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期電子報--有了氣機導引,一切煩惱成菩提

June 10, 2018

【編輯小語】有了氣機導引,一切煩惱成菩提!
【每月專題】凌波微步化輕塵
【特別報導之一】種子班筋膜研習營
【特別報導之二】身心靈成長營
【專欄一/下丹田起手式】氣機導引「丹田內轉」的練習
【專欄二/圖靈集】生命圖靈機的If…,then…

【徵稿啟事】練功場上觀生死

【會館公告二則】

 

有了氣機導引,一切煩惱成菩提!

◎編輯部

 

五月底的種子班筋膜研習營,讓很多老同學都忍不住對張老師「另眼相看」。隨師十幾二十年,張老師的功力大家是很清楚的,但是,筋膜論,一本一本厚厚的專書,一群算是很會讀書的同學都啃得滿頭霧水,而我們也確信老師不會有時間啃那些書,可是,再艱澀難懂的醫學名詞和理論,他不但瞭如指掌,還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歷歷指出研究者犯的錯,以及他們沒真正搞懂的地方。張老師說:「我比他們清楚,因為這些都在自己身上,我看見了,他們沒看見!」

 

所以,張老師念念叨叨的「閱讀身體這本大書」,真不是一句感性浪漫的形容詞!我們半信半疑地跟了這麼久,到現在才真正相信,從身體見道體,竟是如此真實透徹。

 

只是,氣機導引這麼好,可惜知道的人這麼少!人生半輩子,也算是見過人間無數喜怒哀樂憂思悲恐驚,每每會想:有了氣機導引,一切煩惱成菩提!為什麼不來呢?

 

本期電子報要傳遞的訊息,也就是這句話了——「有了氣機導引,一切煩惱成菩提!」

 

而所謂「氣機導引」,不是張老師這個人,也不是這個機構、這個協會,而是「閱讀身體這本大書」的方法。所以,它是凌波微步、是三天兩夜身心靈成長營,也是生命圖靈機和丹田內轉的操作法則;它尤其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自己的生命?

 

六月,陽光炙熱,各班輪流為張老師慶生,大家嘻嘻哈哈吃蛋糕,也有同學在群組裡用老師的照片開玩笑。在大家心目中,他就是自家的兄弟,可是,就像他有時候會很臭屁的說:「你們會遇到我是祖上積德!」回看此生,我們確實是衷心感謝的!

 

 

在步履中閱讀自己

◎楊慧敏(教練)

 

▲2016/8/21市府廣場前氣機導引千人凌波微步 攝影/黃玉淇

 

宇宙萬物一切時刻都在改變中,透過幽微的平衡,生生不息運作著。平衡是在每個當下的相對穩定,在時間的推移裡動態調整的和諧狀態。如同大自然的平衡系統,人生來就被賦予微妙的恆定維持機制,隨時偵測內外在環境,精準到位,進到氣機導引練功房,為的就是找回失去的平衡感,找回精準調控恆定的能力。凌波微步以接近人類本能的定步動態行走,在踏踏實實的每一步中,透過身心靈的全面投入,走出平衡,走向身鬆、心靜及腦袋放空。

 

回想多年前剛開始走凌波微步時,首先要導正肢體動作常常落入「差一點點」,總是沒能精準到位的宿習,由觀察手腳擺盪的位置開始,再來要克服的是為了精準到位,伴隨而來的呼吸急促,經過一段時日,肢體動作放鬆,呼吸頻率漸次平穩,紛亂的思緒也在固定的節奏中褪去。

 

凌波微步是一種察覺自己的訓練,觀察步態、呼吸的頻率、思緒的專一性,就在步履中閱讀自己,在這身體節律中,容易步入一種安定感。尤其在晚上練功房燈光闇然時,全體一起走著,外在的五光十色,都在步履中變成若即若離的背景,走進恍恍惚惚中。頭頂懸接天及腳踏地在天地間凌波微步,鬆開的身體成為無障礙的導體,在湧泉反彈的力量裡,有一種很安靜,但動能沛然的節奏,彷彿可以在天地間無止盡的走著。

從「凌波微步」看覺察的訓練

◎鄭雅靜(教練)

 

「高原期」是心理學名詞,意指人在持續進步的學習過程中,倘若達到某個程度時,進步的幅度會逐漸減緩。學習氣機導引一段時間後,難免也會遇上「高原期」。練功過程中,身體鬆動了,體能頗有改善,呼吸平順,功法也熟悉,但就是感覺不到身體和心的連結性。動作容易停留在肢體的比劃,好像沒法進一步感受到身體內部的流動性,一道無形之牆阻擋在前,學習成效難以大步前進,挫折感油然而生。如此,恭喜大家已經啟動「覺察」訓練的樞紐。

 

氣機導引的身體訓練主要開發四種覺性:第一是覺察,其次是專注,第三是靜心,第四是禪定。每個功法動作都具備訓練四種覺性的方法,也以身心靈同步到位為目標。練功是以動作閱讀人體這部大書,閱讀身體的張力和空間,需要很高的覺察力。引體功法是氣機導引的起手式,依循螺旋、延伸、開闔、絞轉四大原理,練習九大關節的操作方法,重新找回身體的覺知;也通過身心互動的過程,發現躁動之心是如何影響身體的行動。

 

■「凌波微步」傳遞「正體」的信息

「凌波微步」是推動氣血的功法。初體驗時,以為是邁開腳步,原地、用力大步踏走。在交感神經作用的主導下,感覺自己的心跳加速,呼吸混亂,手腳的肌肉緊繃,大腦的思緒紛飛。幾分鐘過後,開始察覺氣力少緩,無暇顧及抬腿,步伐的行進速度不自覺減緩下來。

 

身體要在骨架結構完整,腔體空間的壓力平衡,才能產生形體的協調變化。脊椎對人體至關重要,脊椎如果產生病變(如椎間盤突出、脊椎側彎等空間變形)就會壓迫神經或脊髓,且依壓迫身體部位的不同而引起痠、痛、麻、木、無力等症狀。甚者,還會壓迫體腔內的五臟六腑,進而產生功能性障礙。

 

由此,再度調整身體,放鬆臉部肌肉,讓大腦專注,觀察呼吸是否維持固定的頻率。耳朵聽聲音,讓雙腿的步伐跟上耳朵對音樂的覺受。抬腳達到肚臍的高度,不僅能夠運動腹肌、腰肌,牽動骨盆底肌部位的肌肉,還能透過腔體的空間變化,活絡腹腔內的消化系統,如脾、胃與腸道,泌尿系統的膀胱等。

 

■覺察心能量

身體是物質的,容易感覺。空間虛無,但能從身體的功能性變化看到空間的存在。功法動作針對功能而設計的形體變化,在身體移動過程中,尋求身體內、外張力的平衡。

 

當腿抬高至臀部的位置,從運動腹肌到壓縮腹腔內的空間存在,是轉換肉體的認知到虛無之氣的察覺力。動作熟悉後,便能在行進間覺察心跳是何時開始變慢?呼吸何時出現平穩狀態?身心作用的恆定何時出現?當大腦飄過想法時,身體狀態是否出現新的變化? 

 

人體的體神經系統(運動神經與感覺神經)作用精準時,行進間脊椎會自然擺正,四肢協調運作。吸、吐順暢可導致心的平衡,自律神經的作用協調,但身體持續做到讓交感神經亢奮的快速動作,不使心跳過快,內分泌系統相對穩定。此時,體溫升高,皮膚毛孔逼出大片汗水,感覺身輕體鬆,腳步輕盈。力氣不再是大腦關注的焦點,覺察到身體和心的關聯,體能量轉換至心能量。

 

「凌波微步」非常重視行進間抬腿至肚臍,及手擺動至肩的高度。因為肚臍(神闕穴) 攸關腿的能量,牽動身體的下行氣,引導氣血下行至腳趾和腳底的湧泉穴。膻中穴與夾脊穴,則密切相關手的能量。手臂擺動時須至肩膀高度,目的在牽動夾脊穴,並透過夾脊穴帶動膻中穴,使氣推至手指指尖和手掌的勞宮穴。更重要是,抬腿至肚臍的動作,會連動到腰部的命門穴,並壓縮膻中穴和神闕穴,有利內氣至四肢末梢。

 

■養成覺察力,和生命過招

如果人能夠在功法動作中養成覺察的功夫,就能應用在日常生活的人情世故。一旦感覺到自己起心動念的情緒起伏波動,便能提醒自己避開情緒的風暴,不讓自己陷入身心困頓的循環。

 

鼓勵自己做一個有覺察力的人,成為自己情緒的旁觀者,在日常生活中觀察喜、怒、憂、思、悲、恐、驚的緣起緣滅。練習久了,人可以看見自己,慢慢也能覺察到旁人,繼而覺察自我和周遭的連結性,如此,自己的生命也將有所不同。

「體重筋疲」啤酒肚  「凌波微步」化輕塵

◎張可士(八德四早 )

 

這種年紀,這等身材,2266(台語)的體質,要加入「氣機導引」的行列,著實是一大考驗。但在「有教無類」、「有教有練」的陳文建教練「悉心教導」,及全班學長的導引下,承蒙不棄,相信偶會「蓬生麻中,不扶而直」。

        

初煉「凌波微步」,既不見「凌波」,也無視「微步」,但在課程的安排與教練的薰陶下,體認到這種簡單易行的功法,可以修正「低頭惡習」,改善頸、肩、背、胸衍生的弊病,想必亦可回復往日的風采,使生命回春,生活多采多姿,想到這裡,禁不住信心滿滿,幸福揚昇!

        ‎

「氣機導引」動以煉形,靜以養神,動靜合宜,形神兼俱;「凌波微步」功效在於身體結構的調整,此功法的意義乃在透過大腿膝蓋的彈高,幫助腸道的腸道蠕動,且透過四肢運動將脊椎修直,以便緩和的矯正脊椎,脊椎正了,身體就正了,姿態與健康就回復了;尤其在過程中當放鬆、恆動、走忘、身導心、心啟靈,那種心靈的靜與動,可感受到心在「凌波」、靈在「微步」。

        

 ‎新近醫學領域「再生醫療」強調人有「自癒能力」,其功能分佈在護衛脊椎周圍的骨骼、骨盆、背、腹、胸的環狀組織筋膜肌肉上(稱為核心肌群),我想「凌波微步」運動功法,應會藉重筋脈將這股氣機注入「核心肌群」細胞,產生功效。

        ‎

「氣機導引」功法不是紙上談兵,必須親自體驗才能了解與得益,但也不能急功好利、囫圇吞棗(古書曾云,雖勞而有功、勞而不倦,但也不能妄自作勞,或其意在此);「凌波微步」雖功法簡單易行,但要遵循規則、持續鍛煉,方能提昇修煉者身、心、靈,水到而渠成。

       

‎前後擺手(拇指上頂),放鬆打直達胸高,往上抬膝高過臍......等等,依煉功規則持續20分鐘(ㄧ局),初學者當然大腿會酸,但老弟偶會偷吃步(台語),即利用踏腳的彈力將膝彈上來,不是用力抬上來的,自然比較不酸(這將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不可讓教練知道哦!哈哈哈!

 

(以上為入門班初學者的愚見,觀念偏差或掛一漏萬在所難免,尚祈老師、教練、助教及各位先進學長賜教與斧正,無任感荷)

深入筋膜,重新閱讀生命

◎陳宛琳

▲20180525氣機導引種子班筋膜研習營

三天兩夜的筋膜研習活動中,張老師以《易筋經》揭開序幕,說明我們老祖宗所體悟的人體如何更新硬體(易筋)和軟體(洗髓),作為我們接下來更深入學習身體空間細節的中心思想和精神依據。接著由解剖學和組織學融會貫通的角度來看見人體小宇宙。老師提到最重要的概念「拮抗」和「對稱」,我感覺就和《易筋經》當中「揉法」的內容特別呼應,尤其在老師精要地解釋過後,更覺得在練功中可以對應了。

 

在揉法中一定有一個主體、一個客體,或說一個施力者和一個受力者。這個主體可以是身體的某個部分,也可以是身體的動作。以往在練功的時候每一個當下我大概只有關注到某個關節,而有了這個「主體和客體間藉由拮抗和對稱的關係協同運作成為一個整體」的概念放在腦中,練功時對「身體整體」的感覺就開始浮現了。原來過去我習慣去察覺的那個關節只是主體,然而在動作中我們全身細胞所溝通、運作的除了那個主體外還有和他對應的身體其他部位,只有在同時去覺知他們全部時,動作才開始具有完整性。用拮抗、對稱的觀點來說就是——一個關節有所動作時,和他對應的身體其他部分一定要協助、抗衡,來共同構成一個完整的動作。也就是說,描述一個和肘關節相關的動作時我們可能會說「這是肘關節的動作」,但在身體動作時,並不是只關注到西方解剖學上對肘關節的定義位置這個主體,卻無視他的客體和整個身體環境,而要以肘關節為主體,看到整個肘關節「系統」的連動,也就是要去關心肘這個關節和身體其他所有空間所構成的「生態」。

 

揉法的譯文看似和我們平日練習的功法無直接對應、不知如何參考起,但經過老師的畫龍點睛,在隨後的小組討論練習時我竟然立即就有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感受——動作時我真的感覺更鬆了!以前只是腦袋告訴自己要放鬆、靠運動神經去做出放鬆,卻還是感覺僵硬、手腳非己,原來這才是法門。

 

三天中最震撼的應該是老師對馬王堆導引圖的提點。以前我看導引圖,總用盡心眼端詳那些畫中人物的姿勢,希望能揣摩出幾番動作要領,以窺先輩運動養生的法門,卻總覺得那樣的漫畫實在太簡略,衣衫總是寬鬆輕飄使肌骨不見,無法精準傳達動作的脈理——原來這般角度是完全把經典看「錯」了!只著眼於不清不楚的下丹田,卻沒有看到動作在生命中的貫串表態。再次拜賞導引圖,每一個人的肢體都是放鬆而有精神的,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個神情、一種境界,原來這表達了每一個生命的立場。

 

原來這賞畫就和我們讀書一樣,要先能讀、賞在自己身上,才能看懂真正的經典大作。這讓我回想起解剖列車讀書會中老師的勉勵:只要能讀懂自己,就能讀懂任何經典,因為經典是寫在祖先給你的身體上,而不是寫在任何一本書上。

始終堅持往對的方向邁進

◎朱芮瑩

 

氣機導引種子班三天兩夜筋膜論專題研習,張老師先以中國古老的《易筋經》原文導讀,帶領學員領略中國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就把什麼是「筋」、什麼是「膜」精準的記載下來,再透過大量解剖學、組織學等現代醫學專有名詞(請注意這些名詞不是重點,只是師生間用來溝通的文字媒介),告訴學員解剖學(可用肉眼看得見的),組織學(無法用肉眼看見,要透過顯微鏡、電子顯微鏡才看得見),它們的結構、形態、功能以及運用,再以八大原理為主軸、十八套功法為工具等教學法門,期許學員建構有系統的思維,結構性的思考,在氣機導引身、心,靈的修煉道路上,從生活線踩在生命線上,在生活中透過感覺走到生命裡,讓生命的靈力更上一層樓。

物質與能量是一體的兩面,所有的能量都是以波動進行,換句話說,所有的物質都是波動的。這三天兩夜老師所講的「筋」、「膜」、「神經系統」、「結締組織系統」、「循環系統」,以及「自律神經」、「免疫系統」、「內分泌系統」等,應該是老師真實用感覺「看」到它們的結構、形態並感受到它們的功能的。為什麼多數人沒辦法感覺呢?因為我們的大腦不清明,放了很多為了滿足自我私慾的想法,以及保存以為是自己擁有的一切想法,然後又裝了很多其實只是更顯露自己膚淺的知識,所以我們的感覺很粗糙。用這麼粗糙的感覺,怎麼能精準的覺察到那麼精密細微的變化?更遑論覺察到起心動念的波動產生的影響力。

在三天課程中,時不時聽到因自己無知無明對人對己造成的傷害感到害怕和汗顏。老師一再告訴我們,動作中要感覺你的感覺,雖然練功時好像有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感覺,但那是很粗糙的、局部的、不純粹的,對於覺察整體結構、形態、功能等微妙變化核心還離得很遠很遠。這條往上一層的道路雖然還很遠,而且又常常會因為生活上的一些小事被打回原形,即便如此,我也不能氣餒,堅持一點點一點點的修正,往對的方向邁進。

第二天晚上的課程是看電影,在電影的情節中,我好像和劇中人一起經歷了事件的發生。跟著情節的發展,整顆心一直揪著,不斷向劇中人OS那樣是不行的,不對的,應該要這樣做才對,別怕,別恨,要原諒,要有愛,要勇敢認錯,要感恩,要振作……。跟著劇情流了好多鼻涕和眼淚。第三天上課時聽老師說才明白,因為在現實中自己沒能做到,而劇中人做到了,所以我才會哭的到隔天都還是泡泡眼。

就活在三度空間的我們而言,電影是三度空間的投射;那麼我們活著的三度空間,是否其實也只是四度空間的投射?我們生活中所發生的一切,目的只是要我們去經歷,讓我們在經歷的過程中修正累生累世一犯再犯的錯誤,並減弱再犯這個錯誤的慣性。看電影時有一個念頭在我腦中出現:如果人死後真有如電影情節般的審判,那我肯定得下地獄接受懲罰。這時另一個念頭就出現了——你還不知悔改嗎?現在你還活在這個空間,還有時間、還有機會修正錯誤,下一次在事件發生時,你要清楚地經歷事件的發生,起心動念都要靈敏的覺察,要好好把握住修正錯誤的機會,堅定信念,做出對的行為態度,即使失去一切,即使必須承受痛苦也不要害怕,不要恐懼。因為三度空間是四度空間的投射,在這裡你認為是你的一切,什麼也不是你的;唯一是你的,只有修正錯誤而更上一層樓的靈力!寫到這裡稍稍可以了解,老師說的在生活中透過感覺走到生命裡,讓自己的靈力更上一層樓,也較能理解老師為什麼會說要感恩事件的發生,因為那是上帝給你的恩賜!

 

 

百人一起練功,超震撼

◎林瑜娟(八德四晚)

極需要放鬆的我,最大的收穫是終於知道什麼叫身體放鬆,得努力去「實踐」「學習」才會有進展「改變」。第一次現場看到張老師做的動作,而且跟著近百位前輩們一起練功,是很震撼的學習。那時才知道原來身體要越放鬆地做,才會有其效果;當內部空間打開,才有辦法再進入到中丹田。

之後四個月的上課,從全身的僵硬,身體某些部分已漸漸不再那麼僵硬了;原本急躁的個性,在練功時也可以慢慢來,更可以專心看自己,使自己放鬆下來。這次上課才知道為何得再乖乖、老實地練功,唯有一再一再地練習,藉由時間累積,才可漸漸「看見自己」,而不是六根向外,應該自內「反觀」,才會知道「原來如此」。

心調好了,書法的疑問也迎刃而解

◎蕭樹珊(台東池上)

 

經過三天的課程之後,對東醫的原理概念有了基本的了解,開始關注身體的九大關節,認真探索自己身體的空間。突然發現,一模一樣的動作,以前做起來好勉強好痛苦,現在做起來怎麼變成一種享受呢?

這次的課程除了幫我把心調校好,讓我能夠對上東醫的頻率,還有一個非常大的收穫。上台北參加課程前,我一直都在處理一篇書法習作,當時怎麼寫都覺得不對,但又無法明確的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裡。說也奇怪,這三天課程的安排,竟然幾乎每堂課都會觸動我書法的神經。當我把心調校好之後,書法的問題似乎也迎刃而解。只是還需要實踐、實踐、再實踐。

百人共聚的純淨能量

◎莊美英(八德館四午 )

 

三天兩夜的研習課程,幫助我在日後練功課程中,更知道自己在練什麼?如何練?以及如何享受當下?我不敢說我已脫胎換骨,但肯定的是,我對氣機導引有了完整的概念,對人體筋膜有了深刻的印象。深知:唯有「身體」健康,「心」才能健全,「靈」才能輕安自在。

除此之外,這次課程最讓我感動的是老師及教練團體無私熱情的付出,讓我們得到一種純淨的能量。一百多人共振的結果,是一種難以言喻的平和與安定。我想這就是張老師推廣東醫氣機導引的目標:讓步入老年化的社會,健康、有活力、充滿自信。 

「道」就在九大關節裡

◎劉雅君(台中 )

 

緊湊的三天身心靈成長營,聽氣機導引創始人張良維老師非常有系統的談筋膜的重要性,及身體結構的層層關係,再銜接上功法的設計。老師不斷提醒,想沒有用,知識很多沒有用,身體能做得出來才是真的。跟著老師的引導學習放鬆,「與身體對話」真的不再是口號。老師帶領我們,一個個關節,一節節脊椎的鬆,光是彎腰跟起身伸展,就從深層裡冒出熱汗了。我似乎,有那麼一丁點兒,微微的知道「鬆」的感覺了。原來,身體就是我們的老師。


張良維老師針對身體九大關節,釋義了身體教我們的道,像踝之道在「穩」,膝之道在「忍」,髖之道在「鬆」…真的敲醒了我,學到甚麼是:身體即道場。當每一次每一次,緩慢練習九大關節時,「道」就在其中。不用去背誦,不用去記憶。於是,《金剛經》、《老子》,就在身體的運行裡了。我們做動作的時候,在身體裡,不斷看到這些「道」。

最重要的是「行動」

◎許啓民(週二早)

 

一句「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讓我感念到,浪有高有低,海水依舊是海水;心情有好有壞,心依舊是心。心的本質原是靜止的,慈悲的。

 

但由於外在的環境讓本是清淨的覺體有了起心動念而變得混濁。如何回歸清淨的本性,進而超越自我,讓身心靈得以修護?最重要的是「行動」,是在起心動念的修行。

 

一、身的改變:身體是一種思想,想法如張老師所説的,我們要「認債」,我欠太多了!所以必須承諾「還」,把好讓給別人,老子有三寶,儉、慈、不敢為天下先。

 

二、心的覺知。心是一種情感一種慈悲。受是包容,容忍。受的中間要讓出空間譲心進去,愛才會出現。

 

三、靈的提昇。知識高的人利己,有智慧的人利他。用交感神經做人,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用副交感神經為人,人生如意事八九不離十。

 

對三天兩夜身心靈成長營最大的收穫,是「時間」「空間」「人與人之間」。

 

時間:張老師曾在書中提到功法有很多,挑一兩招認真練習,假以時日一定有所成就。

 

空間:九大關節,踝膝胯腕肘肩腰胸頸,只要讓出空間,身體會自行修復,人跟人也是一樣的道理。

 

人與人之間:一個人的成功是許多人共同成就的,要時時感恩,互為貴人,互相成就,相互成長,一起用「功」在當下。

 

在成長營課程中,首次體驗「蒙眼行禪」,黑暗之中,我走得很慢。走得慢,走得穩,就比較能感受四周的動靜,人生的道路本來就沒有一定的方向,人的命運決定自己的決定。我也在當時許下承諾,希望碰到我的人會變得更好,人一定要有希望,有希望的人,身體一定會好。

 

氣機導引「丹田內轉」的練習

◎辛華昀

 

 

 

丹田內轉是下丹田的起手式,是氣機導引八大原理中「絞轉」的基礎功,是體呼吸的基本動作,是推動液態筋膜(組織液)流動的動力來源。常練習丹田內轉,對於免疫系統、消化系統、泌尿系統及生殖系統皆有維護及改善的作用,是回春的重要功法。


丹田內轉以骨盆底肌及橫膈膜上下相合形成丹田壓縮,是以外氣壓縮內氣。多數人練習丹田內轉遭遇的相同問題是無法形成丹田壓縮,每每收提會陰時,橫膈膜會一起往上,成了提會陰縮小腹。雖然提會陰縮小腹對於身體保健及回春也有很大效果,但在練功上因壓縮不足而無法形成結丹。這裡提出一個練習方法供學員參考:練習丹田內轉時首重鬆沉,鬆沉代表骨盆底肌及橫膈膜能放鬆,骨盆底肌能鬆得低才能收提得高。吸氣時,約以1/5的時間(1/5是概略的時間,表示較短的時間)先將橫膈膜下壓,4/5的時間「慢慢」收提骨盆底肌,「慢慢」增加丹田的壓縮。吐氣時,先「慢慢」放鬆骨盆底肌後,再自然鬆開橫膈膜,同時心氣再「慢慢」向下放鬆,鬆至湧泉,完成一次丹田內轉。這裡講的「慢慢」到底有多慢?得視個人外氣長短,以及骨盆底肌與橫膈膜操作的熟悉程度而定。


丹田內轉是體呼吸的基本動作,一次丹田內轉是一次日月合璧,也是一次周天。體呼吸吸氣時,骨盆底肌開始緩緩收提,將氣機自腳跟提至尾閭,藉骨盆底肌持續收提以搭接氣機至命門,再藉丹田向後向上的壓縮推至夾脊,再藉收下巴、舌抵上顎使至頭頂。體呼吸吐氣時,先放鬆骨盆底肌,舌抵下顎,氣機由百會過舌尖、胸、腹、丹田,再經大腿內側之陰蹻脈返至湧泉。在這路徑當中,吸氣時,氣機由尾閭至夾脊、吐氣時由胸腹至丹田,屬於身體可操控區域,藉由丹田內轉的動作要領可完成,但吸氣時,氣機由腳跟至尾閭、夾脊至百會,以及吐氣時由百會過舌尖、丹田至湧泉,則須配合專注的意識作用可完成。


練習氣機導引功法時,升高體溫以加速液態筋膜的流動,再藉丹田內轉推動身體各處液態筋膜的交替代謝,是提高身體免疫能力的最好方法。初學丹田內轉時,允許些許用力,鍛鍊骨盆底肌與橫膈膜位置上及時間上的配合,進行丹田壓縮的練習。久之習慣後,吸氣時,橫膈膜持續往下,骨盆底肌自會持續往上,無須用力,丹田壓縮會愈來越緊,推動液態筋膜的動力強且持續,配合動作的變化及空間的開闔,讓具有營養及修復功能的液態筋膜自由流動於腔體空間中,身體自然強健。然而練習功法時,筋肉的用力會阻礙液態筋膜的流動,所以放鬆為第一要旨。

生命圖靈機的If…,then…

◎阿充

 

 

 

四月份的「圖靈集」提到,我們要談談如何把「壞」的感受修改成「好」的感受。其實這是一種具有爭議性的說法,佛法、老子都在談「空」、「無」、「虛」,怎容有「好」、「壞」對立存在的空間?很多人在研究佛法時避免不了這樣的邏輯性問題,卻常常深陷其中而無從使力。氣機導引不同於佛學研究,我們進行的是老老實實面對自己身體的修行,時時面對自己那個既不「空」、又不「無」、也不「虛」的身體,那個連「好」、「壞」都搞不清楚的身體。誠如美玲總編在四月份編輯小語所說的:「眾生相、人間相,就是有三分的好,卻有七分的尚待努力。」我們都在過程中,如果連好壞的感受都分不清楚,又如何邁向虛無?如果連(If)都判斷不出來,又如何去執行(then)?今天就要談談生命圖靈機的If…,then…,如何自我修改的過程。

 

舉一個大家都有感的例子。學習氣機導引的過程中,大家是不是都曾經忐忑不安、或是心不甘情不願、又或是意興闌珊地來到教室?尤其是入門班的學員,或許現在正經歷這樣的學習危機。你觀察到自己的負面情緒嗎(觀察自己的情緒是一門大學問,我們另外闢文再談)?首先,你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冷靜下來,看看能不能修改這個狀態。就上丹田的價值觀來說,你可能還沒把氣機導引擺在生命線上,也無法產生信仰,自然不會全力以赴。就中丹田的情緒反應來說,面對漫長學習過程中未知的挑戰,你可能心生恐懼,也可能對目前的學習成果感到沮喪。就下丹田的行動力來說,你的九大關節可能不聽使喚,為了完成動作你痛苦不堪。上述任何一個層面發生問題,你都會進入身心靈不一致的狀態,一種充滿罣礙的狀態,然後會進入一種負面循環。上中下丹田是隨時互相糾葛的,「身」、「意」會形成新的輸入,製造新的感「受」(請參閱「五蘊的機器模型」),相互間如果有任何的不同意,就會沒完沒了。

 

思想的問題,需要靠格局的提升,才能夠不為所困;而格局的提升,需要更多的理解。相較於入門班學員,種子班學員對於氣機導引的認知原本就較廣較深,最近又經過三天兩夜筋膜研習營的薰陶,從解剖學、組織學、八大系統和九大關節各個面向來理解氣機導引在生命上的運作,再次為自己和氣機導引的關係做一次強而有力的背書,自然懷疑的空間小了。關於情緒的問題,可以透過靜坐、呼吸的訓練,慢慢地掌控自己的自律神經,讓脫韁的野馬能夠被馴服。身體的問題,要用正確的觀念,用鬆柔的態度來進行筋膜運動,擺脫西方的運動思維,才能夠可長可久地使用身體。張老師說氣功學是一種「算術」,要「想得開」得先好好地想,然後腦袋才得以清靜;內心要平靜,得先學好調整你的呼吸;要擺脫肢體,必須先把每一根骨頭、每一塊肌肉給擺對位置。這就是我們的學習過程,沒有捷徑,只有在實戰中自己累積,直到有一天,什麼樣的輸入都引不起你的負面循環,也就是生命圖靈機自我學習完成的時刻。

 

當你學習氣機導引的過程中面臨到「壞」的感受時,可以從上中下丹田三個面向去解決,而實際在執行時又涉及到意識、呼吸、動作三種具體方法,這有點像寫程式時遞迴函式(Recursive Function)的概念,不管從哪一個面向或哪一個方法切入,總是要透過意識、呼吸、動作來執行,因為三者的運作其實是一體的,無法切割的。透過不斷地感受、思考、行動,我們最終修正了「煩惱過濾器」,「壞」的感受慢慢消失了,朝「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的人生邁進。

 

練功場上觀生死

◎阿充

 

人,不能選擇生,卻可以選擇死。前體育主播傅達仁赴瑞士「安樂死」的新聞,衝擊整個台灣社會,好沉重的生命課題!其實,死和生、老、病一樣,都是人生裡的常。但人們總把死的常,視為無常。氣機導引很早就讓我們學習面對死亡而不恐懼,怎樣活活(活得有質地、活力)而非活死。如果我們每分每秒都能活在當下,閲讀自己,面對死亡這個常也就能淡定自在了!竭誠歡迎您分享在練功過程中體驗到的生死觀。文長600 字以內,編輯部有刪修審定權。7/5截稿,文稿請寄chiji.taoyin@msa.hinet.net

 

氣機導引身心靈成長營》第一級第二梯次說明會
主講:張良維老師
時間:107/6/24 (日) 18:30~21:00

地點: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總會館樓上)

報名網址:https://goo.gl/4jReLB

《夏日靜心安神功法》免費體驗

教練:鄭雅靜

時間:

一、107/07/07(六) 下午 14:30~16:30(限10人)

二、107/07/07(六) 晚上 18:00~20:00(限15人)    

台北市八德路三段 12巷 52弄 7號     《氣機導引 八德會館》

報名電話:02-2311-1166 

報名網址:https://goo.gl/sri5oB

 

 

Share on Facebook
Please reload

近期電子報
Please reload

更早期電子報