人生無時不刻都在走向死亡。要知道生只要經過十月懷胎,死卻要經過數十年紅塵浪裡的煎熬磨練。相較而言,生多麼容易,死多麼難得!你身上的一切都會帶著你走向死亡,身外的一切卻無法跟著你,你的人生到底要追求什麼?一個人的道路,只是生和死;生時孤獨,死時亦孤獨,假若沒有靈魂,身體不過是一堆雜碎,到最後被蛆啃。你擁有最高階的靈魂,卻偏偏要淪落成一堆蛆!


第二魂是一生的功過 ─ 氣

所謂「萬般帶不去,只有業隨身」,這個「業」,就是一生的功過。人死後大腦經過第四次重整,三魂七魄分離,三魂脫離七魄的肉體侷限,會在沒有自我、沒有恐懼的干擾之下,在死後八小時內,對自己進行獨立的審判。你的神識會將一生的功過壓縮在瞬間讓你回顧,讓你看看一生對眾生做了多少貢獻?如果你過大於功,劇烈的悔恨與痛苦就如上刀山、下油鍋,無人可以分擔。功過審判之後就要決定往生之處,如果你有太多的愧疚,你就可能會投胎到爭吵不斷的家庭。因為物以類聚、方以群分。所以,在生之時要多為他人著想、多花一點時間為他人服務。生命的第一功是把生命留一點給別人;第二功是贊助你的時間;第三功,把真理告訴人家;第四功是奉獻一切,無所爭、無所得。如此,你就可以接到歷代祖先的靈光,並可以洞察陰陽,無所掛礙;就像孔子、佛陀、耶穌的肉身雖然都死了,但他們的思想還繼續存在。死而不亡者壽,所以他們其實都還活在人間。


第三魂是良心 ─ 神

死後的審判是最嚴苛的自我審判,而審判的依據是人人皆有的良心。良心是一種光,那是從祖先的DNA裡,經過世代傳承留存在我們身上的。生前良心可能被慾望蒙蔽,死後良心的光會跟慾望、執著、功過分離出來。三魂分開,良心大放光明,回顧一生,才發現自己帶著肉身時被肉身所蔽。在生時感覺不到自己的良心,因為它被與望與功過兩魂遮蓋住了,所以你沒有能量照顧別人,你只在意自己的家庭兒女,或者只想獨善其身,做個自了漢。良心是惻隱之心,如果不為他人著想,即使天天念佛、拜佛都沒有用,那往往是更深的慾望、執著。

良心被蒙蔽,你就接不到祖先的靈光,所以它無法照亮你。要能接到祖先的靈光,必得自己先把內在的良心靈光開發出來。佛陀、基督、孔子都得到祖先的靈光照亮,所以他們有大能量,照亮千古人。死後良心會守在祖先牌位上,等待子孫的靈光出現,好把靈光傳給他。

死後守住自己的骨灰罈,這是「精」。根據天理、在天地運轉之間建構天地的秩序,因而做了很多功德,這是「氣」。良心跟功過無關,人在死後,良心就是靈光,最後會到神主牌去等待、開啟後世子孫的良知,這是「神」。所以要用「神」開智慧,智慧就是你的良心。一個有智慧的光會等待有良知的子孫,幫助他,讓夢想灌注在他身上,使他擁有更多力量。很多人一生都沒有讓自己的靈光展現出來,我們練功就是希望亮出自己的靈光。只要你的智慧閃出亮光,不論誰接收到你的光,都是你的子孫。這些人會帶著你的光,繼續照亮人間,造福後世子孫,因為能量不滅。

【張老師的課程摘要‧回應與討論】

祭拜祖先,活出自己
◎文/編輯小組

 

 

編按:最近各班開始進入更深的內氣覺知與自我覺知課程。張老師從三魂七魄分析肉身與靈性生命的深層內涵之後,提醒我們祖先就存在於我們的DNA裡,所以一定要祭拜祖先;每日藉著祭拜祖先,在莊敬、肅穆的外在儀式裡自省其身。但仍有同學認為祭拜祖先已落於形式,是迷信。張老師對此有精到的說明。事後有同學傳來Email及《擁抱佛陀-光子密碼意識科技》書中兩頁影像檔,對當天課堂上的討論作出回應。這份回應十分耐人尋味,特刊出以饗電子報讀者。


張老師的談話 ─ 祭拜祖先,反省自己

佛教界深具影響力的人物叫人拜拜不要拿香,因為心香更重要。我認為這是他犯的最大過錯。祖先傳承下來的規矩,有其深刻的內在精神,不要因為大家看不到這個內在精神而把儀式廢掉了。他可以說拿香拜祖先的時候要有心,否則再怎麼拜也沒用。拿香祭拜祖先,是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每天在祖先面前感覺自己、反省自己、喚醒自己的天地良心。右手點香、左手插香,你要插得穩,必須很專注。這些儀式,都有嚴肅的意義。日本的茶道、香道,就是在細緻的儀式過程中,約束人的行為舉止,進而影響思維與心靈。

認為拜祖先是迷信,你有任何不同的意見,這都是對的!我絕對不會說你的觀念是錯的。只是我得告訴你,你有這種想法,會遭到報應,因為我就遭到報應啦!我小時候把祖先的神主牌拿來演布袋戲,我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眼睛腫得像核桃一樣大,住院住了好久!你說你活在當下,不管過去未來。其實每一個當下都要連接過去,才有當下。假如你連過去都斷掉了,絕不會有當下可言。你可以批判,《易經》就有批判過去的蠱卦。我是最會批判的。你可以不拿香,但一定要拜祖先。其實點香的儀式還是有其必要,點香的時候,你就有機會想一想,你到底要跟祖先說什麼?我們跟祖先說話,也不是因為祖先真的站在那裡聽,而是讓我們藉由這個機會反省自己。如果你連祖先都感覺不到,你還能感覺什麼?如果你要教人感恩天地、感恩祖先,你不能每天就跟人家說:「你要感恩天地、感恩祖先。」你必須給他一個作法,透過這個作法,讓他學會真正的感恩天地、感恩祖先。拿香、拜拜就是作法。教化眾生,需要簡單的方法。早晚一炷香,讓你從容地在一個莊嚴的儀式中跟祖先溝通,其實是跟你自己的良心溝通。祖先在哪裡?就在你的DNA裡面!我每天早上點香時,我可以深度反省自己。如果你自認是活在當下、感恩天地的人,請問你,你每天會在哪一個當下感恩天地?但是我每天一定有兩次可以靜下心來,真心誠意地感恩天地。

現代人有這麼多身心疾病,正是因為失去了跟祖先、跟天地連接的力量;而這個力量,全部都在自己身上。只要能從自身開發出這個的力量,你就可以接到祖先和天地的靈光,身體就會啟動修復。不管你的骨盆有什麼問題,你的心理、大腦有什麼問題?都可以靠自己解決。

我們現在談三魂的觀念,是為了讓你連結無形的存在!看到過去、現在、未來的連結,感覺不存在的存在。這樣,你才有可能進入氣功的領域。我從35歲清楚感覺到身體的氣能,我就進入氣功的領域,不再玩弄拳腳功夫。我現在逢廟就拜,不管這個廟是不是在斂財,只要是廟,我就當作是一個叫我反省的機緣。那個廟對你就有意義了!

第三次大腦重整,就是反省的人生。我們要反省、覺知、感覺自己,而不是拼業績!真能這樣,才能把生命用在更有意義的方向。肌肉是短暫的存在,靈魂才是純粹的存在。氣功學要求天人合一,追求天地人共同的存在,是天地人這個空間裡的互動過程,而不是肉體。肉體摸不到天,踩著地也感覺不到地。只有用無形的氣能量才可以感覺天地能量。丹田的氣息循環到百會是人體的小週天;地氣從湧泉、腳跟上百會,再下湧泉,這是人體的大週天。大週天在天地之間是小週天,要連結天地才能叫作大週天。所以天地人是一體的。人體內一定要小周天通了,才能通大週天;天地人之間,也一定要人的小周天通了,才能通大週天。

所以人是天地之間的導體。天地的氣機是由人與萬物所造。人生天地之間,就是把天地之道連接起來。天之道、地之理,藉由人體氣機的旋轉而貫穿起來。用人的意念尊敬天地之間的眾生,這才是修煉的目的。也就是氣功學。

同學的課後回應與討論──你要用什麼寫回你的DNA?

ML同學:

老師透過自己思索,得知祭祀祖先的重要,真的很厲害!我剛巧看到這本書,想幫老師印證一下。我自己在母親死後常常哭,因為很想念她,但我也相信透過我不斷追尋,不斷開發/改正自己思維與作為,轉變自己的DNA,才是對母親最純潔的愛!畢竟我們也曾經、也將會是別人的祖先!這是一個圓圈!生命的意義,到目前為止,我所能體會的,的確是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透過老師所教導,一切為感覺所造,感覺自己與祖先的能量相呼應,應該可以讓身體產生賀爾蒙,開啟大腦的DNA光索,接收到祖德的芬芳。老師是對的!

華容

P.S.這2pages 你幫我轉給老師看ㄅ,我怕他又會罵我不好好練功,只會亂想!

 

 

 

※       ※      ※      ※       ※       ※       ※     ※

親愛的華容:

我倒覺得你應該把這兩頁影印下來給更多同學看!或者,放在下一期電子報。

不過,老師不是透過「思索」而得,他是在身體的實踐中看見!

我過去也常發現老師講的東西跟佛經、跟古代經典或西方的什麼什麼理論相合,然後很興奮、很恭敬地拿給老師看。老師都說他不用看,因為他本來就是透過身體發現宇宙真理。他可以深入感覺自己的細胞有無量無邊的廣大訊息量。所謂開悟,就是可以不斷地發現、解讀那些訊息的意義。

我已放棄追尋世間的成就而緊跟著老師,因為老師確實是一位靈性的導師!而且他看起來如此平凡,讓人人都可以發出「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

ML


※       ※      ※      ※       ※       ※       ※     ※


ML同學:

其實D同學會有如此的反應是無法將老師的語言轉譯成當代科學與心靈相驗證的語言,所以會說祭祀祖先是迷信的行為。所謂迷信即是認知與知識失去聯繫的代名詞!現在的時代,科學已經可以證驗出若干世紀以前的心靈成就,如電視之於千里眼/電話之於順風耳,手機/簡訊之於心電感應。在在都證明頭腦的能力正在追趕心靈的能力,這就是進化!

在我們身上本來就有七個心靈的本體,科學也可以用影像攝影出前4個本體出來,神蹟的語言不再適用於當前的時代,在這知識與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需要更新心靈能力,同時應用當代語言轉譯心靈能力與科學知識相應和,才合乎這一世的進化!能量是循環的,那就表示說能量的波是永遠往前行的,才能做圓形的循環。同理可證,我們不能走回頭路,再依賴以前的經典說真理,而是活出經典的經驗值,再用現在的大腦轉譯成當代的語言,然後寫回DNA,這才是實相!

每一個人都有累世的成就,追隨老師,對我而言是與老師同在,與老師合一,藉與老師合一的能量,迴向給自己,進而找出自己的本來面目。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來都在當下第一念的時候真實得毫無保留的跟老師對話,這樣才能接受到老師最直接最強的能量!有時候我也會害怕退縮,但是無形的力量總是把我往前推。目前看來,我是受益比較多!

華容


※       ※      ※      ※       ※       ※       ※     ※


親愛的華容:

我們這個時代,其實,是越來越趨向於全面轉化的時代了。
而我們能躬逢其盛,也不是偶然的。

ML

【學員采風】

 

程文政──我的人生是倒著活的!

◎文/王亞玲

 

 

這個老搖滾嬉皮,原來是會館的設計師!

 

在會館沒搬到漢口街之前,我一直以為Doctor(我給程文政的別號)祇是個牙醫生。要不是當時張老師要我寫新會館的圖片敘述,我走了趟還是工地的新會館,才知道Doctor原來還是個室內設計師。

 

牙醫師和設計師,這兩種既衝突又忙碌的職業,放在程文政身上,居然游刃有餘,而且多年來,他在氣機導引的練習也從未間斷,即使戶外教學,他也會排除萬難,把時間挪出來。而我每次看Doctor一副老搖滾嬉皮的裝扮,確實他看起來不像個醫師,像個藝術家。

 

「我的人生是倒著活的,四十歲之前,按表操課,從早到晚,一手牙醫工作,一手室內設計,累積多年的職業傷害,身體疲勞僵硬。縱使我平常有游泳和靜坐的習慣,但到了四十歲時,我突然覺得想解開自己身體僵便的密碼,找一個讓身心沈澱安住,又鬆柔心靜的功法。我開始從太極、瑜伽等類似柔軟的功法尋求,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家小書店看到張老師的書,我覺得他的理念和想法和我契合度很高,我就報名入門班試上。上了三年入門班後,在學姊鄧美玲的鼓勵下,再去上種子班。」

 

低潮期幸好有氣機導引

 

程文政一派輕鬆地說,事實上他練導引初期,即遇上人生的最低潮。「早期導引課有開灸課,有一天學員們燒得太多,我跑去開氣窗,免得空氣不好,開完我自以為是地跳下來,結果沒跳好反而傷到腳踝,腳骨裂開,開始拄著拐杖走路。沒多久331大地震,我診所的大樓也裂開了,成了危樓,全大樓的住戶都被迫搬離。那真是我人生的最低潮,連路都不能好好走,還要處理診所搬家的事。當時也在想,這腳以後到底會不會好?」

 

如果不是Doctor說出這故事,我也一直好奇,為何他行禪時總是像跳舞一般,腳踝提得很高,然後再輕輕點下來。原來曾經受傷的腳踝,不能承受力量太久,他獨特的步伐其實是為了減緩腳踝受力。但這腳踝卻成了他人生最好的功課。他慶幸地說,還好我在人生最低潮之前就遇見了張老師和氣機導引,讓我能安然渡過低潮期。「我覺得身體能夠操練多少,心就能夠操練多少,那期間我還是有停一些課,但最終還是會去繼續上課,因為我知道唯有強化自己的驅體,才能應付人生的變局。」

 

帥氣的黑狗兄,工作生活游刃有餘

 

拄著拐杖,他還是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他的診所搬到了新家,裡面也全是他設計的。一進門診所旁的小房間,是他的工作室,有他收藏的書籍、古董、茶器,他盤著腿喝茶,相當怡然自得。整個診所也個人風格強烈,剛搬遷時還曾經被媒體採訪過。「導引動靜功的操練很重要,靜坐讓我沈穩內斂,身體動功的操練,讓我磨出堅毅的性格,不管人生的變數如何,你要存活,有身驅就可以解決,身體老化,心也就跟著老化。我現在也許沒有年輕時的鬥志和戰力,但我人變得柔軟、氣血暢通,我都跟朋友說我是倒著活,從四十五歲到五十五歲,我的親戚朋友都漸漸老化,我則像返老還童。」

 

他很可愛地轉過身說:「如果你不看我的臉,我的身體背影看起來像不像三十幾歲。」的確精瘦的Doctor,穿著年輕,看起來相當少年,堪稱帥氣的黑狗兄。他強調,人要自己和自己比,他現在的身體的確比年輕時鬆柔,體力和精力都不錯,讓他對自己更有信心。這就是他在牙醫和設計工作中游刃有餘的原因。

 

從小就很會讀書的Doctor,自己承認從小最有興趣的是建築和設計,學生時代他就玩設計,從衣服、帳蓬、班徽都設計,但長子的他,在家族的期盼下,讓他還是選擇了醫科。「別人看我覺得當牙醫師很好,但我也有我對人生的不滿,我曾經在三十歲時想要結束診所,跑去義大利Duomo設計學院進修,但家庭經濟的因素還是不可能。後來我上了短期的設計課程,其實一直以來,設計的利潤不大,而且耗費我很多的時間,但那是我的興趣。」

 

十年學習,動靜自如,讓他更超越

 

一個人可以工作和興趣兼備,算是幸運的。程文政說,現在他會把所有的休閒生活都為了練功而準備。休閒時鬆柔筋骨,與導引相輔相成,所以老師寒暑假休息時,他一樣會去上課。現在Doctor對生命豁達,三十歲時意氣風發,四十歲時養生自我修練。現在學習氣機導引十年半了,對身體這條路,真的有心得看法和啟發。

 

在學習導引之前,Doctor因為對氣的敏感,曾學習靜坐數年,當時除了看牙、走路、開車、睡覺、上廁所等,祇要是一坐下來,他就一定盤坐,一盤坐就告訴自己要靜,所有的麻酸痛都告訴自己在進步。但練習導引,動功與靜坐的運用自如,讓他更超越。他說:「人沒有需要戰敗別人,祇有戰勝自己,向上提昇,肉體的折磨加強心的能量,能量增加了,就可以超越。我覺得自己夠聰明,能體會張老師所講的,唯自己身體太笨,有些事仍然做不到。」

 

張老師也是慧眼識英雄,要搬新會館時,從來不曝露設計師身份的Doctor跟張老師說,他對設計有點研究,新會館有啥問題,可以給予一些意見。沒想到下次上課時,老師已在課堂上公布他就是新會館的設計師。程文政自己也嚇了一跳,他真的在百忙之中把新會館設計出來,並且一步一腳印的親自監工。

 

我們今天可以安住於新會館練功,還真要謝謝他!

 

這一路走來……
◎文/林紫薇

 

 

50歲以前

當學生的時候,心裡只有讀書、考試、升學…
教書的時候,腦子裡只有考好試、排好名、高升學率…
結果:不知道甚麼叫睡好覺,天天不離止痛藥,身心舒暢是奢望。

50歲時

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年紀:
※退休了,可以不必在乎教室管理和校長了。
※學會騎腳踏車,雖然只敢在操場上得意,不敢上路。
※游泳不再是夢想,我學會蛙式、自由式,還會換氣。
可是,腰背還是痛到無法令人安眠,止痛藥並沒有減少。


50歲以後
   
90年12月12日,在舍弟信和引薦下,我和跟我一樣有長期偏頭痛的同事小楊走進天母時報會館開始身體的探討課程。張老師一進門就要大家盤腿而坐,接著洋洋灑灑說了1小時又50分鐘的話,然後說:「現在開始跟著我做動作。」十分鐘後又說:「回家每天做36下,它的好處以後你們就會知道。」說完就下課了。張老師那一天說了甚麼大道理,我一句都沒記住,最後兩句話倒是一直在耳邊響著好幾年,成了老師的口頭禪。
   
我是一個好學生,每天老老實實做36下攀足長筋,一個星期後回到教室,老師一眼就看出我下了功夫,便一手扶著我的頭,一手扶著我的肩膀叫我放鬆,突然就將我整個身子做各種角度的扭轉,我的耳朵一直傳來同學的驚叫聲,我嚇死了,可是老師的手一停,我抖一抖身子,真是輕鬆、舒服極了。我知道我找對老師了。
   
一天小楊告訴我她的偏頭痛不再發作了,甚麼!幾年來的頑疾竟然在不到12堂課的運動中痊癒了,雖然她每天都做108下的攀足長筋,但也未免好得太快了,我是又驚喜又嫉妒,為什麼老師說的「好處」我還沒有體會?好吧!108下做不到,72下總可以吧!就在一期課程即將結束的一天,我從睡眠中睜開眼,發現天已經亮了,我不太相信,再看看鬧鐘,真的是早上7點多了,我竟然一覺到天亮,我一時欣喜若狂,眼淚幾乎要掉下來,對我來說,這已經是最大的「好處」了。我的腰背曾痠痛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每翻一個身,都要用很緩慢的動作一點一點地挪移才動得了,所以睡眠對我而言是一種「酷刑」,我常想撞牆,現在終於能夠舒服地睡一次覺,我對張老師真是感激莫名。
   
因著這一點,雖然腰還是痛,偏頭痛也沒改善,12堂課結束後就直奔忠孝會館上種子班的課。


學習正式開始
   
張老師從此不上入門班的課,他說我們也是他最後一班的種子班(當然不是誓言)。種子是要撒出去發芽開花的,所以他教的是未來的一群助教,而不是在陪我們做運動。因此上課態度完全不同於以往,雖然還是說「開始跟我做動作」,但是神情非常肅穆,不苟言笑,銳利的眼神不時飄過來,令人不寒而慄;而且動作一做就不知道停止。我常感覺要昏倒了也不敢吭一聲,我看每一個人也都咬著牙在撐,誰敢偷懶?老師就在前面忘我地帶著動作耶。
   
就這樣一節一節地上課,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我不再補充止痛藥了,又在不知不覺中止痛藥從我身邊消失了,不太流汗的身體也開始發出令人作噁的汗臭味,老同事說我的背挺直了。
   
張老師的「十八條身心活絡功法」新書發表會上有功法表演,很幸運地我參加了這場表演。正式表演前,師兄師姐們卯足了全力為我們修正動作。我除了發現自己的不足之外,也感受到師兄師姐們的熱情與功力,讓我暗暗勉勵自己要學習效法。從此上課就更認真,但也遇到空前的瓶頸。張老師在課堂上常用身體的結構、筋骨、脈絡來剖析功法,而我的書架上除了教科書,就是參考書,所以我完全接受不了老師的東西,連12條經絡是甚麼都搞不清楚,哪能覺知身體?身體怎麼會是道場?如何聽到身體的聲音?丹田這玩意兒不是真的能像張老師說的「以假練真假亦真」,我的心裡很焦慮,正在徬徨之際,感謝碧芸送我一本「中醫基礎理論學」,我開始慢慢摸索,對中醫有了初步的認識,可是進展很慢,這時老師突然叫我到中正紀念堂隆渼師姐身邊跟學,聽著隆渼師姐的教學,我恍然大悟,跟著老師做動作真的只是跟著做動作,甚麼延伸、開合,絞轉就只是用來說說的原理而已,難怪我只能停在肢體的表演。隨著師姐的講解,我也慢慢聽懂張老師的話了,我感覺我已經真正進入氣機導引的領域了。


進步,從教學開始
   
雖然我有將近30年的教學經驗,但是要面對各行各業的成人講述我不太熟悉的運動功法,我不但緊張,而且心虛,因此從第一堂的教學開始,我努力聽張老師在漢聲電台的專訪內容,家裡蒙塵已久的醫學百科全書開始發揮作用,上張老師的課時努力做筆記,中醫的奧堂也頻頻對我招手(雖然我仍在外面徘迴),我漸漸有一些觀念了,張老師講課的內容不再是聽不懂的天書,肢體的表達也慢慢透露出八大原理的端倪,體內的能量增強了,更重要的是我更有信心了。一些師兄師姐們也鼓勵道:「紫薇,你進步了。」「紫薇,你進步得很快哦!」,甚至學員要求我導讀「身體自覺」這本書,在張老師的協助之下,我也能順利完成,這都是教學帶來的效益。
   
張老師常對我說:「紫薇,上課的時候不要講得太細,你們當老師的毛病就是會把學生看成甚麼都不懂的人,你要讓學員自己去體悟,不要當他們是幼稚園的學生。」老師!對運動或養生來說,我自己就是一個幼稚園的學生,我是利用教學讓自己慢慢體悟的,您說教學是在練自己,我正是朝著您的話在努力。
   
教學真是我進步的最大動能。張老師常說他有200個助教,可是算來算去,嗯…… 要進步的同學們,趕快成為真正的助教吧!在這裡鍵入方程式。


最喜歡張老師說的一句話
   
跟著張老師學習已經10年了,上課中張老師常一說話就停不下來,尤其會館搬到漢口街以後,一說就是1個半小時,以致於2個小時的課變成3個小時,說話內容無奇不有,除了張老師認為自己的口才很好以外,我們也都認為張老師無所不懂,見解也與眾不同,很有聽頭,可是往往一下課就忘了,原本這是相當困擾我的地方,但是念頭一轉,張老師以前常常說:「在教室裡聽聽就好,離開教室就把它忘了吧!」張老師果然是老子的信徒,教我們要「去智」,它讓我焦慮的心情得到平復,我不再拚命寫筆記,也不介意老師要我們記住多少,可是在教學時,老師說過的話也會不經意地從我口中說出來,我知道張老師的話已經點滴在心頭了,也了解到凡事不宜強求,只要初衷不變,最後自能水到渠成。
   
最近張老師說:「金錢會貶值;青春會貶值;生命會貶值;聰明會貶值,只有智慧會升值。」可是年紀漸長,記憶力已大不如前,注意力也漸不能專注,所以我更能體會「去智」的要義--「教室裡聽聽就好,離開教室就忘了吧。」不要有壓力,放鬆不就是氣機導引的目的! 
蜕變
   
身體真是一本最難閱讀的書,既不容易讀得懂,也不容易實踐到位,然而10年來還是變化好多,我看到崑宗師兄變得會開金口說笑了,志仁師兄變得練達有生氣了,梨娥師姐整個人也因放鬆而更迷人了,連老師都說她得道了,老師也說紅英更年輕美麗了,我自己則比以前健康、年輕了(不可以數白頭髮喔)…其中變得最多的是張老師,因為很多人開始敢跟張老師話家常、說笑了,資深學員都知道我說的,嘻!

腳底長根,念頭越來越少
◎文/高鳳英

 

 

從單純的想釋放壓力獲得健康,跟張老師學習至今,相信很多同學跟我一樣,得到的並不只有這些。人生當中很多放不下、解不開的結,很多時候,一句話,一個字就可以迎刃而解;很多時候,有些話你就當成是玩笑話吧!這就是老師給我的點醒。

很多同學不明白的是,當老師要你當助教參與教學,這確實是更上層樓的機會。千萬不要畏縮!記得前陣子老師一針見血地挑出我的缺點,要我找到學員動作中該調整的地方。其實最初教學時,曾有學生做勢撥開我,要我不可碰他,所以我都盡量只帶人做、教人做,不碰觸學員;再則我很怕摸上去那種濕濕黏黏的身體。所以老師對我的要求,一切還在挑戰克服,希望從成就學員中,也成長自我。

記得姪子在國中時是全校第一,上了建中第一次期中考24名,才懂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更懂得謙虛了,漸漸保持在前10名。在高手如雲中更精進呢!不要怕被你教的學生超越,要怕的是前面沒對手。 這也是我從張老師身上看到的雅量大器。

我的豐富人生是腳底漸漸長了根,心理的傷層層復原,腦袋裡裝的念頭想法越來越少了。你呢!是不是深有同感?
 

【張老師的演講行程】

健康不外求──身體的修復奧秘

傳統醫學將人體視為一個自成完整生態系統的小宇宙;懂得聆聽身體的感覺,覺知身體、跟身體對話,雖然沒有現代科學工具的輔助,只要遵循自然之道,就可以獲得身心的健康,所謂「上醫不治已病治未病」。仔細聆聽疼痛帶給你的訊息,如此,就能從自己身上找到健康之道。

※中區2011「照亮心靈」系列講座第三場

講題:健康不外求─身體的修復奧秘
講師:張良維 (氣機導引創辦人)
日期:11月19日(六)下午2:30~4:30
地點:彰化縣文化局1樓演講廳(彰化市中山路二段500號)
主辦:泰山文化基金會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