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期電子報--在空中

June 15, 2014

■ 在空中

■ 莫名其妙就進步了!

■ 逆攪三焦的昨日、今日、明日!

 

 

在空中

◎羅志仁

 

宇宙能量有動能與靜能,靜能要靠養,動能只要受到鼓舞就很快被激發出來。靜能要面對孤獨。所以動能容易靜能難,由動返靜更難。從儒家到道家是跨越了一大步,儒家代表現實世界的生活,道家則代表形而上的精神生活,

 

練功在練空,入門班在練下丹田(身)的空,進階班在練中丹田(心)的空,人生在練上丹田(靈)的空。在中醫理論,空就是氣,氣就是空;所以經脈不是一條,而是一個空間。道家的空講的是:「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一個杯子,能用的是空的部份,而不是杯子本身。佛家講空講的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亦空,空不亦色。」空就是氣,一切萬物都由氣所形成,所以叫做氣機,有的形成眼睛看不見的物質,有的形成可以感受的事件,有的形成看不見的機會……這都是氣。因為氣的變化,才形成萬物,有的看得見,有的看不見,例如事件或消息。

 

氣變化成不同的物質,就是能量的轉換,比如天上的雲也是由氣所形成的,雲變成雨,再被植物吸收,這是能量不斷轉化所形成的不同面貌,「色」就是你看到的面貌、物質、相,這個相就是空,就是氣的能量轉化。  ‬‬‬

 

練功一定要先確定目標,不能只是追求身體健康,要用肉體讓心理健康,怎麼做?就是讓身體每天進步、每個月進步,然後讓心感覺到;以前做不到的動作現在都做得到,心就會產生自信,這就是心與身體的對話,而不是每天照鏡子然後假裝自己很快樂,用大腦來騙心,用理性欺騙感性,這就是人世間普遍交互欺騙的卑劣手法,把人帶往無知。一個人做無知的事情不會變聰明。身體有成就,心感覺到了,就有自信、會快樂,大腦就不會胡思亂想。腦不想、心就會專注,大腦會有很多念頭,是因為心的能量。喜怒憂思悲恐驚都是心的能量,這些能量怎麼來?就從每天遭遇的事而來。大腦經歷、記憶某些事件,事件的能量就儲存在心裡,所以腦袋是不是有罣礙,是隨著心能量而定,所以要滅掉這些事件,讓它放空,讓這些儲存在心裡、非本心的能量停止運作;處在空心的能量中,這個能量就在身體的空中,叫做住其空。所以「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因為無所得,把心專注在空中,那麼你就會到達本心,本心亦是空,空者,自性也。

 

很多時候,我們把身體的病用心理解決,心理的病用大腦解決,身體的慣性會讓大腦想法改變,大腦想法的改變,又會產生心能量的變化,大腦所想、所困惑的事,都是心能量在作祟,所以宇宙之間存在唯心論,又因為唯心論,造就不同的唯物論,其實一切根源在其心,把這些來自於種種生命經歷,而逐年下載、堆積在心裡的非本心的能量修煉掉,所以必須止念,讓心處在空中。「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就是這個意思。本心久而久之就會出現,動作能夠守空,身體一定輕鬆,心可以守空,大腦一定寧靜,空了就無所不有,所以說「當其無,有物之用。」

 

身體如何能在空中?要先知道哪裡不空,有肉體的地方就不空,有感覺神經、運動神經的地方就不空;有感覺神經就有是非,有運動神經就有慾望,只有在空中,沒有感覺神經跟運動神經,「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受想」就是感覺神經,「行識」就是運動神經,練功時要知道身心靈的邏輯,把心放在身體的空中,得到自性,讓心貫穿過去跟未來,因為你活在當下。大腦的念頭停止,心就專注,而不是去產生一顆專注的心,只要本心一出,所有非本心的能量(罣礙)就會釋放掉,那就是──「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生理的問題用哲學問題去思考,會有更宏觀的解決方式,比方說癌症,癌症是身體的問題,是因為你沒關注身體細胞,你忽略他太久,所以他必須變出另一種樣子來譁眾取寵,引起你的注意。假如你閱讀你的細胞,他便會乖乖的,不注意他就會病變,就是癌細胞,你都不用管吃什麼會罹癌,這也是氣功學的擬人法,把所有的東西都看成人,腦內有九宮真人,把脾胃稱為黃婆,肺臟是白衣老人…,身體的問題都來自於身心的整合,癌細胞病變都是出自於對自己缺少愛,並不全然是因為你吃了什麼食物。哲學的思維會釋放肉體壓力,讓身體更自由,只有用物質思考生活的人,才會認為吃油炸食物、抽煙、喝酒會致癌,所以當然就要用物質的方法電療、放療、化療、刀療去格殺癌細胞。假如用哲學思考處理癌症,我們就會愛身、愛。如何愛自己的心?讓大腦在空中,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要想,心就安定了。 

 

 

問:我們在靜坐時,守橫隔膜是不是有實有虛?吸氣的時候守實,而吐氣的時候橫隔膜往下是守虛?

 

答:吐氣時,改成守心氣往下。

 

 

問:我們在做動功時,是虛跟空的感覺,那虛跟空是相似的?還是不一樣?

 

答:虛是一個動詞,而空是一個名詞或形容詞,虛加上ing就是空。虛跟空是形同意不同,處虛是無為,無為而無所不為,空不是沒有,空是氣,是一個虛態的存在。

 

 

問:我們腦袋要放空,但我會關注身體氣的走向,大腦裡面放了一個叫做  關注的東西,而這個關注的型態是沒有改變的,又比方說點了沉香,腦袋一直裝著沉香的味道持續不變,這樣是不是也叫做空呢?

 

答:這個叫做虛的ing,還不叫空,等到沉香聞不到了,卻存在身體的流動才叫做空,是故空中無色,色正是你在辨識沉香的這個想法,所有的物質都是由大腦投射出來,你連結了腦就不是空,是進入空的過程。

 

莫名其妙就進步了!

◎曹林麗美

 
長久以來都是過著一般家庭主婦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制式化生活,直到學了氣機導引之後,我每天制式化的工作又多出了一項,就是練功。剛開始是做些動作,後來就變成每天必須騰出些時間來練靜坐(15~40分鐘不等) 。剛練靜坐時常因腳麻坐不住,於是我就決定從五分鐘開始練起,然後再循序漸進,慢慢增加時間。現在我竟然可以盤坐一至兩小時,甚至更久,這是我當初想都沒有想到的事。

雖然靜坐許多年了,較熟識的同學常會問說:「妳靜坐那麼久了,有什麼感覺嗎?」說實在,對於我這個感覺遲鈍的人而言,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只是把它當作每天例行的功課而已。直到去年的某一天,張老師上課時告訴我們說:「靜坐的當下就是頭腦要放空,身體要鬆,用心去感覺身體的每一吋肌肉,一節一節的往下去放鬆,一直鬆下去,不要去在意呼吸,我想這就對了。我也是這種感覺,而且心裡是非常的靜,靜到一點漣漪都沒有。我在想,這是不是老師常說的「體悟」呢?

最近突然覺得眼睛很難受,心想眼晴該不會又出問題了!於是趕快到醫院檢查,結果醫生告訴我視網膜破了一個洞(這是我第二次視網膜破洞),必須用雷射將它補起來。回家之後我就想:我現在動功也不能做了,要做什麼功法來訓練我這遲鈍的感覺力?忽然想到張老師說過:「訓練感覺最好的方法就是訓練手指頭,於是我就趕快拿起放在抽屜已久的肖楠提珠,這才發現,哇!提珠買了那麼久,都沒有拿出來練,而且,是要去感覺它的大小?還是花紋呢?…..很多問題都沒有摸清楚呢!

過幾天,突然有個問題閃進我的腦海裡,嘿!我居然一點也不擔心將來是否看不見,反而在想要怎麼訓練感覺力?難道,這就是靜坐的「功效」嗎?我不知道,就像張老師講的,靜坐會讓心事的能量變小,心的空問變大。

逆攪三焦的昨日、今日、明日!

◎李秀娥

 

從一次接觸逆攪三焦到現在已有一年多,剛開始招式不熟依樣畫葫蘆,身體一點兒感覺也沒有。招式熟練後,我常常由下丹田往上只做轉三焦的動作,那時意念也只有三丹田。去年渴望會館戶外教學,在眾師兄姐如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帶動下做逆攪三焦,反覆、專注,讓我愈轉愈深入、愈鬆柔,愈轉愈通體舒暢!難怪老師說:練氣功最主要就是一個專注的過程,專注產生熱能,專注讓人一心不亂!

 

去年開始,老師又強調身心靈整合的重要,又加入空間、腔體和日月線的概念,讓我們對身體內部有了更深的感覺,甚至因為海底線和橫膈膜的具體化,使我們在做動作時,明顯感覺它們的上下縮放;也因為隨時與心連結,而讓每一個開闔更鬆更無礙。

 

最近一次,老師請文建師兄帶我們做逆攪三焦;一次次坐腕──月線往上,日月相合;旋腕,月線往下;突掌,心氣跟著月線往下;舒指,日線往下;再壓,月線往上,氣由下往上打開命門,打開夾脊…肢體動作依據這個規律開合,已經成為本能,藉此打開身體所有空問,我也在過程中核對日月線的上下是否有出入,藉此修正。

 

不管動功或靜坐,最重要的應該還是心法的瞭解和專注的訓練上,專注到能從實相練到虛相,滅六識絕六塵練神還虛,隨時處在虛靜中。這是一條遙遠的路!我不一定能走得到,但我願意喜悅地享受那個過程!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