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期電子報--推手互動讓自己原形畢露

December 15, 2012

■ 推手互動讓自己原形畢露

■ 在迴旋、串連、銜接的有相無相之間

■ 從劣根性認識自己、開發智慧

■ 旋轉乾坤讓我的健康旋乾轉坤

 

推手互動讓自己原形畢露
◎莫仁維

 

 

上個月,老師在課堂上剛剛詳細解說推手互動時我們常犯的錯誤,隨後老師點名要我出去示範,我雖自認定靜,跟平時一樣可以聽消息,但仍在慣性作用下,在該出手時屢屢猶豫不前。現場同學旁觀者清,忍不住大笑,我自己也莫名其妙。老師說,這就是我的根性,老是為人想,結果搞得優柔寡斷。事後尋思,還不僅如此,我發現跟老師推手時,我自然產生了依賴感,老師反而成了我的罣礙,讓我不敢「擅自作主」。老師最近常笑我因為能力不足,才會給工作搞得身心俱疲。事實擺在眼前,我只能心服口服,而且,要修正改過,也有了明確的方向。

老師常說,推手互動最能把雙方的個性拉出來。經過這一次,我的體會又更具體了。平時不論跟哪位同學推手,我發現大家很容易只管自己走自己的,不僅聽不到對方的陰陽虛實,也對自己的諸多問題視如不見。就像我一直很用心揣摩推手的操作要點,方法都知道了,可是卻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有一次跟老師推手,在擠的時候,我的胯沒放鬆,自己卡住自己,對方當然紋風不動;老師也不說,但透過動作,三兩下就幫我鬆開。我當下恍然大悟,只有深深的佩服!

每次跟老師推手時,我發現老師像煙一樣無跡可循、像海一樣探不到底。我想,除非我更安靜,否則我就無法討得老師的消息。就像老師說的,在極安靜時,對方的起心動念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因為念頭就是能量,一定會引起波動;有波動,就能覺察。所以,人心、社會乃至天時的變動都可以覺察。這個境界雖然很遙遠,但我們現在所有的練習,都是朝這個目標前進。

最近老師再三提醒我們要「感覺自己的感覺,思考自己的思考」,而且要我們把每次上課所經歷的體會紀錄下來。我確實記在筆記上了,每天工作雖忙,仍時常拿起來想,但百思不能解,十分苦惱。那天不知怎麼突然茅塞頓開,一下子好像都明白了。那天老師說,在課堂上,我們是無常,他是常。我發現只要我夠安靜,我就可以專注在自己身上,感覺自己的感覺,思考自己的思考。原先我常常不知道自己在課堂上到底經歷了什麼,所以回到工作崗位,我就無法讓自己像課堂上一樣安定。那天我們一邊靜坐,老師一邊不停的講話;我一方面要面對身體的痠痛,一方面要連結到老師描述的境界。後來我發現,放空而不要執著在身體某一個點的感覺上,就可以更清楚地感覺所有的感覺。也就是說,當我們可以保持安定時,不管身體或環境有什麼變動,都可以保持專注,不會被外界的情境牽著走。

這些體會,必然只能把老師的意思撥開薄薄的一層,未必就是全貌。但僅僅這些,已足夠讓我更有信心往前大步邁進了。

在迴旋、串連、銜接的有相無相之間
◎鄭雅靜

 

 

從氣機導引的第一堂課開始,就和汗水、酸痛及剛強難化的自我共處了很長的時間,迄今仍然。以前,練習次數或時間量化的時候,隨便說說搖肢體結合身體病痛的感受,旁人一聽就明白而且還心有戚戚焉,有需要的朋友還會認真地詢問進行的可能,這樣的導引無疑比較表相,雖然自己還是學得跌跌撞撞,常常畫虎不成,但也算經歷了些過程。

我很喜歡把氣機導引當成生活哲學看待,哲學不為營生卻為人生所必須,特別是在人遇到瓶頸的時候。氣機導引的練功過程充滿層次感,而且得親身步步體驗以度關山,否則很難相忘於江湖。有時候會希望再聽一次老師上課的內容,特別是當課程內容有很大程度迴異於自身過往經驗的時候,耳朵接收到的訊息和理解能力就更差了。

外在一切因緣為成就內自省。現在練習比較隨性,練到身體感覺想停下來就會停下來,偶爾專注力夠時間又許可的話,也會任憑身體繼續練下去。偶爾,一遍又一遍持續下去有機會發現身體未曾留意過的感覺,聽任內在出現的熱能牽引,原來,手來腳往不該是慣性的直向道,內在還有諸多迴旋、串連銜接的空間,肢體的酸痛雖未曾遠離但已不再那麼要緊。

每天在車陣與人群之間穿梭,在慣性裡來去,有太多的時間坐下來卻少有閒適的心情凝聚失神閃過的想法,即使有空檔也不見得能夠靜得下來,倒是每週和老師、同學共處一晚的氣機導引時空反而提供了難得的安靜。我曾經這樣想過,一群人來自四面八方,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要靜下來展現動能,應該有一種眼不見於形,聽不覺於耳的器宇充沛其中,使人深受感染而不自覺。

重新檢視氣機導引的學習過程,還是充滿新發現,不過,現在這些感覺比較片段,不容易組織文字以描述。昀慶形容「人體像洋蔥一般有許多層次。」我覺得這句話挺貼切的,對曾經上過涂老師的課的人應該更能體會。眼耳鼻舌身意,是否,意為無相?因慣性而衍生的動作是相,那麼,器官、骨縫之間,血管之內流動的氣能是否為無相?然而,個體不都處於相與無相之中嗎?抑或,立於局外默察相與無相的才是個體?如果,科學是指在某種特定環境或條件下符合某項定義,反覆操作結果皆然。那麼,氣機導引比較像生活的法門,身處其間的人有機會擇其所需,適得其所,也有機會放之六合,卷之密藏於心。

像攝影者手持相機,遠近拉距,我嘗試氣機導引學習心得的切入點。

從劣根性認識自己、開發智慧
◎鄭力豪

 

 


最早開始接觸導引是幾年前讀到老師在中國時報副刊所寫的專欄。那時候身體不好,想說學這個可以強健身體,之後參加了在高雄澄清湖的三天兩夜活動,然後就從那時候就學著學著,一直到今天。從懵懂無知的少年,到現在不知道有沒有開竅一點,不過身體狀況確實有改善,到現在氣機導引應該說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我幫助很大,很感謝有這樣的好老師。


從自己的劣根性開始

老師之前上課說到過──或許學導引對我們學生來講是偶然,但對他來講卻是必然,所以他抱著絕不退轉的心態,要成就每一個學生。回想起老師這句話,很有感觸。之前另一堂課老師用台語講了個諺語,講完全班狂笑,意思是我們學生與他相遇的機緣不容易,就像「瞎貓碰到死耗子」──我們是瞎貓,但他也沒多好,是死耗子!雖然是玩笑話,主要是為了刺激我們認真一點,不過,老師一路來的堅持與真心誠意真的令我佩服。

張老師跟別的老師最大差別之處,也是最讓我銘記與感恩在心的,就是他會完全不留情面、不講道理的,在一個最適合的時候,跟我們這些所謂的「資深」學員講真話,給你當頭棒喝,單刀直入、直抵人心。就像是拿把刀直接往你的心開下去,讓你痛苦不堪、讓你整個人翻天覆地的受到衝擊與震撼,讓你赤裸裸的在全班同學面前被看見你最不想被別人看見的地方。當下會覺得老師真的有夠狠!但事後仔細回想,才知道老師的爆發力及洞察人心的精準度,也才真的知道什麼叫做清楚與明白。對我來說,自己要改善的就是「不切實際」的根性吧!當然問題還有很多,這邊也就不多說了。然後在一些機會也看到老師對其他同學開刀,真的是慘不忍賭!不過這就氣機導引,讓我對人性有了更多的認識與敬畏,也很高興跟大家一起走過來了。

就在今年三天兩夜的戶外教學活動中,老師也講到,我們要看重、並珍惜我們自己那些自己最難堪的劣根性,那些都是我們發現自己真正潛力與力量的最重要根基。但話說回來,我們內在的那些貪嗔痴疑慢,每一個洞見及放下的過程,真的就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又一層,而且每一葉每一層的剝除,都絕不簡單。老師語重心長的說,那個過程會讓人痛澈心扉、淚流滿面,但這就是老實修行。

看起來氣機導引的學習真是吃力不討好!所以有時候,我也很訥悶,自己是為了什麼來學氣機導引的?但如果認真追問下去,應該還要再問:那活著是為著什麼啊?


沒道理才是真道理

前個禮拜,老師提到一位週六上午班的同學,她每週六大清早五點就準備從家裡出發搭車上台北上課。老師突然反問她,為什麼不在家裡靜坐就好,幹嘛這麼麻煩搭車跑到台北聽老師講一堆話,然後靜坐,之後又風塵僕僕回到中部?但馬上老師又接著說:「我們活80年,為了一堆事忙忙碌碌,然後什麼也帶不走就死掉了,又是為了什麼啊?要說道理,其實人生就是這麼沒道理!」張老師往往會製造這樣刺激我們深思的魔術時刻。就像這次三天兩夜活動,老師突然要求大家為下一次活動出力。這突如其來的要求,得理不饒人的態度,好像也沒什麼道理,卻讓每個人坐立難安、不知所措,感到極大的矛盾與衝擊。但其實,這是老師為下一階段的課程預先埋下的種子,要大家每天念茲在茲,放在心裡好好琢磨、參悟。

人往往就要在這樣切實感受到生命荒謬至極的時刻,又或者真真實實地感受到命運無常之時,被逼著站上生死交關的刀口上,才能激起強烈的願心,想要看見光明與智慧,也才有機緣與智慧轉過頭來,開始重視並選擇像氣機導引這樣不會賺錢,也沒有名聲可取的冷門東西,珍惜老師的教學,並一路不回頭的繼續往下走。這樣講會不會太沉重了?還記得老師提過一句瀟灑的話語──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是啊!在氣機導引的實踐道路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做一個清醒的人,如實的經歷

氣機導引的修行到底是什麼?氣功是什麼?往往老師在課堂上剛說過,我們聽完回家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給別人聽。一方面是自己也忘了老師講什麼,二方面是一般人也聽不懂你講什麼,就是這樣奇妙!(不過還是要回家好好記個重點筆記啊!)古語云:「大道至簡,易涉而難成」。氣功或許正是這樣的東西啊!但許多師兄師姐一定也會覺得──入愈深,行愈險,而所見愈奇。

今年快要結束了,這陣子,老師帶引我們進入氣功的階段。上個週末老師給我們稍微試一下定力,接近兩個半小時的靜坐,又讓我重新清楚地看見了自己一次,腿部的酸麻魔,讓人難以招架,但這酸麻魔其實還只是基礎班的問題,其實自己到底走了多遠呢?未來還有多少挑戰等著自己呢?應該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喔,想太多無用,應該還是保持平常心,日復一日的踏實練習,好好的與自己的身心對話。說實在,能夠在這紛亂失序的世界,找到這樣一個讓自己平靜自在的方法,的確難能可貴。回想起老師解釋的《心經》最末句:「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是啊!就繼續經歷吧!經歷再經歷,做一個清醒的人如實的經歷,不管是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怒恨怨惱煩,就如實去經歷,透過自己獨一無二的六根六塵;去試煉自己,並在其中好好洞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思考自己的思考,感覺自己的感覺,在真實命運考驗中,好好體悟老師的教導!

我知道我還很生嫩,很大言不慚的寫了這麼多,彷彿聽到老師用一貫的口氣叫喚我──阿弟仔!話說回來,可以被叫得這麼年輕也是好事,可以保持年輕純真的心,最好也將青春健康的肉身也凍齡保存。感謝張老師多年來孜孜不倦的教導,以及各位師兄姐的陪伴與指教,有緣得以共同探索自己最奧妙難得的身心靈,一同經歷生命蛻變的旅程,真的很難得!或許一開始如同毛毛蟲般笨拙,但日復一日成長,最終那怪怪醜醜的毛毛蟲也能蛻變為美麗無比、在天空自在翱翔的蝴蝶。未來還要繼續加油,以下再按老師的交代,與大家分享自己的上課筆記,學而時習之,共勉之。


在生命中歷練,連接最高層的智慧

最近老師帶領我們進入氣功的層次,那與過去導引術的練習是不一樣的。要求感覺層次的提升,而不只是身體健康強壯而已。像上課時,從聽的能力,到大腦的理解,到心的體悟,這整個聽的過程,就有不同的層次。老師說:「學三個月的學生,大概可以聽到我的口氣;學三年可以聽到我講的道理;學十年以上,可以讀到我的心;學20年,大概可以讀到我的智慧。」時序推移,經歷過各個階段,能不能得到智慧,還是要看是否每個階段都能把學習對焦在老師給的焦點上。練功一開始要從身體的專注開始,從感覺有形的肉身開始,開發筋骨皮肉,四肢百骸、五臟六腑這些有相的部分;現在則要進入無相的氣的層次,從有到無的蛻變,進入練氣的階段。氣是一種看不見的存在、一種功能性的存在,有功能卻沒有任何物質。練習氣功就要感覺那不存在的存在,看見一種看不見的看見,所以我們要非常細膩的感覺更細微的存在,那就像是聾子聽見、瞎子看見,學習捕捉「空的存在」,雖然是空無的,但同時一切都在其中。老師用《維摩詰所說經》的「芥子納須彌」為例,說明當筋骨皮肉的覺知都空掉時,心中也放空、沒有雜念時,身心達到完全的整合,那時候,你就在世界之中,而世界也在你之中;你可以包容一切、與一切聯結。那是將有相通通空掉,也就更趨近於無,到達一個深層的無的存在。這「無」並不是虛無,什麼都不做,而是從實就虛的狀態。當一個人可以深入這個空無的境界時,他就可以連結最高的智慧;而那最高的智慧也因為這個人的存在而重新出生,使得世界發生改變。就像眼前許多混亂失序的社會現象,都可以因此而改變。人類一世又一世的輪迴,就是為了經過很多人間的歷練而接上那個最高層次的智慧。那是先聖前賢、包括佛陀、耶穌都達至的境界。老師勉勵我們要有信心,我們內在這種無形的智慧是會累積的,會跟著我們到下一段生命。這無形的智慧,才是生命至高無上的寶貝,這才是真正帶得走的東西。但這個時代有各種各樣的誘惑與牽絆,包括「知識」與「情慾」兩大障礙,讓我們忘記活著的真正目的。我們在渾沌命運的安排下,被內在外在的各種障礙所阻擋,被整個時代錯綜複雜的遊戲規則所制約,一直到死亡為止。人類往往在這個情況下而墮落了,因為時代實在太亂了。

老師又舉了一個維摩詰與文殊菩薩的故事。佛陀問學生什麼是安靜?文殊菩薩回答說:「無言、無想、無做」。當佛陀問維摩詰時,他卻什麼也不說,然後頓時雷天大作,之後維摩詰對佛陀說:「天地間本來就是安靜的。」

以上拉拉雜雜把老師上課提到的東西隨手記錄下來,未必有嚴謹的章法。總之,從有形到無形,還有很多階段需要經歷。有形可掌握到的身體練習都那麼困難,更不用說是無形的心了。但還是要好好加油,與大家共勉之。

 

旋轉乾坤讓我的健康旋乾轉坤
◎簡淑珍


當氣機導引學習機會來臨時請勿遲疑,它就是生命中的貴人,因為上課中隨時會聽到慘叫聲,那就是張老師在發揮特長──糾正姿勢、讓學員更健康。還有,別忘掉每年一次的戶外教學,雖然只有三天,卻是功力增長數倍的好機會,回來後我覺得自己全身鑲著彩色光環。

97年時,有次在中山堂練完課經張老師允許拜訪忠孝東路三段會館,因離住家很近,即決定參加入門班。將近一年的時間,傻傻跟著練基本功,努力抄下當日欲學功法以便回家練習,同時核對一下這星期抄的與上星期抄的功法是否一致,但是動作名稱唸起來總覺得生澀,一點也打動不了我的心,心想還不如在中山堂社團式的教法較為實際,身心可得到較大的助益。後來才知原來那是第一套功法──攀足長筋肝臟保健。

由於長期在地下室工作(am9:00—pm7:00),無法接觸陽光及正常的氣流,經常發生心肺功能衰退,手腳麻痺、出冷汗,更於午餐後(中午不休息)工作2-3小時後即感覺不能呼吸;每於上班至下午5:00左右站起來即無法行走,頭昏、眼花、兩腿無力,走起路來歪歪斜斜。最初呼叫119直奔北醫附醫急診室,後來想到何不用僅學的幾招氣機導引試試自救,結果發現「旋轉乾坤」內1.左右鶴潭、2.鶴潭蹻手、3.猿呼引肋、4.抱轉脊髓,非常有效,老實說當時我也只會上述4種功法,再用現在的標準回頭檢視,實在慘不忍睹,動作不合格也不標準。

現在的我退休了,以氣機導引為主,配合中藥、飲食,充分的休息,每早到北醫楓樹林復習當週所學功法或練習當天身體感覺需要的自我加強鍛鍊功法,健康狀態穩住了,希望未來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不再需要服用任何藥物。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