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期電子報--大地瑰寶 - 沉香/卷三

November 15, 2012

■ 大地瑰寶 - 沉香/卷三

■ 放鬆與內勁

■ 病痛是根性的顯影劑

■ 練身、練心,氣機導引沒有速成班

■ 鐵腿加風寒,靜坐有效喔! 

 

助天生物,助地養形
◎張良維
 

 

成書於東漢的道家著作《太平經》認為,天下之「貧窮」與「富裕」,取決於動、植物是否興旺繁茂?如果物種多元、興旺,那就是太平盛世;如果物種凋零,那就是「大貧」。因此,人類在世界上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助天生物,助地養形。」

當今之世,物種滅絕的速度是自然狀態下的一萬倍,平均每天有270種物種永遠消失在地球環境中。從《太平經》提出的觀點來看,以人類為強勢物種主導地球生態的當下此刻,正處在快速趨貧的危險之中。眼前的景況,其實早在道家的預測之內。專治中國古代科技與文明史的英國漢學家兼現代生物化學家李約瑟就曾指出:「道家確信,在懂得更多自然運行的規律之前,人類並沒有能力治理人類社會。」他認為,道家主張「自然」與「無為」,是真正能讓人類獲致幸福生活、讓地球成為人間樂土的關鍵。由於道家思想把人看成生態體系中的一份子,而非主宰者,所以,道家反對過度開發、反對科技文明,也主張限制慾望。然而,數千年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人類還是在慣性驅使之下,把自己賴以為生的生態環境推向傾覆滅絕。

沉香是地球的貴重物資,在過去至少數千年的歷史上,它帶給人類無比美好的精神生活。如今,沉香的珍貴價值亙古不變,但價格日日飆漲,甚至成為許多新貴階級競相追逐的品味象徵,筆者在這時候推出這樣一套書,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笑我何求?當全部工作進行到尾聲,15年來壓在心上的一塊巨石終於落下,有幾分空虛,卻又滿懷喜悅和感恩。回想1990~2005年之間,適逢千年優質沉香大出天下的年份,我不惜耗盡家財、廣泛蒐羅各種具有代表性的品相,卻讓全家人跟著我長期緊衣縮食,甚至讓當時才10歲的兒子也憂心忡忡地問我:“爸爸,以後我們還有錢上學嗎?”我雖心酸,心裡卻十分篤定。就像我在氣機導引教學上再三強調的,人類所有的痛苦都來自眼耳鼻舌身意,但人類在靈性上的超越、提昇,也必須通過對眼耳鼻舌身意的全然參與和理解。唯有深入各種慾望,而洞察其生滅變化,才可以真正的「即一切相,離一切相」,不為人心慾望所困。沉香在各大宗教皆備受推崇,除了它神奇的藥性作用,最主要的原因也在於它可以引領我們超越有相世界。我若不能親身經歷這些情境,我的所作所為,就不會產生任何力量!

讀者從第一卷《文化中國》、第二卷《越南土沉‧棋楠》,乃至本書第三卷《惠安‧星洲》,遍覽品類繁盛多樣的各地沉香,料應有如臥遊天地、遍覽四方的暢然快意。但掩卷之後,當思天生萬物以養人,人若不能知福惜福,以數千年積累的生命經驗與智慧,助天生物、助地養形,那就枉為有知覺靈識、會從生命的痛苦、歡欣之中汲取智慧的萬物之靈!

人類是唯物沈淪或是靈性躍昇?我一直認為,眼前的時代,是關鍵的時代;而在下一階段的文明發展中能否回歸自然律,則是重要的指標。筆者長期藉「氣機導引」從事「身體自覺」的教育推廣工作,因為身體含藏著整個宇宙運行的秘密;跟自己的身體對話,就是跟宇宙自然對話;而眼前,身體是帶領我們走向覺悟的最後淨土。沒有任何一種知識的力量,可以比得上來自身體洞見的力量。人類從身體覺醒帶來的自覺與靈覺,將是人類新文明的起點。

當此時刻,沉香找我,也找上了讀者諸君,此中因緣,祈請思之、思之!

俗語說:凡人看果,菩薩看因,我應該是看果為因的,因我深知,十幾年的辛苦,都是為了把跨世代的香火傳承留下記錄,好為後代子孫留下本世紀香文化的一些參考資料。這算是我這一生的一個重要賭注,更是我長期努力的果實。書成之後,但願它能繼續傳遞香文化的基本知識,並持續開花結果,直到十年、百年。再次感謝我的家人、我的工作團隊,以及一路上協助我的所有朋友,因為他們的支持,我才可以全心全意地朝心中設定的目標前進。

放鬆與內勁
◎陳昀慶



十月中接到電子報編輯的來信,問我願不願意定期在氣機導引電子報寫專欄。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NO」,原因是我從小就不擅長寫文章,加上「專欄」像是為學有專精之人所設,因此心生退縮之意。接著順手打開當期電子報,看到老師在戶外教學發起學員間彼此貢獻的概念,心裡隱約有所共鳴。想來自己一身不懷存款,二遠在海外無法出力,藉由電子報與師兄師姐們分享所見所聞所感,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貢獻吧。由於是第一次寫專欄,再加上平時沒有寫文章的習慣,倉促之間還沒有想好專欄的名稱與方向,因此就先從一些平日心得談起。大家若是有什麼建議,也歡迎跟我說。今天我想分享一下自己對「放鬆」的心得。

從學氣機導引的第一堂課開始,「放鬆」這兩個字幾乎沒從耳邊消失過。而這轉眼間十多年的練功過程也的確一直在練習「放鬆」,體會老師所說的「鬆無止盡」。總結目前體會,我認為「放鬆」即是一種凝於內、鬆於外的表現。人體像洋蔥一般有許多層次,當我們能專注於裡層時,就能只動裡而忽略表,達到放鬆表層的目的。「鬆無止盡」是因為身體有許多層次,當你發現更深一層時,今日的裡即成為明日的表。再加上身體構造複雜,手放鬆了不代表腳也鬆,腳放鬆了不代表腦袋也能放鬆。因此「放鬆」除了追求層次,也追求整體,因而無止盡。

「放鬆」這個詞容易讓人著重於「鬆」,而忽略了其中的「勁」,也就是裡層凝聚的那一部分。若缺少了裡層的凝聚,整體就呈現鬆軟的狀態,變成散亂而無章法。許多朋友問我練導引跟其他運動有什麼不同,我跟他們說導引講求放鬆。第二個問題常常就是如何放鬆?而我往往難以即時回答這個問題。每當我偶爾教朋友做些動作時,延伸或旋轉到極致的同時又需要放鬆,常令他們感到困惑。這時候我只能以自身經驗告訴他們,做動作時盡量延伸,意念卻要專注告訴自己放鬆,否則意念一旦散亂肌肉就會因為盡量延伸而緊繃。但對於自己這樣的解釋,早些時候我內心也有疑惑。若真的只是要放鬆的同時拉展肢體,為何不將意念專注于肌肉放鬆,把拉展的工作交給外部的力量(例如用自身重量拉筋壓腿同時意念專注於腿部肌肉的放鬆),這樣不是更能有效的放鬆延伸嗎?為什麼偏偏要自己一邊動又同時要求自己放鬆,感覺十分矛盾。後來發現其中關鍵就在於練功的放鬆除了表層的鬆還同時講求裡面的勁。因此自身一邊做動作一邊放鬆,就是要把身體表裡兩層藉由一鬆一緊對立出來。否則光練肌肉或純拉筋,就只能是全緊或全鬆(軟),始終無法練出身體的層次。導引的動作就是配合身體裡層結構設計,使你在做這個動作時,能盡量減少表層肌肉使用的必要性,進而增加用裡層結構做動作同時放鬆表層肌肉的可行性。長久練習下來,就能把原本黏成一體的裡層與表層組織漸漸分開,練出身體的層次。

既然動作的目的是要練出身體的層次,為什麼做動作時只強調「放鬆」而不強調裡層的鍛煉呢?我想是因為一般人已失去內覺察的能力,因此注意力只能專注在身體最表層的事物,像是五官和表層肌肉的覺察。既然剛開始意念只能專注在表層肌肉,若此時強調裡層的凝聚力則有些夏蟲語冰的味道,還不如讓學習者全心全意體會如何放鬆來得有效。身體的鍛煉就像剝洋蔥,剝開了外層(放鬆表層),才能看到裡面一層。若不剝開外層,你看到的還是一整顆洋蔥,而不是一層層的洋蔥。套在身體鍛煉上就是由外而內一層層地放鬆,鬆開了外層自然能看到裡層,因此練功時時刻刻強調放鬆的重要性。鬆還要更鬆,鬆無止盡。(本文作者現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攻讀計算生物學博士學位,跟隨張老師學習多年後負笈遠遊,仍練功不輟)

病痛是根性的顯影劑
◎張煥堂

 

 

有一次站樁兩腿抖個不停,腿一抖心就慌、急。後來心一橫,就隨他去抖吧!結果也不會怎樣,抖歸抖,還是站得下去。腿一旦知道沒有人可以救他,他便開始自己想辦法。配合呼吸的節奏,讓力量慢慢往下卸,腿不抖了,腳下也更沉重了。原來,站是兩腿的事,心是可以見死不救的;其實心也救不了腿,只是幫著亂而已。所以應該各司其職,讓兩腿自己去承擔身體的重量,心管好自己就好,不必多事管到下面。我不知道張老師所說的站到魂飛魄散是何等景況,但我似乎淺嚐到「身心分家」的滋味了。

我相信痠痛是通往鬆的必經之路,每一塊僵硬的肌肉都是經由痠而學會放鬆的。當痠來時,只要讓這個能量下墜,墜到腳底,它就會化成生根的養分。等到有一天所有僵緊的肌肉都鬆淨,累積在腳底的能量必定相當可觀。


我常腰痠,有段時間需要下腰的動作都視為畏途,有一次做「轉腰攀足」忽有所得,情況從此改觀。先前每次下腰的動作我總是直接彎腰,以致腰痠難耐。那一天我略作調整,讓脊椎一節一節緩緩落下,結果一點痠痛的感覺也沒有。

我發現,我因為腰痠,就更容易緊張,只要一想到必須動到腰,腰就已經嚴陣以待了。有時候甚至動作未必需要動到腰,他也自動對號入座。經常就是急急忙忙彎腰,或是硬生生地「折腰」,害得腰再度遭殃。如此惡性循環,始終繞不出這種慣性。有時候痠痛得厲害,不敢去碰他,盡量避免動到腰,結果造成其他部位的代償。這又有點像為了要圓謊,而撒一個更大的謊,結果讓真相離得更遠。

病痛是根性的顯影劑,在根性修掉之前,它就是最好的師父,如影隨形地耳提面命。我們看待自己如果不能持平客觀,看世界也不會真確。一個人的痛處未必真如自己想像的那麼痛,他的缺點也未必就像自己所想的那麼糟糕。閃躲逃避固然不智,一天到晚掛在心上也大可不必。平常心是道;過猶不及,都行不通。(本文作者為週四晚班、週一晚班學員,練功時間約九年)

 

練身、練心,氣機導引沒有速成班
◎錢麗珠

 

 

很高興有這麼好的機會和氣機導引家族的成員分享學習心得。

首先,感謝良維老師多年來無私的教誨和資深助教團熱心的奉獻與傳承,讓我每一節課都帶著喜悅走出教室。

練氣機導引,不但是在練有形的肉體,也是在練心,兩者是同步的,特別是在執行動功時必須動中求靜;靜是心靜,不是動作緩慢,才能慢慢訓練身體的敏銳度(身體自覺)。

從氣機導引的功法中可以找到很多身體上的真理。目前西方醫學很發達,仍然有很多症狀從西醫的角度找不到病因,當然就無法改善,但是卻能在東方醫學上得到紓解,特別是在導引這個區塊上。這就是氣機導引吸引這麼多群眾的原因。

至於找尋肢體真理的方法因人而異,最笨的方法事先要認識人體的基本結構,它包括11個系統:皮膚、骨骼、關節、肌肉、神經、循環、血液、呼吸、泌尿、生殖、內分泌等。

人,通常是因為不知而痛苦、懊惱和恐慌,一旦了解真相,當身體有狀況時就不會慌張地往大型醫院看診。西方醫學是救命的醫學,絕對不能否定它的價值;但是平常的養身最好採取比較自然且破壞性低的東方醫學──肢體自我導正方式(氣機導引);或是求助有經驗的按蹻、按摩、推拿等沒有侵入性醫療行為的民俗療法。

身體症狀的改善是漸進式的,尤其是慢性問題或是關節肌肉勞損的症狀是需要時間的,因為結構組織的改變是透過細胞的新陳代謝慢慢修補復原,最後才能達成身體內在的恆定。所以,練氣機導引沒有速成班,務必持之以恆。

人生是在缺陷之中追求完美,只要活著,無時無刻都是在追求真理。希望每位氣機導引家族的成員都能為自己的身、心、靈找到歸宿。(本文作者為週四下午班學員,執業按摩師,)

 

鐵腿加風寒,靜坐有效喔!
◎杜南天



11/4應朋友之邀參加在大佳河濱公園舉辦之三商盃路跑活動,雖只是參加3.5公里的趣味組,但還是慎重其事的做了一番準備,在一個月前開始「凌波微步」的訓練。路跑簡章上面寫著必須要在30分鐘內跑完,凌波微步20分鐘走來輕鬆愜意,臉不紅氣不喘,心想3.5公里的馬拉松最多也不會超過這時間吧?於是自信滿滿的去參加生平的第一次的馬拉松。

由於參加人數大約兩萬人,槍響起跑後步行將近6分鐘才開始跑起來,那豈不剩下24分鐘?所以不顧朋友、左閃右閃、像裝了噴射引擎的直奔前去。很快的繞過折返點後,感覺大腿開始發熱,漸漸酸了起來,想到涂老師分子醫學上課的畫面──身體在做劇烈運動時,會來不及製造ATP而轉變為無氧呼吸,而乳酸就開始堆積了──腦袋想著ATP的時候,突然──被身旁的一位美眉超越,身體面對壓力的本能反應就是腦下垂體開始下令腎上線分泌激素,肌肉開始大量燃燒葡萄糖。開什麼玩笑?一定要追上她!就這樣熱汗淋漓的跑到了終點。沒有通過終點的門,也沒有顯示完賽的時間,對吼!我參加的是趣味組,誰會管你跑多久,而這麼一追卻換來了兩天的鐵腿。

更糟的是,跑完之後當天下午開始頭暈,感覺是受到風寒,不管喝了多少熱茶,仍無法消除症狀。過去的經驗,晚上好好休息一覺,醒來就會好了,但練功這麼久,才跑一下就這樣,豈不笑話?靈光一現,想起張老師在三天兩夜戶外教學時教大家的靜坐祕法,晚上就開始靜坐。

鐵腿後,盤坐也變得困難,心裡一直想著跑馬拉松真不是人幹的,點了沉香蹻穩姿勢後,意識專注用命門火去燒,開始從腿熱了起來,握固的手也開始發熱,直到全身都發熱,大約過了50分鐘後,頭暈的症狀逐漸消退,起了身,做一些簡單的動作讓身體微微發汗,之後就完全恢復了。

張老師常常講說,靜坐不是坐在那裡假裝自己很安靜,練呼吸是靜坐,聽課也是靜坐,只要你專注在當下的事就是靜坐,沒有任何的形式。這次靜坐我體會到與身體深層的溝通,雖然離放空還有一大段路要走,但起碼能夠專注感覺身體,感覺身體的空間,感覺身體發熱的過程,感覺這50分鐘,每一口氣都有沉香的味道。

至於鐵腿,還有更神奇的體會。第二天在做氣貫脊髓時,第一次蹲下去的時候只覺得腿又酸又吃力,甚至還左右不平衡(右腿很酸就推給左腿,左腿酸了又推給右腿)。在第二次蹲下去時,我告訴自己得要更放鬆,讓氣下湧泉,再把胯放鬆一些,別用大腿肌肉的力量去支撐。那兩條腿,竟然也就鬆掉不那麼酸了;做第三次時,不可思議的是,感覺大腿已經恢復到跟以前差不多了。這是我對身體修復能力的一大發現,只要練到身體鬆,即便有傷(像鐵腿、拉傷之類的,也許有更深層的東西),在動作中與身體進行深層的溝通之後,會開始展開快速修復,我認為最關鍵的地方就是要鬆,因為告訴身體你的需要,身體會幫你恢復到以前的樣子。

我的鐵腿即是最佳證明。

我的第一次馬拉松還挺狼狽的,雖然朋友都說看到我跑步步伐不大但穩健,速度很快(因為美眉),但他們沒看到,當大家通過終點,排隊領免費咖啡、早餐、贈品時,我是去排隊領撒隆巴斯呀!   

 

 

▲有圖有真相。找找看,本文作者在哪裡?找出來了可以找他領獎。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