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期電子報--初論身心靈方程式的操作與觀心波

November 15, 2014

■ 初論身心靈方程式的操作與觀心波

■ 幸窺天機在此身

 

 

初論身心靈方程式的操作與觀心波

◎阿充

 

 

 

現代舍衛國祇園精舍

兩千多年前,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國祇園精舍開講,千二百五十弟子為常隨眾。時空轉移,今日張老師在漢口街長期召開研討會,常隨眾約四百人。當年佛陀有博聞強記的弟子將其講授的內容集結成經文,今日人類早已具備神通,透過錄音技術,不需要博聞強記的弟子,張老師悟的道,可以很精準的被轉化為經文,永久流傳。我想像著,在數千年之後,後代子孫在閱讀經文的時候,當他們讀到「阿充」這個名字,是不是就像現在我們看到佛經裡的「阿難」一樣? 雖然我被老師提到的時候大多是扮演負面教材的角色,但是正因為如此,我也是獲得最多提點的人。說實話,張老師課堂上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把它當作是對著我量身定做、對症下藥的,所以每堂課我都強力地接收著張老師所傳達出來的能量。每次下課後的喜悅,從一開始如獲至寶的興奮,到後來慢慢累積出一些篤定與自信。縱使我的肢體依然僵硬,我也無法預知將來我的行為和性格可以產生多大的改變,但是我的願力是強大的,也對於未來要走的道路深信不疑。

自從課後可以重溫錄音檔以來,學習對我來說變得更加有效率與踏實。我不認為有任何人的筆記或心得可以超越張老師的現場錄音,因為不論就結構性、完整性和層次性而言,張老師早已面面俱到,各位如果反覆聆聽的話,就能感受授課內容的力量與珍貴。「聽一百次,一定悟道」,這是張老師給大家的忠告,只是聰明又講求效率的現代人,大概不會真的去聽一百次,所以對於精簡的課後筆記就會有所期待。雖然對於整理筆記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很好的訓練過程,因為記錄形式的轉化本身就蘊含著許多能量。但是對於學習者而言,我的建議還是直接聆聽錄音,因為透過第三者的轉譯一定會有失真,能直接閱聽原典是何其幸福的事。再者,張老師透過聲音和表情所創造出來的氣場,其能量絕對不是單純文字可以比擬的,所以接收者一定會有不同的感受和學習效果。在此也要特別呼籲大家要盡快聽完一百次,然後銷毁錄音檔,轉化為自己生命實踐的形式呈現,這才是對悟道者最佳的感恩。

關於「說法」,就是每個人找到自己的方法,讓其生命的演進與經文有所對應,把這樣的經驗分享出來。換句話說,每個人悟道的方法都不同,只要能悟道,就是對的方法,而這樣的經驗往往可以讓其他人有所啟發,所以我鼓勵大家都來說法。今天我就來說說自己的法,而且我要做一個勇敢的嘗試,我要忘了張老師的語言,試著不去看任何筆記,也不聽錄音,我要用我目前為止所有的認知,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出我對於張老師悟的道的理解。我希望這是一篇誠懇的文章,因為誠懇,所以也是一篇自在的文章,我不用擔心我的文字和真理有多大的誤差,只是很誠實的寫出來。在此先謝謝各位的成全,讓我依照我的方式做自我訓練,才能讓我寫的東西轉化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

在進入主題之前,希望大家先閱讀一些先修課程,第一是怡萱發表在電子報的「身心靈方程式」,第二是以下我所整理的表格:

 

上表中有一句關鍵的句子,「宇宙真相在心中」。「心」扮演者承上啟下的作用,如果使用不當,可能產生負面循環,造成身心靈的大亂;反之,如果能夠去心相、發揮心能量,則能同時開發大宇宙和小宇宙,讓身心靈維持在同步和諧的狀態。氣機導引現階段的訓練著重在觀心波和心能量的開發,張老師的用心不言而喻。身心靈方程式是描述人這部機器的運作模型,他無時無刻都在運作,至於這部機器下一步該怎麼運轉,除了我們可以控制一部分的外在變數(六根的輸入)之外,「觀心波」是至為關鍵的功能,雖然他是一種內在的功能,但他又是一個可變的功能,隨著修煉的境界而改變。觀到什麼心波,再加上後續採取的行動,就決定了你的人生。「觀心波」就像是啟動正向身心靈方程式的按鈕,接著才能進行「去心相」,進而開發心能量。

 

什麼是心波和心能量?

氣是在下丹田一種功能性的存在,心波在中丹田也是一種功能性的存在。氣作用於人體這個有機體中,而心波除了作用於人體這個小宇宙,也是溝通小宇宙和大宇宙的載具。心波是人體內分泌整體狀態的呈現,若是用身心靈方程式的語言,他是心室裡所有心事的動態總合,因為是動態變化的,所以他以波動的方式呈現。心能量就是接收與傳送心波的總能量,如果將心能量比喻成一條十米寬的馬路,如果五米拿去處理心事了,則可用的心能量就只剩下一半了,所以心事縮小可以增加有用的心能量。狹隘的說,觀心波可以解心事、去心相;廣義的說,觀心波可以接引宇宙能量,開發智慧。下面我會舉兩個例子說明身心靈方程式的運作以及觀心波和心能量所扮演的角色。

例一、登山

在今年的三天兩夜戶外教學活動中,沒想到第三天的登赤柯山活動竟然讓許多人產生了恐懼與挫折。以我個人為例,年輕時就有許多登山的經驗,再加上氣機導引的訓練,登山對我而言早已不是一件痛苦的事,反而是一件愉悅的事,換句話說,在我的心室裡不存在一件「登山會痛苦」的心事。但是對許多缺乏登山經驗的學員而言,「登山是痛苦的」這樣的印象,早已深植在他們心中,所以當他們看到(眼的輸入)登山的行程時,「登山是痛苦的」這件心事就開始隱隱發作,慢慢在發炎當中。當境界現前,開始爬山的時候,感覺神經(身的輸入)傳來身體酸痛的訊息時,此時你有兩種選擇:第一、繼續擴大自己的心事,告訴自己爬山比想像中還要痛苦,此時你的肌肉會越來越酸痛,你也下定決心以後了再也不爬山了。這就是陷入了所謂的惡性循環了,你不但沒有超越,心事還益發腫大。第二、你可以先運用靜坐的技巧,讓自己冷靜下來,呼叫你的副交感神經系統,化掉你酸痛的感覺,放鬆你僵硬的肌肉。此時你可以清楚的思考(腦神經),想起氣機導引功法中全虛全實重心轉移的觀念,下指令給你的運動神經,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走,然後你會慢慢覺知到爬山不是一件困難的事。當你一次又一次體驗到成功的經驗時,心事就會逐漸的縮小,內分泌也同時悄悄地產生了變化,真相就會慢慢地浮現,相對的,心能量也增強了。腦細胞不需去處理心事,多了這些空下來的腦細胞,增強的心能量能夠接引大宇宙的能量,進而開發出更多腦細胞的功能,這是造物者的神奇,而這種成長可能是指數型的成長。在這個正向身心靈方程式的運作過程當中,你會發現化解心事的三個方法都用上了,靜坐、功法和提昇高度。一、讓心靜下來才能避免啟動負向身心靈方程式;二、透過功法來實現動作;三、以及經由思考來提升高度。此處只是短時間運用了靜坐和功法的技巧,和「身心靈方程式」中所提到持續的靜坐和練習功法來化解心事略有不同,這個例子是透過腦神經的思考,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事情解決了,原先的心事就不再是心事,高度就相對提昇了。在過程當中,需要靜坐和功法技巧的配合,所以張老師一再強調身心靈是要同步運作、同時成長的,因為他們相互間會有正向和負向的循環,是沒辦法拆開來獨立運作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先百日築基,先開發身體空間,才能談心能量的開發。

 

例二、學習氣機導引

下一個例子是個大題目,我要談談大家如何面對「氣機導引」這件事。「氣機導引」可以是悟道的法門,也可能成為一輩子的罣礙,端看個人的身心靈方程式如何運作。眾所周知,接觸過氣機導引的眾人當中,能夠堅持下來繼續學習的比例非常的低,在我介紹的朋友當中,大概只有百分之十的機率會堅持下來,我想整體的統計可能還低於這個數字。我們來看看,我們是如何堅持下來的,而其他人又是如何放棄的。通常會開始接觸氣機導引,不外乎是兩種人,一種是生病的人,包含生理和心理的病,另一種是想要把身體弄好一點的人。若說一開始就想來求道學開悟的,我想應該是鳳毛麟角,不在討論之列。上述兩種人,心裡一定有個慾望,就是「想把身體搞好」。剛開始學習氣機導引,一定把很多人都給嚇壞了,因為身體的魔很快就出現了,酸、痛、脹、麻透過感覺神經傳送給大腦,「氣機導引太痛苦了」這件心事就產生了,所以原先的心事未解,又多了一件新的心事。每當要上課前,這件心事又被換醒,如果一時找不到解決的方式,這件心事就開始發炎、擴大。當心室無法承載過多的心事時,為了避免崩潰,一般人就會選擇放棄或逃避,不再來上課了,至少暫時不用面對「氣機導引很痛苦」這件心事。這裡之所謂「暫時」,是因為「想把身體搞好」這件心事依然存在,未來還是得找其他方法來消弭這件心事,或許又會回到氣機導引,從而陷入無止境的循環。

瞭解了身心靈方程式的運作,就知道當我們建立覺知和控制能力之後,可以朝正向循環的路走。以氣機導引的學習為例,當身魔來襲時,先暫停接收眼耳鼻舌身意的輸入,專注於強化副交感神經的運作,身體鬆開了,身魔也就被擊退了。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一套喚醒副交感神經的方法,調息是基本功,尤其是呼氣的過程,可以將察覺到僵硬酸痛的肌肉,一一化解。當整個過程操練得很熟練之後,身體自然會產生記憶,從此不再需要大腦下指令,當全身的每一塊肌肉都經過充分的訓練而產生記憶的時候,也就差不多是克服身魔的時候了。訓練到了這個程度,就可以很快的進入氣功態,此時不需要再專注於身體,也不需要操作身體了,而是去覺知身體和大宇宙的互動。或許還有很多身魔等著我們去克服,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過程,只要掌握了克服身魔的機制,自然就無有恐怖了。身體的障礙消失了,學習時我們的腦細胞就可以用來做清晰的思考,這時候我們開始相信,修習氣機導引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它的價值被確立,然後我們一步步建立強大的信念。正確的思考可以解決問題、化解心事,就是智慧,就是高度的提昇。當你相信修習氣機導引會讓身體變好,「想把身體搞好」的這件心事就會漸漸地縮小,甚至消失。

 

心能量開發智慧

當心事減少而心室空間變大的時候,原先要處理心事的腦細胞就空下來了,反而引發其他腦細胞全面性功能的開發。大家或許知道,許多自閉症的孩子都擁有不可思議的特異功能,那是因為他們不需要處理人際關係所引起的貪嗔癡慢疑,所以腦細胞反而得以大量開發,異於凡人。如此觀來,誰是正常人,誰是高等人,定義恐怕得重寫了。有些研究顯示,自閉症孩子的怪異行為其實是在用他們自己的方式與萬物溝通,例如與水溝通、與植物溝通,就如同張老師最近提到的與大自然對話的心能量訓練,接引大宇宙的能量到身體這個小宇宙,讓腦細胞得到快速又全面性的開發,這就是開智慧,就是神通。

在身心靈方程式真實的操練過程當中,無論是正向或負向循環都不會只是單向性的,會是正負穿插的,有時也會走回頭路的,既不會從此就一帆風順,也不會從此就一去不返。殊不見有些學員在修練十年之後,受不了老師的當頭棒喝,半途而廢,也有些學員在十年之後才奮起直追,成為黑馬。直到有一天,你悟道了,心事都清完了,你還是一樣的過日子,只不過所有的反應都是本然覺知,不再受到污染,你也明瞭自己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開智慧的關鍵就是先清除心室裡的心事,但是身心靈是交互運作、互相影響的,身體的空間不開發出來,心事也解不了,心事解不了,智慧也就無從開展。究竟該從而解起,其實也糾纏不清了,唯有協同一致,一棒接一棒,從那兒開始都不是問題。但是如果不啟動正向身心靈方程式,一切都是免談,所學也都無用武之地,啟動的關鍵就是覺知。張老師緊接在《新身體空間》之後的第二本書就談「身體自覺」,道理也就在此。少了自覺的能力,那就跟路上的凡夫俗子沒甚麼不同,只能渾渾噩噩過一生,因為完全無法啟動正向身心靈方程式,往超越的人生前進。換句話說,如果他連自己有甚麼心事都不知道,如何去化解心事,當然也就不可能開發出智慧了。張老師一再強調觀心波(心波就是心的當下反應,也就是心氣的作用,其根源就在人體內分泌賀爾蒙的變化)的重要性,就是要幫大家找到那啟動的按鍵,如果無法啟動,就永遠沒有機會,一旦啟動了,依照正向身心靈方程式來運作,永遠存在著機會。觀心波就是覺知自己心的狀態,觀照起心動念的「起心」,看看是哪個心被六根所喚起,然後啟動正向身心靈方程式好好處理這負面的波。去心相就是處理掉那件心事,佛家的用語叫做去罣礙,心事或心相就是對某件事情有個既定的看法,也就是執著,也就是罣礙。去心相就像是重寫劇本,改變人或事在自己心中的角色,當然也包含自己的角色。各位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我們總是和同樣的人為了同樣的事情在爭吵,照著一成不變的劇本演一齣爛戲,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陷入泥沼而無能為力。觀心波才能啟動拯救開關,幫我們撕掉劇本,沒有劇本的劇本才是最好的劇本,讓心波的互動去決定劇情的發展。各位可以做這樣的實驗,當你抹去對某個人的成見時,即使不需要言語,對方是否能感受到你的改變,也回應給你相對應的改變?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這就是心波的功能,心能量的展現。

 

心波如何觀

心波既是無機的,又是一種波動,到底要怎麼觀? 老師要我們隨時觀心波,是不是要啟動一個觀心波的模式?如果隨時都處於這個模式,那豈不是什麼事都不要做了?如果心都被觀心波佔據了,那觀心波豈不變成最大的心事了?觀心波不是一件工作,而是一種覺知的能力,一種偵測心波起伏的能力。你不需要刻意去做甚麼,而是當你培養這種能力之後,隨時可以啟動正向身心靈方程式的開關去修正自己扭曲的心。俗話說「起心動念」,心事被挑起之後,念頭就會跟著冒出來,只不過念頭來來去去,瞬間即逝。我們並不是要抓住這個念頭,而是要用這個念頭當作線頭,循線把那個「起的心」找出來。此外,心的整體狀態是以內分泌的變化在人體上呈現,而內分泌的變化也會引起一些生理上的變化。譬如說,心跳了一下,眼神閃了一下,肩膀僵硬了起來…,這些變化也都是線索,協助我們把那個「起的心」揪出來。換一個說法,你能夠覺知每一個當下的自己有什麼不自在嗎?人總是活在慣性裡,當習慣了不自在,也就喪失覺知不自在的能力了。人活著,無非就是求個自在,唯有時時刻刻面對自己的不自在,才有可能得到自在。如果你有顆求道的心,你就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不自在。

通常在環境變化大的時候,比較容易觀察到自己的不自在,因為心會被眼耳鼻舌身意所接收到的新刺激給挑起。所以每年三天兩夜戶外教學的安排,透過不同於日常人、事、物的新刺激,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好讓大家去觀心波,從而打破慣性。當觀察到心波的起伏之後,就得先發揮定的功夫,好好把這檔心事給挖出來,千萬不要找錯對象了。從事電腦電子相關行業的人大概都知道除錯(Debugging)的重要性,而除錯的關鍵就是要找到問題源頭(Root Cause),否則永無安寧之日。心波不只可以往內觀,也可以往外觀,去觀察別人,觀察萬物。張老師為什麼可以看穿每個學員的心,然後因材施教,一一點化,就是因為他有閱讀他人心波的能力。如果這樣的能力擴及於萬物,那就會產生無比強大的力量,以萬物為師,讓智慧有無限發展的可能。心波除了可以閱讀之外,我們也可以運用心波傳遞訊息與大宇宙互動,找到與他人相處之道,與大自然相處之道。說實話,運用心波傳遞訊息,雖然我心嚮往之,可惜功夫還差得遠,但是對於覺知宇宙萬物的美感,倒是有些經驗可以分享。試想各位對美的感受,是發生在什麼樣的情境之下?通常會讓我感動的美,永遠是出現在那非預期、靈光乍現的一刻。所謂非預期,就是我拋開對美的定義;所謂靈光乍現,就是我拋開對時空的期待。所以真正的美是出現於對大自然最本然的反應,沒有心的干擾,這樣的時刻不是刻意追求來的,是自然發生的,也是留不住的。

身心靈方程式是一種動態的運作機制,理論上來說,它是不會停止運作的,因此,誰掌握了這個機器的關鍵樞紐,終究要悟道的。現在大家欠缺的就是實際演練,而這樣的演練,卻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時時刻刻上演。其實,這裡所談的,大約只是張老師一堂課的內容,一堂課就足以悟道,力量實在強大。其他任何一堂張老師的課也都具備如此強大的力量,一輩子只要懂一堂課,也夠了!現在再把氣功學的二十二字箴言看一次,「心識與宇宙作用的空間學,藉陰陽往來互動,透視其機」,希望今天這篇七千多字的文章,能和二十二字箴言有所呼應,雖無法透視其機,至少希望能窺得一隅。

 

後記

題目之所以定為初論,是因為知道張老師的授課內容早已更廣更深,而我卻還來不及消化,只好來日再論。書寫過程當中觀察到的心波,很值得記錄下來,當做實例跟大家分享。首先要解決為何而寫的問題,是被強迫的嗎,還是心甘情願的?因為我下定決心要透過書寫讓自己進步,所以答案是心甘情願的。 接下來要決定寫什麼題目(當時尚未被分派做課程紀錄),既然要自在,就寫自己肚子裡的東西,如果抄來抄去,不過是浪費時間,完成一項工作罷了。至於寫什麼內容,好像也不是坐在電腦前想出來的,常常是放空的時候,靈感就來了,先把標題記下來,剩下就只是補文字而已。這也印證了,如果有固定的形式,是很難有創造力的。 寫作過程中常常浮現的念頭是什麼? 最常出現的就是老師的肯定,同學的讚嘆。 每每浮起這些念頭,文章就會背離我原先的初衷,無法誠懇的表達自己。沒錯,希望得到別人的讚賞( 貪好名聲)就是我這輩子除了怕死之外最大的罩門,所以這樣的心動不動就會冒出來,也不容易滅掉,看來得需要長期配合靜坐、功法和時時觀照這樣的心,才有可能降伏它。寫一篇文章就有許多觀心波的工作可以紀錄,更何況是日常生活。在張老師的提點之後,這段時間以來在我身上發生最大的變化,就是人際互動比過去自在許多,不管什麼樣的對象,我都可以很輕鬆的聊開來。我很清楚這樣改變的原因,先是去我相,把我身上的標籤都拿掉,包括學歷、行業、職稱等,再來是去他人相,除去他人在我心中的刻板印象。沒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悠哉的遊走傳統市場,像歐巴桑一樣自在,原來歐巴桑的境界,其實是她們智慧的累積啊!我有個自閉症的兒子,他是如此的無邪,他在我心中的相就是小菩薩,所以我可以包容他的一切,感恩他帶給我的一切!我老婆問我,為什麼我不能把所有人都看成菩薩?真是好問題,同時也是答案,果然她比我有智慧。等我做到的那一天,應該就悟道了吧!

 

 幸窺天機在此身

◎尚義

 

 

學習氣機導引才剛滿一年,身為張老師菜鳥班裡最菜的學生,我的學習心得可以說是乏善可陳。然而,儘管對氣機導引所知有限,這一年的學習,對我個人而言,卻真的是獲益匪淺。

開始接觸氣機導引只是為了學習一點內在功法,順便強健強健體魄,沒想到,氣機導引卻帶我進入了一個深遠幽微的世界。對一個從小在基督教氛圍裡長大的人來說,凡事都是二分法,身體和靈性世界是對立、是相互矛盾的。張老師下中上丹田的“三位一體”,還有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循序漸進的質變,讓我領悟到宇宙原是太一的道理。身心本為一體,人生只是一個了悟的過程:身體才是真正的道場。
這樣的形而上理論,我本是聞所未聞,但我深信張老師能指引我們步上正道。以老師的智慧、對人心最深層需要的洞悉、再透過有學理根據的教學,身體空間的開發整合,引發學習動機,讓人茅塞頓開的課堂講話,並利用多重覺知的引導,張老師無私的教導讓我窺得“道”的堂奧,並體會到身心由於虛靜鬆柔而產生的滿溢和幸福。感謝老師在我們潛心學習,寸步前行的修道路上亦步亦趨的珍貴引導。(翻譯:)


 

(原文)
 

It’s been just a little more than a year since I started practicing Qiji Daoyin. As one of the most novice students of Master Zhang, there is only so much I can share. But despite this shallow knowledge of Qiji Daoyin, I feel like the year was a long path travelled for the extent by which the teaching has affected me as a person.

While I was seeking to understand a little more of the internal martial arts and ways to improve my health, I found that and more. Raised in the christian tradition, there always seemed to be a dichotomy, an apparent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human body and the spiritual world. With the trinity of the three “dantian” and the teaching of the different stages of transmutation from “jing” to spirit, Master Zhang’s teaching has allowed my view of the universe to become one again. One in the very body we live in, potentially turning every second of our breathing life into an enlightening experience: our body as the true temple. 

Similar metaphysical teachings are not unheard of, but I believe we met in Master Zhang a guide that is for once, able to shine light on the path ahead. Guided by wisdom and insights of our deepest needs, through theoretical teachings, the unifying and “space-creating” movements of Qiji Daoyin, motivational and “mind-freeing” talks as well as multi-sensory leads, Master Zhang is giving us - with a generosity beyond my comprehension - glimpses of the experience of the Path. Glimpses felt in the body, that fill the heart and radiate happiness that stem from the stillness of the mind and the opening of the soul. Those little things we need to have faith to forge ahead and seek more on our spiritual path: some rare gifts.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