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期電子報--丟掉老師,回到自己

September 15, 2013

■ 丟掉老師,回到自己

■ 雲淡天青水龍吟

■ 氣、靜、空 ──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 見首不見尾的張老師!

 

 

丟掉老師,回到自己

◎文/編輯部

 

身體很簡單,心最難;等到越過了心,靈就很簡單。要提高靈性,只要身心能量飽滿,靈性自然會長出來;把屬於人的肉身和心都超越了,就可以接通永恆不滅的靈性。這是我深切感覺到的。靈性能生萬法,創意就是靈性的表現,是來自平常點點滴滴的觀察;不在邏輯思考的狀況下發生才是創意。創意不怕模仿,因為它是源源不斷的活水。所以書讀越多、道理聽越多的人越不可能覺悟。因為頭腦被知識干擾、破壞,就像一台收音機接收太多雜訊,就會收訊不良。腦波也是這樣。所以,古今以來所有道行高的人都沒有老師──

 

同學問:老師,那我們豈不是完蛋了,我們有老師!

我們是不是要趕快把老師丟掉?

老師答:對!要把老師丟掉!

 

靈來到人間,從受精卵開始重演三十八億年的生命演化史。這是從無到有的過程。出生以後有了身體,就一步步從「有」走向「無」。肉身帶給我們很多好處,帶著肉身的功能、訊號,我們才能走完人生、遊戲人間。人出生時僅僅帶著單純的身心作用,一開始沒什麼心機,所以小孩子不具備貪嗔痴慢疑,只有單純的感覺。貪嗔痴慢疑是被知識、概念、從眼耳鼻舌身意接收的外界經驗污染,這就是「人心」。人心會干擾純粹、原始的身體感覺。小孩小狗人見人愛,正因為沒有知識經驗的干擾,只是展現最初的靈魂原貌;知識經驗無法讓人聰明,只會產生身體的慾望,引起貪嗔痴慢疑,遮蔽原來的靈。人長大就不可愛了,不是歲月讓人變醜,而是心。

 

練氣功練到中丹田、練心的時候,最重要的就是還原,回到自己、把知識丟掉。知識越多,越難悟道。知識是罣礙,靈性的智慧是對自己的認知和想法。氣機導引所有的動作都是教你學習感覺身體、感覺氣、感覺心的波動。聽之以耳是感覺身體;聽之以心是感覺心的波動;但最後這些都要拋掉,勿聽之以心,要聽之以氣。氣就是感應、創意。如果看不到宇宙之間的神秘力量,就只能看到事件,然後被事件干擾,產生怒恨怨惱煩。我能看到宇宙人間無形的價值,如果必要,這些無形的價值隨時都可以變成有形的價值,供我取用。

 

「不做」不是不動,而是不用運動神經,不用大腦想像;靈敏的感覺連結到心的作用,心聽到音樂,就會影響眼耳鼻舌、影響自律神經系統;自律神經系統又會影響內分泌的變化,內分泌又會帶著你的身體進入另一個層次的感覺。訓練好對每個動作的感覺,然後才能走到這一步。

 

讓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能感覺靈敏。音樂一進來,它就啟動。不必刻意做什麼、也不要想進入什麼狀況,任其自然,身體就會產生連結。連結以後,身體帶著這些感覺,又會回饋給你;身體掌握到這些細膩的變化差異,最後就會產生一個體系,然後收視返聽,聽覺進入身體內在事實的運作。若沒有身體的內在事實做基礎,就無法掌握最微細的覺察。要看到宇宙人間的無形價值,打開天眼,就必須經過這樣的自我訓練!

 

開智慧,就可以洞察簡單的事物運作之理。開智慧就是沒知識,讓自己還原,還原到一個自在的、沒有被框限的狀態。人出生從無到有,有了肉體,就帶著從「無」當中演變出來的、所設定的感覺。人類跟老虎一樣吃喝拉撒睡,但感覺不同,因為設定不同。依循著感覺的設定而去開發眼耳鼻舌身意的學習,最後變成人的樣子、老虎的樣子。但人生的學習就是不斷地還原,讓生命演進;跨越「人」從後天學習的價值體系,還原到最初始的、跟宇宙連結的狀態。

 

我們的訓練是從動作中專注感覺自己開始,由外而內,感覺你的感覺,而不是用心感覺。為什麼感覺要從身體開始?因為身體的感覺神經是物理性的,心理的感覺是無形的,必須先學會身體的具體感覺,因為它看得到、抓得住,心是抓不住的。從身體訓練隨時隨地面對自己每一個當下的感覺,再慢慢學習聽自己的心波。

從肉體感覺體神經的變化,從心波感覺內分泌的變化;體神經跟自律神經都能安定,腦神經就安定了,那就長智慧、開天眼了。

 

我的教育只是觀念的激盪,我並沒有教什麼。我要你用這個態度練動作,而不是每天苦練動作。如果心態沒有提昇,即使練到爐火純青,永遠還是那個層次。只有不斷超越,才會有成就。從觀念的突破,重新掌握你過去所參與的動作,從中學習看見動作跟心波的連結。你要回到你的狀態,成為你自己,而不是學我、成為我。不要學人家講的定義、理論。你心中能產生的道理才是真正的道理,真正的道理是不立文字、不可言傳的,因為文字、言傳都是知識。你必須把這套東西放在生活中實踐,否則你再怎麼努力,也不會得到真正的快樂,你的快樂是寄託在兒女、在別人身上,你無法跟自己的每一個當下獨處,所以你不追求、不珍惜自己。你的大腦被知識塞住了,這個世界上的人多半活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然後繼續用相同的模式塞住自己的孩子。我教孩子好好去玩,去辦活動、去接受各種批評和考驗,不要讀太多書,因為現在沒有真正的老師,只有知識份子。教育應該帶孩子去海邊看浪,看每一波浪捲上來,觀察它們的差異。假如這些浪是你的心波呢?是你的想法呢?可是現在沒有這種教育了,所以人都變成奴才,造出一堆足以毀滅世界的東西。人類已經走錯方向了,還在繼續誤導下一代!

 

方向對了,就有機會渡彼岸,方向不對,永遠到不了!

 

決戰不在身體那些物質性的東西,而在心跟靈。一個真正的劍客,劍舞得再好都是空的,必須在心跟靈找到真正的價值,他的劍就不只是劍。任何動作都一樣,重點是你怎麼在中丹田、上丹田,心、靈的層次上得到不一樣的成就。怎樣用更高的層次運作你的身體。練動作已不再是怎麼做,而是怎麼用心?在動作、意識、呼吸上,心怎麼超越?看看你現在是用下丹田還是中丹田、上丹田控制意念、動作、呼吸?

 

回到你來自身心的原始感應!動作必須在中丹田的概念裡,我現在只是教大家心波跟身心的整合,你必須到達自己的內心、在每一個現場教導自己,那麼你就可以把老師丟掉!有老師在,你就學不到東西。身體是你自己的,如果有老師,你就會在老師的影子下,無法回到自己。老師只能給你方法,最終,你必須形成自己。把老師丟掉!你的生活、你的身體才是老師。

雲淡天青水龍吟

◎文/鄭雅靜

 

最近感覺涂老師教授的分子生物學像是以現代的語言解譯氣機導引的「導引」,即「身」的密碼。透過大家認同且熟悉的科學詞彙,從人體的構造到細胞分子的傳導,配合圖片說明,使人體的運作奧秘不再那麼抽象。但對身體的內在,更細微的動能所產生的作用和影響,我覺得也許古人慣用的簡約語言更能闡釋其精妙之處。受限於時代背景的關係,現代人也許認為古人所使用的語言的結構沒那麼精準,文字的意義充滿想像。但古人語言的邏輯性更強,對來自混沌的我們,生命的DNA曾身歷其境,反而更能觸及DNA深處的隱微記憶。沒有接觸氣機導引之前,曾經以為這種混沌的意識或許是某種夢境或想像,學習氣機導引日久,有過一、二次覺察身體內在運作的感受後,那種感覺很像發現自己的身體有機會被啟蒙,對生命充滿無限可能的期待。

 

過程中,觀念非常重要,信念仍需佐證。氣能可以藉由具體的外形而彰顯,但視之不見的天地之機,要強為之容就顯得超高難度。有空靜下來想想自己,實在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大的志氣要外練形似身自在,內得安住空其心。假使沒能將練氣機導引這件事融入生活,使之成為實現自我生命歷程的契機,就好像參與或觀賞一場球賽,臨場歡喜熱鬧有餘,球賽結束後沒能留白,徒留幾分茶餘飯後清談的閒情而已。現實生活中仍然充滿變數。如果曾經感受過身體內在的自主性,即使一次也好,生活中的挫折就不會像以前那樣有被全然包覆的無奈,得有機會迎上去,穿越它,懷抱已知,不如放手一搏,雖然自己也不確定會有什麼結果。

 

我來別境探天命 得練無餘空自心 春殘冬盡知秋月 雲淡天青水龍吟

氣、靜、空 ──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文/王亞玲

 

絕大多數的學員都知道我是「天下第一班」碩果僅存的學生。以前,我最害怕別人問我。「妳跟張老師學最久,功夫一定很厲害吧!」當下我是又糗又緊張,因為我更害怕人家看到我的功夫,會一驚「啊!妳學了那麼多年了也才這樣哦!」我怕丟臉,更怕丟老師的臉,學習總是畏畏縮縮,施展不開。

 

漸漸地,也不知何時開始,我不在意別人怎麼說了。因為我很清楚練功這條路,是一條非常孤獨的道路,大概除了張老師之外,只有你知道自己的身體,也只有你知道當自己超越時的喜悅,還有自己在當下的自在與舒服。這條孤獨卻喜悅的道路,經驗其實很難言傳與分享,每個人身體不同、感覺不同、生命經驗不同,除非你我已走在同一條道上了。

 

而這經驗讓我明白,唯有從外在的人、事、物回到自己的身體主題,你才真正在路上。前面的練習風景,也許就是幫助你整合自己走進身體的歷程。如果要說無知,我無知的時間比任何學員還要長久。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根本不知老師會帶領我走向哪裡?走到今天,我就是跟著練習而已。在無知的過程中,我覺得毅力、參與和信任很重要。我上易經、道德經、參同契,現在則是分子生物學。多數時間,我不是打嗑睡就是心飛往別處,易經、道德經、參同契似懂非懂,聽了就忘。即便到了老師出了第一套功法書,我第一次閱讀時,還是相當困難,甚至把這書當我的催眠工具,看了就想睡。(老師,真對不起!)

 

什麼時候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而有很大進步?反而是對練開始。對練感覺對方也感覺自己。跟我對練的是周玉玲,我與她對練,充滿壓力,卻在過程中學習收穫最多,我的僵硬她的鬆柔,我的急躁她的緩慢。原來自己是這樣哦!不禁問自己,那我以前在幹嘛啊!於是我開始模彷她,假裝自己很鬆,假裝自己很慢。接著張老師要我們自己回去單練,說實在,我這才真正找到自己的感覺。我的身體與周玉玲大大不同,我要表現的是自己的樣子,而不是模彷任何人。體悟那一刻,我其實相當感動的。張老師所有的功法教學都是用心佈局的,即使暖身的對練功法都是,但在我們無知時,並不懂得其用心。

 

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當我把主力放在身體上,那回報真的超乎想像。我發現自己的體悟一下有長足的進步。很奇妙的,有時我練習時想不通的,我睡到半夜會突然起來,自己再練習一次,就通了。我以前看不懂道德經的,現在睡前隨機翻頁,有些也明白了。我有些心得可以跟學員分享:

 

在導引的層次上要超越。我開始會給自己功課,這功課是針對自己的問題。

 

像課堂上我並不記筆記,老實說,記者出身的我要記筆記很快,但要忘也很快。我是回家後才記,因為反芻的過程中,對於老師的重點反而更清楚。而這時記下來的就永遠記住了。記不得的也不強求,不要讓內心有壓力。像這陣子我回去要記筆記,突然又什麼都記不得了。我才發現因為課堂上我有聽懂了,這又比之前更進一步了。

 

在功法上則找自己要突破的,包括熟練、正確度和體力,把它當做一種訓練。我舉例,凌波微步,因為我第一次練這功法時,心氣不適差點猝死。我就想著我要從哪裡跌倒就哪裡站起的超越自己。凌波微步本來就是很好的練習,在快步行走下心氣保持平和,未來遇到任何事,自己都可以平靜面對。當我練習到正常時,我其實偷偷給自己一個功課,就是還要比其他學員再快四分之一拍,卻一樣能保持原來的平和心氣。於是我在進入快板時已偷偷加快腳步了,當我做到時,真是有莫大的狂喜。

 

在氣功的層次上要感覺。感覺不像體力的超越,是練心,也就是心的超越, 不是想像,其實更難。氣、靜、空,我現在還在氣的層面,連靜的境界都不到,何況是空。

 

在人間這個道場上,我們時時刻刻對應的是人心,人心惟危,常因此心氣起伏,備受影響,其實我們真正要對應的應該是道心,道心惟微,我們要往道上走才是!於是我又給自己一個功課,我把自己的身體當做主業,我的副業才是我的工作。主業應對的是我的道心,副業應對的才是人心。道心要用心,人心應付就好。當我心態改變時,工作反而變得輕鬆自在,副業還付你錢,其實真滿好的。

 

在感覺氣的層面,因為要放鬆虛靜,其實最好的功課是靜坐,這也是我最要超越的。所以練功的過程中,一旦氣功態的狀態跑掉,我就開始調息,讓自己感覺氣的狀態再回來,身體再跟著氣的方向走。有幾次我感覺內心極為感動,甚至感動得快要掉眼淚似的。但實際肉體並無真正落淚,但那喜極欲泣的感覺卻真實在身體裡發生過。

 

所以如何從氣的階段再走到靜和空的境界,我們還需要繼續體會。老師課堂上講得很好,還好這世界上有頓悟這件事。所以大家都不應放棄,不需找藉口,我無知那麼久,也終有體悟的一天。

 

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裡,章子怡飾演的宮二,因為父親的傳統規章限制下,讓她見自己,也見了天地,卻不能見眾生(傳承)。我曾經跟張老師說,將來我要「見眾生」。雖然我現在還在「見自己」的階段。張老師可以帶領著我們見自己,見天地,但見眾生才是我輩學員才應該真正面對的。

 

學員們,你在路上了嗎?

見首不見尾的張老師!

◎文/鄭力豪

 

上堂課,老師笑笑的跟我們說:未來你們可能會讓人覺得你見首不見尾喔!其實現在,老師就是讓人見首不見尾。近期幾堂課,聽老師提到他新的體會、新的計畫與際遇,真的很妙。老師的教課內容,濃度更高了,質與量都更具挑戰性。每次上完課,總覺得深受震撼,但又搞不清東南西北。老師提醒我們要下工夫去消化,的確應該如此。

 

老師說到:人生似戰場。他現在也高速度地與諸多事物對戰當中,而我們也都無法逃避地進行著自己的戰爭。老師說,就因為是戰場,生命才可愛,才可練出一身的功夫。所以別怕,不要躲起來,好好地打自己美好的一仗。因為戰鬥過,真在火裡試煉過,也才可能獲得全然的覺知與生命歷程裡的智慧。

 

老師強調智慧與知識是不同的,就跟嘴巴說說跟真的做到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練功,最重要的是智慧而非健康。要能洞察心的起伏,波動,才會有精準的行動;不是因為衝動、無可奈何,也不會因為私心而做。

 

老師也提到他近期的參訪和經歷,讓他對於何謂「放空」有更深切的認識。那是:「参與另一種空相,不在過去的思考慣性裡。」是「找一個地方,不要想到自己。回到生命原來的面貌。」他舉例說,他深入切磋、精進治療學,幫人治療身體,反而能讓他放空。以及「智慧是知道生命最真實的面貌,知道天地。」生命應該不只為了社會、家庭、物質生活、收入、待遇、養老、退休,老師提醒我們要跨越這些人為的遊戲規則。

 

氣功學是一種哲學,包含身心靈三個層次。在心的層次,首先要清楚地理解這套哲學,方向要很清楚,否則不會進步。物不可終壯,身體的操練不能只停留在過去導引術的層次,不然就會造成身體的耗損。

 

老師談到快樂,他說有些人認為快樂就要想正面的事,要看世界美好的一面。但這只是心理推理的技巧,不是真正的道行。老師說快樂應該是──創造夢想的世界。更進一步,是能進入當下、淨空一切,然後重新排列,重新擺上你所要的人事時地物。講到這裡,一位同學提出疑問,她說老師過去的說法與此不同。老師說,那就是層次的差別。他現在的體悟又往上提昇了一個層次。老師過去的說法是我比較能觸及的,現在的層次,我可能還需要慢慢體會吧!

 

老師說﹔能以不同的面向去看事情,才不會有罣礙,不會只看自己喜愛的、認同的面向。訓練自己的感覺,學習接近當下、跳脫自己的好惡,才能夠獨立的、全面地去看。斷掉自己的好惡、原則、判斷,真正的覺知才會顯現。但這是很高的境界了,所以老師提醒說:在那之前,必須有基礎訓練,要能夠每一分、每一秒都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所以老師最近常提到一句西方哲言:「我思故我在。」然後用氣功學來解讀這句話。老師說:「認知才無知,不認知還有可能有覺知。」也談及意識、與念頭的不同。而氣功態的意識,在身、心、靈,各自對應的是:氣、靜、空的狀態。簡單的說,氣功態的意識必須身體不用力,心沒有情緒起伏,而靈放空。最後是以一種「I Hope So 」的態度達至身心靈整合的境界。

 

 

氣功學真的很困難,難在我們總是死命抓住,不肯放開。我們理解了,也以為自己已經放開了,但往往卻抓得更緊。不管如何,這是人生必經的學習,不是把動作練到出神入化,而是在工作、生活中產生的起心動念,好好下工夫修煉。

 

老師常常提醒我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前一堂課,老師問一位同學為什麼要工作?其實社會上大多數人,都是為了無可奈何的理由才工作吧?有誰能真的出入自得、逍遙自在?不過老師就真的讓人沒話說。他常在課堂上向我們「炫富」,目的是苦口婆心地告訴我們,只要打開蒙蔽自己的貪嗔痴慢疑,就可以看到無形價值;宇宙間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量,就看有沒有本事拿到!

 

老師最近才從日本回來,住頂級飯店,洗SPA洗到煩,花了驚人的一大筆錢。老師總說他很忙,事情很多,事情做不完。也不知道他是在玩,還是在做事?他是負擔很重?還是一點壓力也無?真讓人搞不清楚,也的確讓人不得不佩服。這也是老師的「不言之教」吧。人生的學分,我要修鍊的還很多,繼續加油!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