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期電子報--練出你內在的獵豹性格

February 15, 2012

■ 練出你內在的獵豹性格

■ 林鈴宜──在危脆之處累積爆發力

■ 遇見生命中的曙光

■ 堅持下去,總有得分的時候

 

 

練出你內在的獵豹性格
◎摘要整理/編輯部

 

 

2012總統大選已經落幕了,我們練功的人,正好抓緊這個時機,透過對社會脈動的觀察來檢視自己。

三位候選人各有所長,如果撇開現實環境不論,我相信大部分選民都對每位候選人優劣長短心知肚明,只是礙於各種考量,選民只好做出無奈的選擇。例如我個人認為,以宋楚瑜先生的歷練和權謀,他最有能力左右開弓、解決台灣目前的各種問題,但是他當選的機會是零;蔡英文和馬英九,一個像自體免疫力,一個像抗生素。選了蔡英文,台灣社會就得靠著自己的免疫力對抗強大的流感病毒,尤其現在歐洲問題重重,台灣社會能不能禁得起不時的發燒、感冒咳嗽?我想大家都沒有信心。選了馬英九,就像注射流感疫苗,在抗生素的保護之下,我們也許能安度眼前的困局,但絕非長治久安之道。

這次大選,你選擇了誰?選票的分佈又顯現了什麼?然而不論你選擇了誰,都沒有對錯高下的問題,但我必須提醒大家藉此機會做一次深度的覺察,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思維決定了你的選擇?只有覺察,不必作出是非判斷,這樣才能養出你的獨特性格。

這種獨特的性格,就是獵豹的性格。

氣機導引的教學目標,一言以蔽之,就是把你內在的獵豹性格練出來!我誠心希望每個學員都能成為「獵豹」。請你仔細看看非洲大草原上的獵豹是什麼樣子?獵豹跟獅子老虎絕不相同,獅子老虎都會成群結隊、集體行動,獵豹則永遠單獨行動。牠每一次出擊,絕對要長時間的追蹤觀察,必須耐住性子、專一守候,然後在完美無缺的當下瞬間奮力一搏,絕不拖泥帶水。若不成功,就餓著肚子,為下一次完美無缺的襲擊作準備,絕不再做無效的後續攻擊。

 

林鈴宜──在危脆之處累積爆發力
◎採訪/王亞玲

 

 

從38到45的泅泳

兩年多前的周六下午,我和珪如、鈴宜練完功一起去吃麵。我和珪如兩位大胃王,呼嚕呼嚕幾聲就掃光一大碗麵。鈴宜卻溫吞、秀氣、甚至很勉強地吃著眼前那碗麵。我當時感覺她儘管吃不下,卻有一股力量對自己說:「吃下去吧!我要好起來。」

那時的她,像林黛玉,臉色蒼白,身體纖瘦,似乎一陣強風就可以把她吹跑。她的嘴角和眼尾總是帶著憂愁,看了心疼卻不知如何幫她,「那就吃麵去吧!」我說。吃麵時她才娓娓說出自己的困惑。那時的鈴宜,已經從身心面臨崩盤溺斃邊緣,慢慢泅游求生過來。之前她身體最糟糕時,每天心悸、胸悶、沒食慾,體重一直掉到祇剩三十八公斤,她覺得自己好像得了恐慌症,甚至懷疑長了腫瘤,她對自己的人生和身體都充滿了恐懼與困惑。連張老師都建議她去醫院做一下身體檢查。

後來她因為太過害怕,終究沒去醫院檢查,但她做了一個決定,寒假從南投北上住台北妹妹家,每天硬撐著八寶身體到會館練功,練著練著,突然有一天內心裡長出一股力量,力量告訴她可能可以重新好起來。就這樣,繼續練、持續練,台北、台中不間斷。現在的她,四十五公斤了,嘴角眼尾也都上揚了,跟她吃麵,還是溫吞秀氣,卻是開心地吃著。


童年的武俠想像,一生的自由出口

其實,鈴宜本人也像黛玉般多感痴情。她七十九年畢業就在南投的小學教書。她說,小時候,和爸爸看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成龍的《醉拳》,也跟著爸爸看武俠小說,所以一直以來她對武俠功夫有種浪漫的想像。父親是西裝裁縫師,對小孩管教相當嚴格,所以武俠的世界就像情感的出口,他們常把爸爸的西裝料一披,假裝是大俠,覺得唯有絕世功夫,才能自由自在。

當老師之後,鈴宜先跟著同事一起學太極六十四式,感覺很像體操,無法滿足她對功夫的追求。後來又聽說太極拳大師鄭曼青的弟子吳國忠的學生,要去中興新村開班,她也跟著去學,後來因為九二一大地震,這個班就取消了。後來因緣際會看到張老師的書,覺得書上寫的理念是她想追尋的,於是就上台北親自觀摩,也決定開始上台中的班。

「我當時是婚姻第二年,可是卻浮現出兩人價值觀的不同,我先生再婚,喜歡把之前的問題放在我身上,同時也不認同我練功,覺得我回家花時間練功會影響家庭生活。但我的想法不同,覺得兩人還是要有各自的空間去追求各自的興趣。」

後來鈴宜很衝動地提出離婚,但事實上她內心並未準備好。「後來我發現我有很強烈的失去感,我感覺失去一個很好的朋友,而我之前對這朋友的依賴太大。我覺得我是有更多的時間練功,但我心理上是逃避的──逃避面對這種失去感,逃避面對我工作的新問題,逃避面對我後來沒有結果的新感情。我一向個性很忍耐、很矜持,不太找人訴說。於是壓抑在心裡,讓整個身體都失衡了。」


走過幽谷,驀見柳暗花明春正好

鈴宜最覺得自己難關難過,是2008年底會館剛搬到台北車站時,「我覺得新會館磁場好棒,我很想來台北上課。但我的身體已不聽我使喚,愈走愈下坡,我覺得身體好像不是我的。其實我當下是非常害怕的,瘦到三十八公斤,但我還是跟自己說:『開什麼玩笑!我是個練功的人啊!』」真的是一股氣和意志力,讓鈴宜走出生命的幽谷,後來經過整個寒假的每天練功,回到南投之後,「我真的有感覺我的身體正逐漸走上修復之路。一直到去年年初,我才感覺整個人活了下來。」

先天體虛的鈴宜,自稱身體冰冷,能量低、沒氣感,但她不間斷地練習,她形容突然有一天感覺手心勞宮有東西時,那真是莫大的喜悅。「是一種抱球的感覺,若有似無,忽隱忽現,原來就是鬆,讓我感覺到了氣感。以前就是無法放鬆,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太多的感覺和煩惱把自己困住。」鈴宜笑著說:「以前說好聽點,我的個性很有原則;說難聽點,就是過於緊繃。」現在她懂得隨遇而安,不一定要這樣或那樣;凡事抓重點,目標達到完成就好。以前個性過於完美,連過程都要完美,現在是愈簡單愈好。

「當我的身心都鬆了,我覺得我比較快樂,包容心也比以前大。以前嫉惡如仇,老師圈裡也很多鬥爭,我會憤憤不平,無法忍受。現在我會看事情的另一面,同時理解人性,現在覺得自己也不愛計較了。當你整個人鬆了,脾胃也就開了。」

鈴宜覺得自己缺乏爆發力,在練「凌波微步」時,卻體會到那種爆發力和衝刺的感覺。「剛開始我以為我祇要手腳加快就對了,後來發現不是,原來是那股能量,在體內燃燒,透過呼吸一整個激發出來。」

現在的鈴宜對人生和身體還是有困惑,但她覺得困惑慢慢變少了,也知道自己走在正確的方向,而她現在最大的目標,仍然是好好練功,凡事簡單看,不要想太多。(編按:林鈴宜為台中班及週六上午班學員)

遇見生命中的曙光

◎文/林美雲

 

 

「忙、茫、盲」是現代生活的寫照──忙碌奔波於爾虞我詐的世俗社會中;茫然沉迷於紙醉金迷的虛幻物質裡;盲目追求於不切實際的名韁利鎖中。然而,「氣機導引」卻讓我嗅到了一絲清新的空氣,帶給我心靈的洗滌及身體的陶養。

在這段學習期間,深深體悟到身心前所未有的成長與昇華。於身體方面,氣機導引帶領我真誠地面對自我;在一動一靜中,讓平日勞碌於公務的身體獲得最佳的舒展與養護;在一進一退間,也讓我體察了掌握氣機、調養生息、進退得宜的重要。而在心靈層面,氣機導引更引領著我理解到許多人生的哲理,使我了解了天人合一的美妙,窺見了生命的曠達開闊,也體察到自我的無限可能。

現在的我,面對生活中的各種挑戰時,更能豁達視之、泰然處之;與家人朋友相處時,更能無私無我、全心付出;面對真實自我時,更能不斷自省、精益求精。

張良維老師的「氣機導引」,在迷霧般不可知的喧囂塵俗中,有如點破黑夜的一道曙光,是吾人生命的轉捩點、身心靈成長的契機。每一次的用心學習都是一場完美的心靈饗宴,更是值得用一生細細品味、漸漸內化的無價瑰寶。願與大家共同努力、洗滌塵俗、開啟智慧、不斷提升!(本文作者為週六早班學員)

堅持下去,總有得分的時候
◎文/彭平順



剛開始學習氣機導引時,本來只是抱著運動的心情,想說每天坐在辦公室,都沒有怎麼運動,剛好遇到張老師當時正在推廣太極導引,在臺北市公務人員訓練中心開班授課,就呼朋引伴、招呼了辦公室同仁一起報名。原本以為自己體能還可以,應該沒什麼問題,沒想到第一天上完課回家後,全身上下這裡痠、那裡痛的,老師教的動作也是缺東漏西的記不清楚,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對自己的認識仍有不足。

由剛開始的打熬身體的體力,開拓身體的空間,修復我們殘破不堪的身體,到練習靜坐、禪定、找尋身體感覺,老師在課堂上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語言,以及偶爾誇張十足的耳提面命──這個講了有沒有1萬次!──帶領我們開啟自己的身體智慧。每次上完課,老師都諄諄善誘的提醒,回家要記得練習,每練習一次就會有練習一次的火候,到了一定的火候就會知道好處了!火候夠了,量變就會產生質量的變化!……可是我雖然雄心勃勃,但每次都給自己藉口,在家練了一半就想說明天再來吧!結果幾番磋跎下來,到了上課時,還是覺得自己練得不夠。

儘管總是對自己不滿意,但幾年下來,想想還是累積了不少心得體會。例如我們都知道,功夫只練姿勢,並沒有練到身體的深層;身體在練習時因為還要想下一個動作,所以就不容易放鬆,那就只能練到表面功夫,而沒有練到內部,效果就差很遠了。有句話說,「長期且持續的積累」,我想這就跟我們練功一樣,不要認為練了一段時間好像看不到成效,就想要放棄;這得靠一點一滴不斷的累積,一天改變一點點,堅持下去總會有得分的時候。所以,老師常稱讚我們毅力驚人,而且很低調、很務實,我想這是長期練功,潛移默化的影響吧!(本文作者為週六早班學員)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